看着陆天星那充满炙热的目光,玫瑰的脸上露出一丝妩媚的笑容,缓缓的从美人榻上站了起来,摇曳着xing感的腰肢走到陆天星的身边,缓缓的伸出一根手指,勾住陆天星的衣领,拉着他朝着不远处的沙发走过去,然后轻轻的一用力,直接将陆天星推倒在沙发上,自己则是用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盯着陆天星,微笑着说道:“小男人,你真的不打算和我做点什么吗?还是你已经被红月这个小妞给榨干了,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说话间,玫瑰的丁香小舌舔了舔自己的红唇,语气妖娆撩人,仿佛从心底撩起自己的火焰。

  陆天星猛地吸了一口玫瑰身上散发出来的如兰似麝的体香,一脸纠结的说道:“玫瑰,你能不能老实一点,这一次我还是来跟你谈正事的。”

  听到陆天星的话,玫瑰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厚起来,站在陆天星的面前,伸出手在睡裙的腰带上轻轻一拉,顿时那原本遮掩住玫瑰妖娆娇躯的睡裙顿时从她的身上缓缓滑落下去,将那妖娆妩媚的娇躯完全暴露在陆天星的眼帘之下。

  她俯身直接坐在了陆天星的大腿上,对着陆天星的脖子吹了一口热气,用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语气说道:“可我现在不想和你谈正事,只想和你做点正事,你不想试试吗?来安慰安慰我,开垦我这一块已经快要荒废的土地吗?”

  “还是你不行了?或者准备留着回家交公粮。”

  说话间,玫瑰直接在陆天星的脖子上轻轻的咬了一口。

  “轰!”

  面对这一幕,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都忍不住,陆天星同样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强悍的正常男人,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等玫瑰反应过来,陆天星就发出一声压抑许久的低沉嘶吼,猛地搂住玫瑰的小蛮腰,微微一用力,直接将这具柔媚到骨子里的娇躯扔到了不远处的大床上。

  玫瑰被陆天星扔到床上,娇躯在充满弹性的大床上一阵上下起伏,引得那傲人的圣女峰跟着一阵颤抖,在床上做了一个妩媚的姿势,玫瑰冲着陆天星勾了勾手指:“小男人,就是这样,我最喜欢你粗暴野蛮的样子了,来吧!狠狠征服我吧!”

  听着玫瑰那充满you惑的声音,陆天星再也忍不住心头的火焰,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流星的朝着玫瑰走过去,今天他一定要让这个小妞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片刻之后,房间中的温度急剧上升,男人的厚重呼吸声与女人的娇媚哀怨的声音交错起伏。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在大床上翻滚的一对男女方才云歇雨收。

  陆天星和往常一样,从旁边的床头柜中拿出一包香烟,这是玫瑰早就给他准备好的,从里面抽出一根给自己点燃,缓缓的吐出一口浓烟,而玫瑰此刻似乎还没有从那强烈的刺激当中回过神来,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陆天星的胸口,胸前那两团沉甸甸的宝贝,可观了形成了一道性感的风景线。

  受到过风雨滋润的女人此刻显得格外的妖娆,一只手轻轻的挠着陆天星那健壮的胸膛,几分娇嗔的说道:“小男人,你刚才就不知道一点怜香惜玉吗?地都快被你犁坏了。”

  听到玫瑰的话之后,陆天星微微一愣,旋即苦笑一声,伸出手没好气的在玫瑰的翘tun上使劲的拍了两下:“我说女人,你能不能有点节操,刚才明明是你让我粗暴的征服你好不好,这会儿来怪我,你不觉的这是卸磨杀驴吗?”

  玫瑰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有些不依不饶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哼,反正都是你的错,再说了,你多久没有碰过我了,我当然要好好的享受一下了,不然,以后恐怕我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了。”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身子一颤,脸上浮现出一抹愧疚之色,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玫瑰那宛如丝绸般顺滑的肌肤,目光落在玫瑰的身上,看着那张充满了妩媚和红晕的俏脸,没有说话,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玫瑰。

  自从他认识玫瑰之后,这个女人就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一直无怨无悔,尤其是创立阎罗殿之后,为了将阎罗殿发展壮大,这个女人可以说就没有休息过,甚至明知道有危险也义无反顾,去过香江,也在杭市待过,闯过京城,一直无怨无悔。

  可以说阎罗殿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展起来,玫瑰那是功不可没,如果不是玫瑰和林雅妃两人,阎罗殿想要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哪怕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也无济于事,毕竟有句话说得好,千金易得,一将难求,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才,远远比得到千金更加的困难。

  可是他却一直没有办法陪在玫瑰的身边,甚至身边的女人也变得不少起来,根本没有多少时间陪着玫瑰,这让陆天星的心中充满的愧疚。

  “玫瑰,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陆天星抚摸着玫瑰白皙如玉的后背,眼神落在玫瑰的身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温柔之色。

  玫瑰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微微一怔,有些惊讶的看着陆天星说道:“小男人,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听着玫瑰的话,陆天星微微一笑,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玫瑰看了一眼陆天星,同样没有开口,只是安安静静的趴在陆天星的胸膛上,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温柔。

  片刻之后,陆天星再次的开口说道:“对了,玫瑰,孙雄他们现在在哪。”

  “在酒吧的地下室关着,你现在去看看吗?”玫瑰抬起头看着陆天星说道。

  “恩。”

  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他已经让孙雄多活了一个多小时了,是时候去解决掉孙雄了。

  “小男人,你真的打算杀了孙雄?一旦杀了孙雄,这就代表着你要和孙家开战的。”感受到陆天星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玫瑰沉声说道。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孙雄不得不死,就算我今天不杀他的话,等到他回到北方,一定会来找我的麻烦,像他这种纨绔子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你只有将他彻底打死,他才会知道害怕,不然,他会一直来找你的麻烦,相比于永无止境的麻烦,我宁愿现在送他上路。”

  “我知道了。”

  玫瑰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陆天星的话有什么过分,打蛇不死,后患无穷,作为曾经魔都地下三巨头之一,玫瑰实在是太清楚这个道理了。

  沉默了片刻,玫瑰继续开口说道:“那栾傲雄他们怎么办,要不要一起杀了?”

  “他们?”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意,最终摇了摇头说道:“留着他们的一条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打算让他们一无所有,然后送出国去,让他们一辈子做一个普通人。”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对了,要不要废掉让他们的武功?”

  “为了永绝后患,废了,另外派人盯着他们,如果他们不识好歹,还想东山再起,那就废了他们四肢,找人照顾他们一辈子。”

  话音落下,陆天星伸手拍了拍玫瑰的翘tun:“好了,赶紧起床去洗个澡,再带我去见孙雄。”

  “好,不过我要你抱着我去洗澡。”

  玫瑰听到这番话后,一脸慵懒的趴在陆天星的怀里,诱人,妩媚的眸子看着陆天星。

  “好,没问题。”

  看到玫瑰的模样,陆天星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完全没有拒绝玫瑰的要求,直接从床上站起来,弯腰抱起玫瑰那妖娆的娇躯,大步流星的朝着房间旁边的一个小型室内游泳池走过去。

  半个小时,陆天星和玫瑰两人从卧室当中走了过去,大步流星的朝着酒吧地下室走过去。

  “三少爷,大殿主。”

  在地下室的大门口,吴涛正站在那里,当看到玫瑰和陆天星两人走过来的时候,立刻恭敬的弯腰,行了一个礼,尤其是看向陆天星的目光,充满的敬畏的神色,甚至还带着一丝畏惧。

  作为神话级中期的武者,吴涛可以说也是从生死当中爬出来的,如果说他第一次在梁家遇见陆天星的时候,陆天星只不过是一头刚刚出生的小老虎,要不是被下毒的话,他完全有能力随手捏死陆天星。

  但是今天再次见面,陆天星给他的感觉就是一头正值壮年的猛虎,獠牙外露,充满了嗜血的味道,现在陆天星站在他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哪怕陆天星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气息,却依旧让吴涛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甚至让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他现在敢对陆天星出手的话,陆天星在反手之间,就能将他弄死。

  “吴长老,把门给我打开。”玫瑰看了一眼吴涛,沉声说道。

  “是。”

  吴涛立刻恭敬的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推开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