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吴涛推开门之后,陆天星和玫瑰两人直接走进了地下室。

  整个地下室灯火辉煌,一道道灯光将地下室照耀的宛如白昼一般,在地下室的中央,孙雄,栾傲雄,郑秀娥三人直接躺在水泥地板上,陷入昏迷当中,看样子是再来之前被人打晕了。

  “把孙雄给我弄醒了。”陆天星看了看孙雄,冷冷的说道。

  吴涛点了一下头,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走到孙雄的身边,抬起脚,一脚踩在孙雄的手掌上,直接碾压了起来。

  吴涛不是傻子,陆天星在看向孙雄的目光当中,充斥着一片杀意,显然不希望他用和平的方法叫醒孙雄,既然不是和平的方法,那就用最残忍的方法好了。

  要是能讨好陆天星,说不定日后能在陆天星的帮助下,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也不一定,毕竟像陆天星这么年轻的神话级中期的武者,几乎屈指可数,未来进军神话级后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要是陆天星随意指点他一下,给他一点建议,突破神话级后期完全是指日可待,更何况,以现在阎罗殿势力发展的势头,就算让他离开,他也不会离开,毕竟,想找一家大势力依靠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更别说待遇的势力了。

  “啊……。”

  似乎感觉到了手掌上传来的剧痛,孙雄猛地睁开了眼睛,身子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拼命的想要将手从吴涛的脚下抽出来,但是他只不过是一个天级的武者,怎么可能有力量从一个神话级中期的强者脚下把手抽出来,更别说,他的丹田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被吴涛给封住了,哪里有力量。

  “三少爷,他已经醒了。”感受到脚下孙雄剧烈挣扎的动作,吴涛转过身,对着陆天星恭敬的说道。

  “三少爷?”

  听到吴涛的声音,孙雄下意识的扭过头,朝着前面看过去。

  当看到陆天星满脸冷若冰霜的站在那里的时候,孙雄的眸子中立刻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恐惧之色,他怎么没有之前那个暴力闯进自己别墅,将自己保镖全部击杀,并且绑架自己的人竟然是陆天星派来的。

  “陆……陆天星,你没死。”

  孙雄彻底回过神来了,声音带着一丝强烈的颤抖和恐惧,他明明听到张虎在电话中说陆天星已经死了,但是现在陆天星偏偏站在他的面前,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张虎背叛了他,和陆天星联手骗了他,套出了他的位置,将他抓到这里来了。

  “我当然没死了,孙雄,你现在心里是不是很失望。”

  陆天星看着孙雄,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一步一步的走向孙雄。

  吴涛看到陆天星走过来,立刻朝着旁边走了过去。

  看着陆天星朝着自己走过来,孙雄的脸色陡然一变,心中涌现出一阵阵的凉意,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眼中带着掩盖不住的惊恐之色。

  “哒!”“哒!”

  陆天星脚步落下的脚步声传到孙雄的耳朵中,就仿佛死神敲响的丧钟一样,让他身体拼命的往后缩,但是这一刻,孙雄却感觉全身的力气就仿佛全部被抽空了一样,再也移动不了分毫。

  “你……你……你想干什么。”

  孙雄看着陆天星,脸上充斥着恐惧,他在陆天星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气息离自己竟然如此的近。

  “我想干什么?”

  听到孙雄的话,陆天星停下了脚步,声音冷若冰霜,宛如九幽炼狱当中吹出来的寒风,能够将一个人活生生的冻僵:“你绑架我的女人,还企图杀了我,孙雄,你说我想要干什么,你莫非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话音落下,陆天星的身上陡然涌现出一道道恐怖到极点的杀意,冰冷的杀意萦绕在地下室当中,使得整个地下室的温度似乎都下降到了极点,滴水成冰。

  “好可怕的杀意。”

  吴涛站在旁边,替玫瑰抵挡这一股杀意,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惊恐之色,虽然陆天星的这一股杀意并不是针对他的,但是此刻依旧让他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如同被一头嗜血的猛兽给盯上了,随时有可能被撕碎掉。

  孙雄在听到陆天星充满的杀意的话,在感受到陆天星身上那汹涌澎湃的杀意之后,身躯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有一种心胆俱裂的感觉,一丝淡黄色的液体瞬间从他的胯下流了出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再次落到陆天星的手中,而且,看陆天星的模样,分明是对他动了杀心。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我是孙家的人,杀了我,孙家肯定不会放过你的。”瘫软在地上的孙雄,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猛地跪在了陆天星的面前,浑身哆嗦着求饶道,眸子中完全被恐惧给占领了。

  此刻,孙雄是真的是害怕了,孙家也不是没有高手,神话级中期的高手也不在少数,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身上拥有陆天星这么可怕的杀机,哪怕是孙家最可怕的杀戮机器也没有陆天星这么可怕的杀意,当陆天星的杀意笼罩在他身上的时候,孙雄就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血窟窿当中一样,口鼻当中都是鲜血的味道,怎么也挥之不去。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感受到了死神正在朝他招手,半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这一刻的孙雄再也没有之前在别墅里面的不可一世,相反,他现在感觉就像是一只蚂蚁一样,只要陆天星愿意,一只脚就可以轻易的将他给碾死。

  “不要杀你,孙雄,你不觉得可笑吗?你今天不是要杀我吗?还想让我的女人陪你睡觉吗?你让我不杀你,你觉得这可能吗?至于,你所谓的孙家,你觉得我会怕吗?”

  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容,再次朝着孙雄走了过去。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看着陆天星剧烈自己越来越近,孙雄身子拼命的朝着后面缩去,整个人狼狈的就像是一条狗一样,但是孙雄此时已经不管不顾了,在他的眼中,此刻的陆天星和魔鬼没有什么区别。

  “孙雄,北方孙家的少爷,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在我眼中就是一只蚂蚁,我随时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你,而且,我给过你一次机会,可惜,你自己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你……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杀了我,孙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孙家不会放过你的。”孙雄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内心完全被恐惧给占据了,声音带着强烈的颤抖的说道。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你的,毕竟一天到晚杀人非常的不好,我不会杀你的,你不是想要让我的女人陪你睡觉吗?今天我就学学武侠小说中慕容家的做法,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你好好享受一下。”

  “你……你想干什么。”

  听到陆天星的话,孙雄心中本能的感受到一丝不详的预感。

  “你待会就知道了。”

  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扭过头看着玫瑰说道:“玫瑰,不知道你有没有让人喝下一点,就让人欲罢不能的药,给我找点来,对了,另外帮我找几头母猪来,我很想看看我们的孙家少爷会不会饥不择食,和母猪啪啪啪,我想,这幅画面应该格外的和谐吧!”

  “你……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孙雄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彻底崩溃了起来,让他跟母猪啪啪啪,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三少爷,这个药,我有。”没有等玫瑰开口,一旁的吴涛突然开口说道。

  “你有?”

  陆天星听到这话,顿时愕然的看着吴涛,一脸古怪的说道:“吴长老,你可是真是人老心不老,居然随身携带这玩意。”

  听到陆天星的话,吴涛脸色一僵,急忙解释道:“三少爷,你就别笑话老朽了,这不是什么chun·药,准确的来说,这是一种特质的疗伤药,如果给别人服用之后,在利用一种特殊的手法化解掉,这就是疗伤的圣药,但是如果不用特殊的手法化解这股药效,这疗伤药就会变成一种强烈的chun·药,对于神话级武者来说,想要压制住药效或许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对于神话级以下的武者来说,如果不及时化解的话,就会yu·火·焚·身,不死也会变成一个傻子。”

  听到吴涛的话,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摇了摇头说道:“拿一颗给我,玫瑰,麻烦你帮我找几头母猪来,我很想知道我们的孙少爷会不会饥不择食,对了,顺道给我带一个高清摄像机过来,我想我们的孙少爷应该迫切的想要红遍网络了。”

  “没问题。”

  玫瑰听到陆天星的话,妩媚的白了陆天星一眼,不过却没有说什么,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出去。

  “三少爷,给。”

  这个时候,吴涛从口袋中摸出了一颗紫色的药丸递给陆天星。

  陆天星接过紫色的药丸,一脸微笑的看着孙雄说道:“孙少爷,吃下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