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我不吃。”

  孙雄使劲的摇头,吃下去,就代表着他要和肥猪做喜闻乐见的事情了,这件事情再传到网络上去,他孙雄就真的成为彻头彻尾的笑话了。

  “不吃没关系,吴长老,他交给你了,替我把他全身的骨头给我一寸寸的捏碎,记住,千万不要让他死了,我要他亲身体会全身骨头被捏碎的痛苦是什么。”

  陆天星的声音陡然变得极度冰冷起来,一时间杀意再次涌现出来。

  “是,三少爷,我保证他会感受的清清楚楚。”

  吴涛眼中闪过一道冷芒,一脸狞笑的朝着孙雄走过去。

  “不……不,不要,我吃,我吃。”看到吴涛自己自己走过来,孙雄立刻大声说道。

  “那你就给我吃下去。”

  陆天星随手将手中的药丸扔到孙雄的眼前。

  看着地面上的药丸,孙雄哆哆嗦嗦的抓起地面上的药丸,急忙朝着自己的口中塞进去,生怕自己慢下来,陆天星真的会一寸一寸的捏碎自己的骨头。

  看着孙雄吃下药丸,陆天星微笑着说道:“不错,很不错,很配合,孙少爷,接下来,我很期待你的表演,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说不定以后日本会把你供奉起来,你开创了重口味一代,成为一代重口味总是。”

  孙雄一脸哆嗦的蜷缩在地上,满脸惊恐的看着陆天星,心中祈祷着陆天星只是在骗他,这药根本就没有效果。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孙雄的脸上已经充斥着一片潮红,面红耳赤就的,显然是已经药效已经发作了,嘴里发出嘶吼的声音,双眼猩红的超过周围,当看到昏迷在地上的郑秀娥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扑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眉头微微一皱,顺手一指,原本扑出的孙雄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直接被点住了穴道,再也动弹不了分毫。

  “陆少,我来了,你要的母猪和高清摄像机,我给你带过来的。”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紧接着几头母猪捆着四肢,被人从外面抬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小刘,玫瑰的心腹之一。

  “小刘,怎么是你,玫瑰呢!”陆天星看着小刘,开口问道。

  “额,玫瑰姐说,陆少你这么做太恶心了,辣眼睛,她就不过来了。”小刘讪笑这说道。

  听到小刘的话,陆天星翻了翻白眼,直接开口说道:“去两个人,用几根钢管做一个简易铁笼子,将几头肥猪和孙雄给我扔进去。”

  “三少爷,这件事情不用麻烦他们了,交给我就行了。”

  这个时候,一旁没有开口的吴涛突然开口。

  在看到陆天星点头之后,吴涛手臂一张,放在地下室角落中的,手臂粗细,两米多高的钢管凭空飞起来,紧接着就仿佛被一股大力砸了下来一样,直接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深深的砸进了水泥地板当中,矗立在哪里。

  “砰~”“砰~”“砰~”

  伴随着一声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很快,一根根钢管矗立在了地下室当中,形成了一个简易的铁笼。

  做完这些,吴涛深吸了一口气,真气再次一动,化作几双无形的大手,抓住那几头母猪和孙雄,直接将他们腾空扔进了铁笼当中。

  “好戏要上扬了。”

  陆天星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顺手解开了孙雄身上的穴道,打算好好欣赏这一幕。

  而就在这个时候孙雄口袋中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在这个有些寂静的地下室显得格外的刺耳。

  陆天星在听到这个手机铃声之后,眉头微微一皱,五指张开,真气扩散出去,直接将孙雄仓皇从口袋中拿出来的手机摄入手中。

  拿住手机,陆天星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脸上旋即浮现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没有任何犹豫的接通了电话,直接开了免提:“喂。”

  电话那头在听到陆天星的声音之后,明显的愣住了,好半天才有一个阴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你是谁,我儿子呢!”

  “爸,救我,救我,他要杀我,快点救我啊。”孙雄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冲着陆天星的方向大吼道。

  这个电话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孙家的现任家主,孙耀阳。

  “你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孙耀阳在听到孙雄的吼叫声之后,双眸瞬间瞪大,仿佛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怒火:“我不管你是谁,你要是敢对我儿子怎么样,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呵呵,把我碎尸万段,果然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父亲,一丘之貉。”

  陆天星在听到孙耀阳的话之后,冷笑着说道:“我想你现在还不明白眼前的情况吧!在我眼中,你儿子就是蝼蚁,我随时都有碾死他,你现在还想威胁我,你莫非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儿子不成。”

  “爸,你快来救我,救我啊,他要杀了我,他还给我喂了chun药,还把我和母猪关在了笼子里面,爸,救我,快点就我,我快要忍不住了。”

  孙雄猩红这双眼,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声,手臂上青筋暴起,显然药效正在吞噬他的理智。

  听到孙雄那凄惨的声音,孙耀阳的声音明显变得冰冷了起来:“你到底是谁,把我儿子怎么样了,你要是敢对我儿子怎么样,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你儿子三番两次挑衅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陆天星丝毫没有因为孙耀阳充满杀意的变化,而是语气淡漠的说道:“恩,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不如我请你看一场好戏怎么样。”

  话音落下,陆天星立刻打开了视频通话,将摄像头对准了孙雄的方向。

  此刻,孙雄的理智似乎已经完全被药效给吞噬了,本能的跑到一头母猪的身边,打算做什么活塞运动了。

  “你……你敢,立刻放了我儿子,不然我孙家和你不死不休。”

  当看到地下室中的那一幕的时候,孙耀阳顿时目眦欲裂起来,声音带着滔天的杀意,怒吼的咆哮声,在地下室中轰回荡着。

  “不死不休?”

  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那你就和我不死不休好了,现在你可以好好欣赏这一场好戏了。”

  孙耀阳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滔天的杀意:“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你儿子绑架我的女人,还想让我的女人陪他睡觉,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就勉勉强强让他去陪几只母猪睡觉,这应该不过分吧!”

  陆天星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你放心好了,你不会一个人欣赏的,我会把这场戏全部拍下来,放到网上去的,让其他人也欣赏欣赏这一幕,恶心恶心别人,而你的儿子,肯定会成为新一代网红,你现在在心中是不是特别感谢我啊。”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孙耀阳大声咆哮道。

  “我早就说过,我是谁,这很重要吗?再说了,你们孙家可是家大业大,把名字告诉你,万一你派人杀我怎么办。”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你……。”

  听到陆天星的话,孙耀阳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机,压低的声音说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儿子。”

  “放了他?”

  陆天星声音陡然变得冰冷了起来:“你认为这可能吗?”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孙家自问应该没有和阁下有过什么过节吧!”

  孙耀阳双手紧紧的我在一起,手臂上的青筋也在这一刻暴起,连脸上也是如此,阴森的杀意在他的身上蔓延,瞬间让整个大厅温度都下降到了极点,但是他现在偏偏无可奈何,因为由始至终,陆天星除了声音之外,面孔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视频当中。

  “的确没有什么过节,不过自从你儿子绑架我的女人之后,这就有过节了,我这人不喜欢惹事,单不代表我怕事,你儿子既然敢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送他上路。”

  听到陆天星充满杀意的话,孙耀阳满脸狰狞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要是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上穷碧落下黄泉,也不放过我,我好怕啊。”

  陆天星声音之中故意透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但是只要不能傻子都听得出陆天星语气充满嘲讽的话。

  “你……。”

  孙耀阳刚想说什么,就被陆天星毫不客气的给打算,充满冰冷的声音传来:“你不是想要杀我吗?那你就给老子瞪大了眼睛,看看你儿子是怎么死的。”

  话音落下,陆天星向前踏出一步,身躯一震,真气腾空而起,化作一个金色巨掌,轰然朝着孙雄落下。

  狂暴的力量涌现出来,似乎连空气都给撕裂了,带着死亡的气息落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