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住手,你给我住手,住手,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孙耀阳通过手机视频在看到陆天星真气化作巨掌的时候,立刻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

  陆天星没有理会孙耀阳,就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嘶吼声一样,真气轰然拍下。

  “轰!”

  狂暴的力量压根就没有给孙雄任何反应的机会,真气巨掌轰然落下,直接由上而下直接碾压下去,孙雄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整个人在真气巨掌之下,连同那些母猪在内,硬生生的被拍进了地面,深陷其中,等到真气巨掌消散,孙雄已经血肉成饼,死的不能再死,和母猪的血肉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楚了。

  电话中没有了声音,孙耀阳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脸上写满了愤怒和错愕之色,他真的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敢这么的肆无忌惮,当着他的面杀了孙雄。

  不仅仅是孙耀阳没有想到陆天星会这么大胆,就连一直站在旁边的吴涛也没有想到陆天星的胆子会这么大,不仅杀了孙雄,而且还是当着孙耀阳的面给杀了。

  要知道孙雄是北方孙家的人,北方孙家虽然实力比不上京城那些大家族,但也绝对不弱,更重要的是孙家一直待在北方,就算是京城世家也奈何不了孙家,而陆天星现在可以说是举世皆敌,仇敌满天下,现在又得罪孙家,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不是一个明智选择,相当于有树立了一尊大敌。

  但是陆天星现在偏偏不管不顾,这让吴涛忍不住的打了一冷颤,对于陆天星的狠辣手段再次有了一个很清晰的了解,这种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你不招惹他还好,你要是敢招惹到他,绝对就是不死不休。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外面流传了一句话的意思了,宁惹阎王,莫惹陆天星了,这种人就是疯子,你得罪他,他完全可以不顾后果的跟你撕破脸皮,死也要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来,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压根不会顾及任何的后果。

  “很遗憾,我刚才没有听到你的话,你儿子现在死了。”

  陆天星散去真气,就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冰冷的声音传到了孙耀阳的耳朵当中。

  听到陆天星的话,孙耀阳这才回过神来,声音当中充满了狰狞之色,语气就仿佛从九幽炼狱吹出来的冷风,让人不寒而栗:“好,好得很,多少年了,你是第一个敢挑衅孙家的人,我不管你是谁,我孙耀阳在此发誓,若是不杀你,誓不为人,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哈哈哈,把我挫骨扬灰,好,我等着你,但是希望你别让我等太久了,不然,等我再次进入北方,就是血洗孙家的时候。”

  “你没有机会了。”

  孙耀阳眼中闪烁着疯狂的杀意,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陆天星冷冷一笑,没有再说一句话,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从孙雄绑架栾红月开始,他就在心中给孙雄打下了一个必死的标签,和孙家撕破脸皮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太过在意什么。

  而且,就算他这一次再放过孙雄,按照这群纨绔子弟的尿性,事后孙雄不可能放过他,而是会想方设法的来找他的麻烦,狠狠的报复他,与其放一条豺狼在身体周围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不如从一开始就将这条豺狼给宰掉,永绝后患。

  何况,以他现在的势力,完全没有必要畏惧孙家,在魔都,他根本不用担心有人敢对白芷晴等人不利,想要对付他,孙家也没有那个能力。

  琴岛市,福龙山山顶别墅,灯光照亮了整个山顶,显示着这栋别墅的奢华。

  在别墅的大厅当中,孙耀阳表情狰狞的坐在那里,双眼猩红,整个人如同一头野兽,随时有可能暴走,右手则是紧紧的抓着电话。

  在灯光的照样下,可以清晰的看见孙耀阳脸上充斥着刻骨铭心的恨意,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如有实际的杀意,整个人就仿佛从地狱当中走出来的恶鬼一般,看一眼就让人浑身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耀阳,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你不要吓我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关心的声音从孙耀阳的身后传了过来。

  与此同时,一阵轻微脚步落地的声音从孙耀阳的身后传来过来,一个女人身穿着睡衣从楼上走下来。

  在灯光照耀下,可以清晰的看见这个女人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皮肤白净而光滑,身上穿着一件丝质睡衣,款款的从楼上走下来,一举一动之间,让人透过睡衣,可以清晰的看见那里面若隐若现的肌肤和美妙的风景,一睥一笑当中似乎都带着一丝莫大的风情在其中。

  这个女人从楼上走下来之后,直接坐在了孙耀阳的身边,轻声询问道:“耀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雄儿死了,他死在了魔都。”孙耀阳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女人,一脸狰狞的说道,语气中带着掩盖不住的杀意,孙雄是他唯一的儿子,现在他唯一的儿子死了,他已经绝后了,他要报仇,为孙雄报仇。

  “你说什么?耀阳,你没有骗我?”

  在听到孙耀阳的话之后,这个女人脸色陡然一变,脸上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孙雄死了,这怎么可能?

  “耀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怎么了。”

  这个女人此刻也意识到了事情严重性,她不是孙雄的母亲,只不过是孙耀阳的情妇而已,但是她实在是太清楚孙雄死了的后果是什么了。

  孙雄是孙耀阳的亲生儿子,唯一的一个儿子,更重要的是,孙耀阳曾经被敌对的家族暗算过,结果最终抢救了回来,男人的那玩意虽然能够正常使用,但是却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孙雄就是孙耀阳唯一的儿子,现在孙雄死了,孙耀阳可以说是就彻底的绝后了。

  到底是谁,谁的胆子竟然这么大,难道就不怕孙家的疯狂报复吗?

  “我不知道,我没有看见那个家伙的脸,但是那个家伙却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儿子给拍成了肉泥,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孙耀阳双眼红的几乎滴血,声音就仿佛从地狱当中吹出来的寒风,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刻,孙耀阳可以说是完全被杀意和仇恨给冲昏了头脑,所有的理智都被杀意给摧毁着干干净净,自己的儿子当着自己的面被人给拍成了肉泥,这种痛苦有多可怕,可想而知,现在在孙耀阳的心中有多么的愤怒,多么大的杀意。

  “什么。”

  女人在听到孙耀阳的话之后,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她原以为有人杀了孙雄也就罢了,但是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个人胆子竟然这么大,不仅杀了孙雄,而且还是当着孙耀阳的面杀了孙雄,这未免也没有把孙家放在眼中了。

  “不,不,我绝对不能让我的儿子就这么白白的死了,我要去魔都,我要给我儿子报仇,我要把这个家伙给碎尸万段,用全家的鲜血来祭奠我儿子的在天之灵。”

  孙耀阳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声,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杀气腾腾的朝着外面走去。

  “耀阳,等等,你现在不能去魔都。”看到孙耀阳的动作,女人的脸色陡然狂变,立刻站起来拉住孙耀阳的手臂,大声开口说道。

  “为什么。”

  孙耀阳扭过头,满脸猩红的看着女人,眼中闪烁着暴虐的气息。

  女人在看到孙耀阳暴戾的眼神之后,急忙开口说道:“耀阳,你先别冲动,你现在就算去了魔都,恐怕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说不定对方就在魔都等着你,等着你主动送上门来,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办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孙耀阳的声音依旧带着一丝阴沉,但是严重的暴戾却消散了不少,显然这个女人在孙耀阳的地位不轻。

  “耀阳,你仔细想想,对方在杀孙雄的时候,知不知道孙雄是孙家的人。”女人看着孙耀阳,一脸冷静的开口说道。

  “说过,怎么了。”孙耀阳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这就说明当着你的面杀死孙雄,就是对方做的一场局。”

  “你的意思是说,对方故意当着我的面杀了我儿子,其目的就是想要激怒我,然后让我失去理智?”

  孙耀阳毕竟是孙家的家主,虽然刚才短暂的被怒火的蒙蔽的理智,但是此刻在听到女人的话之后,也渐渐变得冷静了下来,只不过,他的身上依旧萦绕着一股散不开的杀意。

  “不错。”

  这个女人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对方极有可能打算激怒你,然后引你去魔都,将你也杀了,毕竟,我们孙家经营北方多年,虽然算不上铁板一块,但也绝对不弱,想要在北方奈何你,几乎不可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