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北方之外,却没有多少的势力,对方极有可能知道了这点,才故意当着你的面杀死孙雄,企图激怒了,引你离开北方,一旦你中计离开北方,说不定就是你的死期到了,对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杀死你。”

  说到这里,女人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说道:“就算对方和孙家没仇,也不是引诱你去魔都,只是因为和孙雄的仇怨,才杀了孙雄,那么既然对方敢肆无忌惮的这么做,那么一定有所依仗才对,否则,不可能这么事无忌惮的这么做。”

  “那按照你的意思,难道就这么算了,我的儿子白死了。”孙耀阳沉声说道。

  “当然不这么算了。”

  女人冷笑着说道:“耀阳,当务之急,你不是忙着报仇,而是先调查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孙雄前段时间不是去魔都了吗?对他动手的人应该是他曾经得罪过的人,我们完全可以先派人去魔都,调查一下这件事情,等到调查清楚了,在动手也不迟。”

  听到女人的话,孙耀阳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从旁边的茶几上拿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抽了起来,烟雾环绕在他的脸庞之上,使得他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的阴沉起来。

  好半天,孙耀阳才狠狠的将手中的烟蒂扔到地上,沉声说道:“好,这一次就按照你说的去办,我派人去魔都调查一下这件事情,我倒想看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我儿子动手,我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耀阳,你也别太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女人偎依在孙耀阳在的怀里,一脸关心的说道。

  “我知道。”

  孙耀阳在听到这个女人的话之后,伸出手摸了一下女人的脸庞:“悦儿,这么多年谢谢你陪伴在我的身边,不然我的话,孙家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只可惜,我的身体已经废了,不能让你给我生个儿子。”

  原来这个女人不仅仅是孙耀阳的情妇,更是孙耀阳背后的智囊,章悦,怪不得能够三言两语就能劝得孙耀阳平静下来。

  可以说孙耀阳能够将孙家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和这个女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可以说,孙家能成为北方一个大家族,都是这个女人一手策划出来的,由此可见,这个女人的城府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按照道理说,这么一个对孙耀阳忠心耿耿的女人,应该是孙耀阳的妻子才对,可是章悦并不是,孙耀阳有妻子,只不过在一次被敌对家族袭击当中,为了救孙耀阳的命被杀了,孙耀阳也在那个时候被废掉了生育的能力。

  也因为这件事情,孙耀阳心中觉得一直愧对于自己的妻子,曾经在她的坟前立下誓言,终生不娶。

  这也是为什么章悦一直为他出谋划策,他都没有娶章悦,只是把章悦当成情妇的原因。

  章悦在听到孙耀阳的话,声音轻柔的说道:“耀阳,我知道,我不怪你,从我跟着你开始,我就从来没有怪你,我只希望你,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该怎么办。”

  孙耀阳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搂住了女人的水蛇腰,目光望着窗外,闪烁着如毒蛇一般的目光,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

  而与此同时,在零点酒吧当中。

  陆天星当着孙耀阳的面,一巴掌拍死孙雄之后,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随手将手机捏爆,目光落在了躺在了地上,陷入昏迷的郑秀娥和栾傲雄两人的身上,眼中闪烁着凌厉的杀意。

  好半天,陆天星才冷冷的声音开口:“你们还不打算睁开眼睛吗?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们再不睁开眼睛,那就这一辈子都不要睁开眼睛了。”

  整个地下室安静一片,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只有陆天星那冰冷的声音在回荡,躺在地上的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一动不动,就仿佛还在陷入昏迷一样。

  “既然你们不想睁开眼睛,那这辈子就不要再睁开眼睛了。”

  陆天星的声音再次在地下室当中响起,语气中透露出一抹森然的杀意:“吴长老,替我送他们上路。”

  “是,三少爷。”

  听到陆天星的话,吴涛没有任何的犹豫,真气一动,立刻化作一道凌厉的攻击,轰向躺在地面上的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

  “不……不要杀我,醒了,我们醒了,三少爷,住手,我们醒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在地下室当中响起,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仓皇的从地面上爬起来。

  陆天星冷笑一声:“住手。”

  陆天星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一道凌厉的真气擦着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身体呼啸而过,最终消散在空气当中。

  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脸色惨白的看着陆天星,眼中掩盖不住的恐惧之色,其实早在陆天星将孙雄和母猪关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醒过来了,可是压根就不敢睁开眼睛,生怕陆天星注意到自己。

  “你们不是不打算睁开眼睛吗?有种你们就别睁开眼睛啊,我不介意让你们一辈子都睁不开眼睛,杀你们两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我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陆天星一脸阴冷的看着栾傲雄和郑秀娥。

  说着,陆天星想也没有想得走向栾傲雄,抬起脚对着栾傲雄的身体就狠狠的踢了过去。

  “砰!”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栾傲雄给踢飞了出去,飞出去几米,重重的落在地上,旋即一口鲜血从栾傲雄的嘴里喷出来,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在地上挣扎着半天爬不起。

  郑秀娥在看到这一幕,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额头上布满了冷汗,身体也犹如都筛糠一般,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郑秀娥,老子一般不打女人,但是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例外。”

  话音落下,陆天星抬起脚,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一脚踢在郑秀娥的身上。

  “砰!”

  沉闷的声音传出来,郑秀娥直接被踢飞了出去,直接飞向栾傲雄,重重的砸在栾傲雄的身上,两人顿时化作了滚地葫芦,惨叫声在地下室中回荡着。

  陆天星眼眸中带着森然的杀意,一步步的走向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走过去。

  听到沉闷的脚步声,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浑身一个激灵,再也顾不上身上传来的剧痛,都是抬起头,满脸恐惧的看着陆天星。

  “三……三少爷,你……你想干什么。”

  栾傲雄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满脸恐惧的看着陆天星。

  “我想干什么?”

  陆天星一脸狠辣的说道:“你居然还有脸问我想要干什么,绑架我的女人,打算让孙雄杀了我,你们现在问我想要干什么,那我就告诉你,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干,我只想送你们上路。”

  听到陆天星的话,栾傲雄的脸色狂变,急忙开口解释道:“三……三少爷,这件事情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是……是孙雄,没错,是孙雄威胁我们的,他说三少爷你让他丢了面子,让我们帮他,还说如果我们不帮他的话,他们就杀了我,三少爷,我们是被孙雄逼得,绑架红月这件事情,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是啊,三少爷,你要相信我们,我们真的是被孙雄逼得,我们在离开白氏集团之后,就听你的准备离开魔都了,是孙雄找到了我们,威胁我们,说我们如果不帮他的话,他就要杀了我们,不然,就算给我们天大的胆子,我们也不敢和三少爷你作对啊。”郑秀娥这个时候也在旁边大声说道,神色充满了惶恐和后悔之色,就仿佛真的和他们说的一样。

  “哈哈哈……。”

  陆天星在听到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话之后,大笑了起来,声音却充满了冷厉:“被威胁,迫不得已,栾傲雄,郑秀娥,你们两个可真够不要脸的,你们真以为我是傻子吗?一个被威胁的人,会和孙雄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谈笑风生?栾傲雄,郑秀娥,我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着,陆天星再次大步流星的朝着栾傲雄走过来。

  看着陆天星一步步的朝自己走过来,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身体哆嗦的越发厉害,脸上的恐惧再也掩盖不住。

  “三……三少爷,你……你不要乱来,红月……红月是你的女人,我……我就是你的岳父,你……你要是杀了我,红月她……。”栾傲雄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声音带着强烈的恐惧的说道。

  “你现在还有脸跟我说红月,栾傲雄你的脸皮可真够的,你配说红月是你的女儿吗?你觉得你配吗?”

  说着,陆天星直接抬起手,对着栾傲雄的脸庞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巨大的力量直接抽在栾傲雄的脸颊上,顿时抽的他就像是一个陀螺一样,直接在原地旋转了几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颊上出现了五道鲜红的手指印,几乎将栾傲雄的半边脸给抽烂了。

  鲜血淋漓的模样,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