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利益,竟然联合外人绑架自己的亲生女儿,栾傲雄,你觉得你配当一个父亲吗?你配吗?”

  陆天星就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缓缓的收回手掌,语气充满了冰冷之色:“在红月的心中,一直把你们当成是她的亲生父母,昨天你们那么对她,今天甚至绑架她,她依然开口求我,求我让我放过你们,你知道为什么吗?就因为你们是她的亲生父母,在知道你们出车祸之后,她虽然恨你们,但依然去医院看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快点好起来,可是你们做了什么,你们给我说,你们做了什么,告诉我啊。”

  陆天星的声音陡然增大,声音之中带着狰狞:“她担心你们,害怕你们出事,所以片刻不停的赶往医院,可是到头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你们精心布置的一场局罢了,一场把自己亲生女儿送给别人,换取利益的局,在你们的心中,红月就是你们用来换取利益的工具,一枚棋子而已,我真的很想知道,在你们的心中,所谓的荣华富贵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重要吗?”

  “为了得到所谓得利益,你们丧尽天良,泯灭人性,你们现在还有脸跟我说红月是你们的女人,我问你们,你们要脸吗?你们有资格说这些吗?”

  陆天星越说下去,心中的怒火就是控制的爆发出来,抬起脚狠狠的踩在栾傲雄的手掌上,直接用力的碾压了起来。

  “啊!”

  栾傲雄脸上的肌肉迅速变得扭曲了起来,忍不住的发出惨叫的声音,拼命想要将手从陆天星的脚下给抽出来,却怎么也没有办法。

  陆天星看着栾傲雄的模样,眼中闪烁着冰冷到极点的杀意,心中恨不得让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是陆天星却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可以无情无义,狼心狗肺,但是栾红月却不行,他或许可以杀了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一了百了。

  但是杀了这两人,恐怕就会在栾红月的心中留下一个永远解不开的结,或许栾红月不会责怪他,但是陆天星相信,从今往后他这辈子估计再也见不到栾红月了,毕竟,没有谁在面对一个杀父仇人的时候,无动于衷,栾红月不会对他出手,但却会永远消失在他的世界上。

  这个女人已经足够可怜的了,他不想让这个女人下半辈子也活在痛苦当中,更加不想在栾红月的伤口上撒盐。

  “你们两个就是一头畜生,居然去算计自己的亲生女儿,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送给别人,也只有你们这种人渣才做出来,要不是红月不准我杀了你们,我今天一定把你们一刀一刀的剐了,让你们看看自己的心是不是黑的。”

  陆天星说着,又是忍不住的抬起脚,狠狠的踢在栾傲雄的胸膛上。

  “砰!”

  “咔嚓!”

  在栾傲雄倒飞出去的那一刻,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在地下室当中想起。

  “哐当。”

  栾傲雄的身体再次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这一次陆天星丝毫没有留手,直接将栾傲雄胸口的肋骨给踢断了,那钻心的疼痛让栾傲雄的脸色立刻变得扭曲了起来,额头上瞬间布满了汗水。

  郑秀娥斜躺在地上,满脸苍白的看着这一幕,身体颤抖的非常的厉害,在看向陆天星的目光带着掩盖不住的恐惧之色。

  此时,郑秀娥有种感觉,站在她面前的陆天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从地狱当中走出来的魔鬼,充满了杀意,让人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挥之不去,仿佛深入骨髓一般。

  陆天星没有理会郑秀娥,甚至懒得去看郑秀娥,而是冷冷的看着栾傲雄:“你应该为有红月这样的女儿而感到庆幸,今天要不是红月,求我饶了你们一条狗命,就冲你们和孙雄联合对付我这一条,我就能将你们碎尸万段。”

  “哈哈哈,庆幸,我为什么要庆幸,陆天星,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庆幸。”

  而就在这个时候,栾傲雄突然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声,猛地抬起头,双眼猩红看着陆天星,剧烈的咳嗽了两声:“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都是她栾红月一个人的错,都是她自找的,她要是答应我的要求,我怎么可能会走到这一步,这都是她逼我的,都是她逼我的你懂吗?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早知道会有今天,在她出生的时候,我就应该杀了她。。”

  “栾傲雄,你特么的果然是一个畜生,不,是你畜生我都觉得是夸奖你了。”

  陆天星在听到栾傲雄的话之后,脸色的彻底变得难看起来,直接走到栾傲雄的身边,抬起脚踩在栾傲雄的手掌上,直接碾压了起来。

  “哈哈哈,畜生,我有什么错,我根本就没错。”

  栾傲雄就仿佛没有感觉到手掌上传来的疼痛一样,在他看来,陆天星今天肯定不会放过他,既然陆天星不会放过他,他还怕什么。

  栾傲雄狰狞着脸说道:“她是我的女儿,我生她养她,就是让她将来报答我们的,她就应该帮我,既然她不肯帮我,我留着她有什么用,还不如卖掉换取一些利益。”

  栾傲雄满脸的狰狞之色,整个人可以说完全陷入到了魔怔当中,在他看来,栾红月的命是他给的,是他将栾红月给养大的,栾红月帮他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栾红月不帮他,那就是忘恩负义,既然栾红月忘恩负义,那他毁掉栾红月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是栾红月对不起他在先。

  人往往就是这么一个现实的动物,当你对他好的时候,他会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是他应该得到的,丝毫不会因为你帮助他而有任何的感激之情,但是当你有一次对他不好的时候,他就会认为你对不起他,会忘记你之前对他所有的好,心中会对你产生恨意,看你不顺眼,甚至反咬一口。

  栾傲雄的话,让陆天星想起了最近一段网络上流传的一段视频,一个年轻男子让座好几年,无人知晓,却因为一次自己工作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不想让座,结果就成为了无数网络键盘侠口诛笔伐的目标,恨不得这个人去死。

  这就是人性。

  一个好人,哪怕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做好事,人们都不会记住他,可是当他做一件坏事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是一个坏人,而当一个做尽坏事的坏人,突然做了一件好事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觉得这个坏人简直就是浪子回头,比做了无数件好事,一辈子只做了一件坏事的好人要好的太多了。

  他们宁愿接受一辈子做进坏事,只做了一件好事的坏人,也不愿意去原谅一个做了一辈子好事,只做了一件坏事的好人,这不得不让人唏嘘和无语。

  这就是人性的根本。

  因为所有人都觉得别人帮助他,那就是理所当然的,而当你不帮助他,不给他东西的时候,他就会觉得,你就是对不起他,心中会忘掉以前你所有对他的好,对你恨之入骨,这就是利益至上的人性,只不过这一点在栾傲雄的身上被展现的更加彻底,更加淋漓尽致罢了。

  陆天星听着栾傲雄丝毫不知悔改的话之后,浑身上下散发出掩盖不住的杀意,脚下的力量陡然加大,直接将栾傲雄手掌踩得咔咔作响,似乎将栾傲雄的骨头都给踩碎了。

  而旁边的吴涛和小刘两人也是一脸错愕看着栾傲雄,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人渣,也在网上见过某些亲生父亲,或者亲生母亲因为离婚等等原因,暴打自己亲生儿女泄愤的这种事情,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栾傲雄这种丧心病狂的人,完全就没有把自己女儿当人,而是当一件货物,一件随意交易的货物。

  陆天星神色阴沉的看着栾傲雄,冷笑着说道:“好,好一句你没有错,好,好得很,既然你们觉得没错,那就别怪我了,你们不是喜欢利益至上吗?不是拼命的想要获得利益吗?那我今天就让你们一无所有,我让你们彻彻底底的变成一个乞丐,一无所有。”

  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在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之后,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了起来,面色扭曲,满脸恐惧的看着陆天星。

  “不,不要,三少爷,求求你,不要这么做啊。”

  郑秀娥这个时候陡然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出现在陆天星的身边,满脸的哀求之色:“不,不要啊,三少爷,求求你饶了我们好不好,求求你饶了我们,我……我们可以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来魔都了,我们会永远消失在红月眼前的,三少爷……。”

  他们看重利益,利益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比性命还要重要,陆天星现在却要摧毁他们的利益,那么将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这完全就是生不如死。

  ps:接下来就是去京城了,求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