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了你们?”

  陆天星看着栾傲雄和郑秀娥,脸上带着一抹冷酷到极点的笑容:“饶了你们,等你们以后再找到一个大靠山的时候,再来找我的麻烦吗?我昨天就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们自己不珍惜,那就不能怨天尤人了,栾家,从今往后从江南除名。”

  话音落下,陆天星身躯一震,一道真气呼啸而出,直接将身边的郑秀娥和栾傲雄两人直接震飞拿出去。

  紧接着没有任何的犹豫,陆天星直接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周老爷子的电话。

  电话仅仅是响了一会,很快就接通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电话当中传了过来:“三少爷,不知道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要老朽帮忙的。”

  哪怕是隔着手机,陆天星几乎都能听得出周老爷子语气中带着的高兴的味道。

  的确,对于周家来说,这段时间的发展几乎是以前想都不敢想,完全超出了他们的心理预计程度。

  自从阎罗殿在玫瑰的带领下进入江南,开始收拢江南的势力之后,周家原以为只不过是喝一些阎罗殿留下来的残羹剩汤而已,但是却没有想到阎罗殿竟然在最后将自己在江南得到的势力全部都交给了周家来管理,让周家成为阎罗殿在江南的代言人,这对于周家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要知道,自从阎罗殿进入江南之后,也不知道是陆家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陆家并没有插手江南的事情,甚至没有去消化那些江南家族的势力,而是将它们全部交给了阎罗殿,可以说这一下,阎罗殿几乎收拢的江南大部分的势力,完全和陆家平分了江南,而现在阎罗殿却将江南所有的势力全部转交给了周家,如果不是周家顶尖战斗力比不上陆家,其他的,周家完全有能力和陆家拼个高低

  虽然周家成为了江南仅次于陆家的顶级家族,但是周老爷子却十分的清楚,周家能有现在的势力,完全是阎罗殿给的,阎罗殿可以无所顾忌的将江南的势力交给他,绝对有能力在灭掉周家。

  所以在听到陆天星的电话之后,还是一如既往的放低自己的姿态,不敢有任何的嚣张跋扈。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天星目光冰冷的扫过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一样,直接开口说道:“周老爷子,我要让栾家所有的产业全部灰飞烟灭,你需要多久的时间能够做到。”

  愕然的听到陆天星的话,周老爷子很快就开口说道:“一个小时,栾家在江南并没有多少的产业,而且,大部分的产业全部在商业上,我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将栾家的产业全部摧毁,没有了商业,栾家不堪一击。”

  “那好,我给你一个小时,我要让栾家所有的产业全部烟消云散,另外,通知银行,让他们将栾傲雄和郑秀娥名下所有的银行卡全部给我冻结,我要让他们一无所有,你们周家能做到吗?”

  “能,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周老爷子郑重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现在周家在江南就是顶级大家族,对付一个连二流家族都算不上的栾家,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不费吹灰之力。

  而此时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已经完全的愣住了,石化在了原地,犹如雕像一般,半天回不过神来,他们真的没有想到陆天星做事竟然这么绝,竟然真的让把栾家的一切都覆灭掉,让他们一无所有。

  陆天星挂断了和周老爷子的电话之后,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一样,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眼中没有任何的怜悯。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一次如果他不出现,栾红月落到孙雄的手中,下场有多凄惨,几乎可想而知,这种为了利益,连亲生女儿都可以出卖的人,完全不值得任何同情。

  “三少爷,他们怎么办,是放了,还是……?”吴涛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道,只不过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但意思却很明显,那就是杀了。

  听到吴涛的话,陷入绝望当中的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陡然回过神来,再也顾不上什么,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不,不要杀我们,三少爷,不要杀我们啊,红月是我们的女儿,求求你不要杀我们。”

  栾家没了,他们还有机会发展起来,要是连命都没有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你们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们的,你们虽然畜生不如,但是不代表红月也冷血无情,我不会杀了你们,让她伤心的。”陆天星冷冷的扫过栾傲雄和郑秀娥的两人,缓缓的开口说道。

  可是还没有等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真正高兴起来,陆天星下一番话直接将他们打进了十八层地狱:“但是我也不希望时时刻刻有两条养不熟的豺狼在旁边盯着我,时时刻刻准备在我的身上咬一口,所以,你们还是废掉比较好。”

  话音落下,陆天星直接对着吴涛说道:“吴长老,给我废了他们的武功,好好看着他们,千万不要送他们死了,接下来我自由安排。”

  说完之后,陆天星没有在做任何的停留,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只留下面若死灰的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瘫软在地上,睁着眼睛看着吴涛朝着自己走过来……。

  “怎么了,解决了吗?”

  陆天星刚刚走出地下室,就听见玫瑰那清脆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下意识的循声看过去,陆天星就看见玫瑰正一脸优雅的坐在酒吧的吧台前的椅子上,现代感十足的青花瓷旗袍穿在她的身上,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她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给人一种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魔女一般。

  陆天星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没有任何的迟疑,走到玫瑰的身边坐下,直接拿起玫瑰面前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已经解决掉了,孙雄被我当着他父亲的面给杀了,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我没有杀他们,不过需要你帮我一下。”

  “需要我帮你什么?”玫瑰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说道。

  “帮我把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送出国,至于送到哪里去,随便你,另外每个月给他们一笔可以活着不会饿死的生活费就行,其他的事情就不用管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

  “没问题,交给我了。”

  玫瑰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一点对于玫瑰会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完全没有任何的挑战力。

  “恩。”

  陆天星点了点头,目光扫了一眼外面,看着已经已经有些昏暗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玫瑰,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该回去了。”

  “小男人,你就不打算留下来做什么吗?”玫瑰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顿时一脸妩媚的说道。

  “额,不用了,我离开已经很久,也该回去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端起面前的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和玫瑰打了一声招呼,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玫瑰看着陆天星的背影,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风情万种的笑容,旋即,变得冷若冰霜了起来,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一脸冰冷的朝着酒吧里面走去,陆天星杀了孙雄,孙家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她必须在孙家报复陆天星之前,让阎罗殿准备好,到时候就算和孙家撕破脸皮,也无所畏惧。

  陆天星从零点酒吧当中走出来之后,心中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栾红月的心结算是彻底解开了,有玫瑰帮忙,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从今往后也不会出现在栾红月的眼前,虽然解决的并不算完美,但至少也已经落幕了。

  “孙家。”

  陆天星遥望着街道上逐渐凉气的霓虹灯,眼中闪过一道冷厉的光芒,一丝杀意从身上一闪而逝,当着孙耀阳的面杀了孙雄,完全可以说和孙家结下了血海深仇,按照大家族的性子,恐怕绝不会善罢甘休,找他报仇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等我解决掉京城的时候,看来有必要去北方走一趟才行,希望你们知道好歹,否则,我不介意让孙家鸡犬不留。”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一声,正打算在马路上拦住一辆出租车,陆天星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就传出了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陆天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有任何犹豫的接通了电话。

  “老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陆天星,你现在在哪呢!”

  白芷晴那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我在马路上,刚刚解决了红月的事情,正准备回来,老婆,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我只想打电话告诉你,你今天不要回紫苑小区了,来祖屋,我今天晚上回祖屋了。”

  “祖屋?”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微微一愣,旋即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挂断了和白芷晴的话,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林倩茹之后,没有再做任何的停留,在马路上拦住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径直朝着白家祖屋而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