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多小时之后,出租车稳稳的停在了白家祖屋的大门口。

  看着眼前熟悉的建筑,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思绪,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刚走进客厅,陆天星神色微微一怔,心中猛地咯噔一声,客厅的气氛貌似有些不对,该不会在他回来之前发生过什么吧。

  此刻,白桥山正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沉重的神色,一句话也不说,默默的抽着烟,在白桥山的身边,白芷晴和白微微,曼陀罗三人就仿佛老鼠见了猫一样,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小心翼翼的坐在那里,眼神时不时的小心扫过白桥山,然后好像生怕对方发现一样,快速的收了回来,就仿佛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

  当看到开门的声音响起之后,白桥山抬起头扫向陆天星一眼,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这让陆天星的心中不详的预感变得越发的浓厚起来,心中猜测自己最近在哪里得罪了老爷子。

  “爷爷,我回来了。”

  陆天星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爷爷,你还好意思叫我爷爷,赶紧给我滚到书房,我在书房等你,快点。”

  话音落下,白桥山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没有给陆天星任何开口的机会,双手放在背后,直接大步流星的朝着书房的方向走过去。

  陆天星站在原地,愕然的看着老爷子的模样,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这老爷子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说话跟吃了枪药一样,自己貌似没有得罪他吧!怎么火气怎么冲,难不成是因为芷晴的肚子一直没动静,所以怪自己不努力?

  而就在陆天星猜测着原因的时候,曼陀罗和白微微两人蹑手蹑脚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先是扫了一眼书房的方向,发现白桥山老爷子没有出现之后,两人立刻走向陆天星,围绕着陆天星转了好几圈。

  “哥,你老实交代,你今天究竟在外面做了什么,居然让爷爷生这么大的气,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爷爷生这么大的气呢!”

  “就是,姐夫,你老老实实的跟我说,你是不是在外面背着我姐姐偷吃的时候,被爷爷发现了,爷爷这才生这么大气的。”

  听着曼陀罗和白微微的话,陆天星一脸黑线,翻了翻白眼,直接无视这两个小妞的话,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白芷晴的说道:“老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爷爷怎么突然生这么大气。”

  “我……我打电话叫你回来的时候,刚好爷爷出来,就随口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最近要去京城了,我当时也没有在意,就跟爷爷说了一下,可谁知道爷爷听到这件事情之后,突然就大发雷霆了,天星,对不起……。”

  白芷晴这个时候抬起头看着陆天星,脸上带着一丝强烈的自责之色,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爷爷在听到陆天星要去京城之后,会反应这么大,生这么大的气。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充满的自责的脸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到白芷晴的面前坐下,轻轻的搂着白芷晴的柳腰,轻声说道:“老婆,没事,你不用自责,去京城这件事情,怎么也瞒不住,待会我会跟爷爷解释的,你别太担心,我会说服爷爷的。”

  “恩。”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将脑袋靠在陆天星的肩膀上。

  “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阵抓狂的声音,白微微和曼陀罗两人满脸不爽的站在那里。

  “哥,我知道你和芷晴姐很恩爱,但是你们两个秀恩爱能不能看清楚地方,你没有看到我们两个站在这里吗?你看看的我胳膊上,鸡皮疙瘩都起来,秀恩爱,死得快知道吗?”

  “就是,曼曼说的没错,姐夫,我们两个单身狗已经够可怜了,你和姐姐还一天到晚喂狗粮给我们吃,我告诉你,小心我和曼曼化身fff团,烧死你们这群异性恋。”白微微在一旁不断的点头说道。

  “那是你们活该,也不知道是谁,说我的男人在未来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踩着七彩祥云的是猴子,谁让你那么众口为,喜欢猴子的,活该单身,管我屁事,再说了,我和我老婆亲密,你们管得着吗?不愿意看就别看。”

  陆天星扫了白微微和曼陀罗两眼,在两个小妞杀人的目光下,得意洋洋的在白芷晴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一脸挑衅的看着白微微和曼陀罗,撇撇嘴不屑的说道:“两只单身狗。”

  “你……。”

  白微微和曼陀罗两人在听到陆天星的之后,当即抓狂了起来,暴跳如雷,直接扑向陆天星,这简直欺人太甚,她们要烧死陆天星这个王八蛋。

  陆天星似乎早就知道两人的打算一样,身影一闪,已经消失在了沙发上,整个人出现在一楼的拐角处:“小妞,就你们还想跟我动手,你们还嫩了点,乖乖的当单身狗吧!不然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吃狗粮,或者把自己早点嫁出去吧!”

  话音落下,陆天星一溜烟的离开了原地,朝着书房而去。

  白微微和曼陀罗满脸气鼓鼓的看着陆天星消失的方向,使劲的跺了跺脚,但是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却转来转去,紧接着将目光落在了白芷晴的身上。

  “姐,你看姐夫居然嘲讽我们,你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不然以后,他还不翻天了。”白微微一脸可怜巴巴的说道。

  “就是啊,芷晴姐,你看看我哥,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嘲讽我们,我强烈建议你今天晚上让他睡沙发,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曼陀罗也在一旁帮腔道。

  “说的没错。”

  白微微一脸凝重的看着白芷晴说道:“芷晴姐,姐夫的胆子现在越来越大,一定给他一个教训才行,而且,我在网上看过,男人决不能给他太大的脸,不然他肯定蹬鼻子上脸,以后你就管不住他了,今天晚上,我强烈建议让姐夫睡沙发。”

  幸好陆天星不知道在自己离开之后,白微微和曼陀罗在背后作死的黑自己,不然的话,恐怕会气的吐血,什么叫做坑人,这就是坑人啊,而且这两个小妞简直是把他往死里坑。

  与此同时,在一楼的书房当中,白桥山坐在太师椅上面,嘴里叼着一个烟斗,一脸的凝重之色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整个书房当中都弥漫着一丝烟雾,但是老爷子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

  “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书房的房门被人敲响了,紧接着陆天星推开门从外面走了进来,当看到白桥山脸上那有些冰冷的脸色之后,心中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爷爷。”陆天星看着白桥山说道。

  从陆天星走进来之后,白桥山一动都没有动,一直抽着烟,就仿佛没有看见陆天星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样。

  等到陆天星再次开口叫了一声之后,白桥山将嘴里的烟斗放在书桌上敲了敲:“你来了。”

  声音显得有些压抑,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陆天星看得出来此刻的白桥山已经在气头上,一个不好,陆天星丝毫不怀疑白桥山会不会拿出一把枪对着他脑袋来一枪。“

  爷爷,您年纪大了,少抽点烟,对身体好。”

  “你也知道关心我吗?”白桥山声音平静的说道。

  “额!”

  陆天星顿时为之苦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很清楚,白桥山之所以这么生气,恐怕就是因为他要去京城的事情,而且,白桥山应该什么,所以才会这么。

  “如果你真的关心我的话,那就不会去京城了,你知不知道你去京城的后果是什么,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

  白桥山狠狠的抽了一口浓烟,声音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怒火,他虽然老了,但不代表他老年痴呆,在听到白芷晴跟他说,陆天星即将去京城的时候,他就特地打电话给自己的老朋友询问了一下这件事情,这才知道,陆天星如果这一次敢去京城的话,绝对是有死无生,教廷圣女就在京城等待着陆天星自投罗网,陆天星这一去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陆天星在听到白桥山的话之后,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爷爷,我……。”

  还没有等陆天星把话说完,已经被白桥山毫不客气的给打断了,道:“我什么我,你是不是想要说,你是陆家的三少爷,别人不敢对你怎么样?你放屁,如果对方想要杀你,陆家三少爷这个身份有个屁用,陆天狂她自己都不敢去京城,你现在要是去京城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你知道吗?”

  白桥山的语气没有任何的客气,却让陆天星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他能够听得出来,白桥山话语中的关心。

  深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爷爷,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这一次京城之行,我非去不可。”

  最后四个字,陆天星却显得异常坚决,代表着他非去京城的决心,绝不会动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