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曼陀罗的话,陆天星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美国超人战队和圣山的人会插手京城这件事情,可以说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也没有觉得什么好奇怪的。

  毕竟在魔都的时候,他曾经杀过好几次美国超人战队的人,还斩杀过稀少的空间异能者,美国超人战队能放过他才怪,至于圣山,那也完全在情理之中,这就是一条疯狗,逮谁咬谁。

  唯一让陆天星不确定的就是山口家族,这群小鬼子别的本事没有,咬人的本事却不少,如果不清楚这群小鬼子到底为什么来华夏,那将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要不要提前下手?”

  曼陀罗看着陆天星,眼中闪过一抹冷厉的光芒,陆天星是她的亲人,谁敢对她的亲人动手,谁就得死。

  听到曼陀罗的话,陆天星沉吟了一下,最终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打草惊蛇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

  “哥,那你的意思是说放任不管,等待着他们主动出击?”

  曼陀罗听到陆天星的话,皱着眉头说道:“可是如果这么做的话,我们说不定会陷入到被动当中,毕竟,敌在暗,我在明,这对我们极为的不利。”

  “我知道,但这是最好的办法,如果我们打草惊蛇,只会惊动他们,让他们全部龟缩起来,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只能静观其变,守株待兔,等到他们自己不耐烦的时候,自动送上门来,这才是我们动手的时候。”陆天星看着曼陀罗,沉声说道。

  这一次他冒险去京城,就是这个打算,引蛇出洞,将这些人全部一网打尽,如果打草惊蛇,按照艾薇儿这些人的谨慎,一旦打草惊蛇,这些人再次潜伏下来,等待一个全新的机会。

  自古以来有句话说得好,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他不可能时时刻刻去盯住艾薇儿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要想将他们一网打尽,就只有以身犯险,用自身当诱饵,将这些人全部钓出来,一举歼灭。

  “我知道了,哥,你一定要小心一点。”曼陀罗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沉默了片刻,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打没有把握的仗的,我会注意自己安全的。”

  陆天星笑着摸了摸曼陀罗的秀发,缓缓的开口说道:“曼曼,在我离开魔都这段时间,你好好保护芷晴,绝对不能离开她周围五米,在这段时间,我会让阎罗殿的人在暗中保护你们,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芷晴她们,明白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曼陀罗一脸郑重的说道:“哥,交给我好了,这一次我保证不会像上一次一样被人威胁了,谁要是敢来,我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说到最后,曼陀罗的语气中已经明显的带着一丝嗜血的杀意。

  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

  “恩,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和你芷晴姐待会去一趟超市,今晚我下厨给你做一些你喜欢吃的菜。”

  陆天星抬起手摸了摸曼陀罗的秀发,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陆天星从房间里面走出去,白微微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曼曼,我姐夫这一次去京城,真的很危险吗?”

  “放心好了,我哥既然敢去,那就一定有把握全身而退的,你就把心放回独自里面好了。”

  曼陀罗摆了摆手,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落在了白微微的身上,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光芒。

  “曼曼,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小心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白微微在感受到曼陀罗的目光之后,眼神立刻变得警惕了起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曼陀罗看着白微微的模样,突然开口说道:“微微,你这关心我哥做什么,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哥吧!微微,说真的,我还真没看出来,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色,居然对自己的姐夫有想法,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打算和芷晴姐,共侍一夫了,姐妹花开,啧啧,想想我都有点小激动了。”

  听到曼陀罗的话,白微微身子一颤,俏脸闪过一抹红晕,大声反驳道:“哼,曼曼,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喜欢我姐夫了,我看你是对自己的哥哥有想法才对,不然,怎么每次我姐夫回来,你都第一个冲上去,还故意抱着他的手臂,拿自己的胸去蹭他的胳膊,我看你分明是想勾引我姐夫。”

  “我还头一次看见有人贼喊捉贼,这么不要脸,白微微你当我是瞎子吗?”

  听到白微微的话,曼陀罗顿时不乐意起来,冷笑着说道:“也不知道是谁一天到晚姐夫长姐夫短的,连做梦都叫着我哥的名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你放屁,你才叫了。”

  “我放屁,要不要我把录音放给你听听啊,这可是我特地录下来的,怎么样,你想不想听听,你是怎么叫的啊,啧啧,那声音,当真是百转千回,荡气回肠啊。姐……姐夫,爱我,爱我……,我好想你……。”

  说着,曼陀罗还故意模仿了白微微的声音叫了几声,一边还拿起自己的手机,冲着白微微扬了扬:“你说我要不要把这个录音拿给我哥听听呢!说不定他听完后会非常激动,答应你的追求了,虽然你的胸小了点,但至少长得还不错,我哥应该会喜欢的。”

  “你说谁胸小啊,曼曼,我看你今天是活得不耐烦了,赶紧把手机给我。”

  白微微听着曼陀罗的话,再看到曼陀罗手中的手机之后,立刻抓狂了起来,整个人张牙舞爪的扑向曼陀罗。

  “白微微,我劝你不要自取其辱,你打不过我的,信不信我扒光你的衣服,给你拍果照,然后拿给我哥看。”曼陀罗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扔到旁边去,看着白微微重重的说道。

  “哼,谁怕谁,我今天一定要扒光你的衣服,看我的绝招,九阴白骨爪。”

  说着,白微微整个人直接扑向了曼陀罗,直接将曼陀罗给压在了身下,开始撕扯曼陀罗身上的衣服。

  曼陀罗丝毫也不惧白微微,也是对着白微微撕扯了起来,两人用的招数都是一样的。

  丝毫不知道自己离开房间之后发生了什么的事情,在离开曼陀罗的卧室之后,陆天星直接走向了卧室当中。

  此刻在卧室当中,白芷晴坐在一个休闲的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时尚杂志,正在认真的看着,当听到开门的声音之后,白芷晴立刻将手中的杂志给放下了,一双美眸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爷爷刚才没有为难你吧!”白芷晴看着陆天星说道。

  “没事,爷爷还是深明大义的,没有为难我。”

  陆天星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缓缓的走到白芷晴的身边坐下,搂着白芷晴的柳腰,嗅着白芷晴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心情一下子变得平静了下来。

  白芷晴并没有什么动静,而是将脑袋依靠在陆天星的肩膀上,轻声开口说道:“红月没事了吧!”

  “没事了。”

  陆天星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只不过我担心红月这几天心情恐怕都不会太好,我去京城之后,你暂时还是不要让她离开魔都,让她的心情平静下来之后,在让她接收希望慈善基金会吧!”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在救下红月之后,还顺道解决掉了幕后主使者。”

  陆天星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这个幕后主使者就是她的亲生父母。”

  “红月的亲生父母?你不是跟我说他们已经离开魔都了吗”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微微有些错愕的说道。

  “没有,他们和孙雄联合了起来,利用一个谎言,把红月骗了出去,然后绑架了红月。”

  “这件事情红月知道了?”

  “知道了。”

  陆天星点了点头,长叹一声说道:“虽然这件事情被解决了,孙雄被我杀了,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我也让玫瑰将他们送到国外去了,但是,我担心红月心中有什么各大,会做什么傻事,所以这段时间,还是别让她离开魔都,最好让她心情平静下来之后再说。”

  “我知道,刚好你明天离开,紫苑小区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到时候让红月过来跟我一起住,大家也好做个伴。”

  白芷晴看了一眼陆天星,最终选择点了点头,她曾经也经历过这些,很清楚当自己被亲生父母给卖了的时候,那种痛苦有多么的撕心裂肺,栾红月现在心中有多么的痛苦,可想而知。

  听到白芷晴答应下来,陆天星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微笑着说道:“老婆,现在时间还早,不如我们一起去超市逛逛怎么样,顺道买些菜回来,今天晚上我下厨,做些你们喜欢吃的菜怎么样。”

  “好啊,我跟你一起去,不过,我要吃糖醋排骨和红烧鱼。”白芷晴仿佛一个小女孩一样,撅着说说道。

  “没问题,今天我就让你看看陆大厨的本事,让你把舌头都吞掉。”

  “陆天星,你不吹牛会死吗?陆大厨,你咋这么不要脸呢!”

  “老婆,我什么时候吹牛了?还记得我们结婚前,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一夜七次郎吗?现在如何,我吹牛了吗?我告诉你,真男人,从不吹牛。”

  “你给我去死吧,色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