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你知道挑衅我的代价是什么吗?”

  陆天星深吸了几口气,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我就挑衅你了,你能奈我何?”

  玫瑰掩嘴轻笑了起来,手指轻轻的在陆天星脸上划过,吐~气~如~兰,一股带着兰花香味的气息扑面而来。

  陆天星心脏一阵剧烈的跳动,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人,心中的火焰渐渐压过了理智,温~香~ruan~玉在怀,若是没有其他的动作,那就真不是男人了。

  陆天星微微低下头,瞬间吻在了玫瑰红~唇~上,迅速的抓住了那一条丁~香~小~舌,进行攻城略地。

  “小男人,你该不会是想要玩真的吧!”

  玫瑰吓了一跳,连忙推开陆天星,她只是想要逗一逗陆天星而已,那里会想到陆天星真敢这么做,她可不想有朝一日在新闻上出现‘玫瑰慈善基金会会长皇甫玫瑰和白氏集团当家人白芷晴抢男人’这样的新闻,对她来说,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只适合做情人,而不是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怎么,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怕了?”

  陆天星眉毛一挑,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

  “怕了?我会害怕?小男人我是怕你玩不起。”

  玫瑰冷哼一声,嘴角浮现出狡黠的笑容,在陆天星疑惑的目光下,缓缓的蹲下了身子。

  我去,这女人该不会是想……。

  陆天星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下一刻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传遍全身,让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开始享受了起来,这妖精太会玩了。

  ……

  一个小时后,陆天星出现在清泉别墅区的大门口,回想起刚才别墅中发生的事情,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

  “这个妖精,太you人,差地就把持不住了。”

  陆天星微微感概一声,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他最终没有选择和玫瑰来一场不可描述的战斗,而是选择享受了一番玫瑰的服务之后就离开了别墅。

  “话说,如果今天这件事情要是让芷晴知道,她会不会掐死我。”

  陆天星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一想到白芷晴,陆天星就感觉到一阵头疼,白芷晴和林倩茹不一样,如果说林倩茹还有可能接受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那么白芷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芷晴是谁,标准的都市女强人,想让她接受和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困难重重,至少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的可能,除非出现一个能改变的契机。

  至于林雅妃和玫瑰则是同一类人,特立独行,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需要男人时时刻刻陪在她们的身边,换句话说,她们只需要男人在她们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们眼前就行了,其他的时间爱干嘛就干嘛。

  “唉,算了,想多了头疼,走一步算一步,反正我是不会放手的,大不了把几个女人全部灌醉了,然后把你们统统一网打尽了。”

  陆天星狠狠的扔掉了手中的香烟,一脸蛋疼的看着周围,难道富豪区就不来出租车吗?

  他都在这里待了半天了,别说是拦到出租车了,连出租车的毛也没有看到,只能走到几百米之外的马路上,继续等车了。

  与此同时,白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白芷晴坐在办公室中,虽然桌面上摆着文件,但明显的心不在焉,眼神时不时的扫射电脑上的时间,然后望着门口。

  这会儿都快十一点钟了,陆天星居然还没有出现在公司,昨天晚上又没有回家,万一遇到了危险怎么办,而且,这家伙桃花运的这么旺,万一被哪个狐狸精给勾~引~住了怎么办。

  越是这么想,白芷晴觉得自己的心就越乱,拿着签字笔在纸上使劲的戳着:“陆天星,这个死色狼,你要是敢背着我在外面乱~搞,小心我对你不客气,这都快十一点了还不来上班,你信不信我扣你工资,扣你奖金,你这个混蛋,不知道我担心吗?我扎,我扎你的小人头,扎你的小心肝,扎你的大头鬼。”

  白芷晴嘴里轻声嘀咕着,眼眸中却带着一丝担忧,生怕陆天星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哪怕是过去了好几天,思念陵园发生的一幕幕依旧清晰的在她的脑海中回荡,尤其是马路周围数百米范围被破坏的干干净净,仿佛被炸弹炸过一样的画面不断的在脑海中回放,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人会拥有这么可怕的破坏力,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白芷晴依旧感觉到一阵胆颤心惊,心有余悸,难以平静。

  “陆天星,你这个王八蛋,都快十一点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小心我再也不理你了,不,一个月之内不准你上~床~睡觉。”

  白芷晴低声喃喃自语,只感觉一阵心乱如麻,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往日只要一到上班时间,她就会进入工作状态,可是现在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满脑想的都是陆天星是不是出事了,或者和某个狐狸精在滚~床~单。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要是让我听到有其他女人的声音,陆天星,我保证,你死定了。”

  白芷晴猛地扔掉手中的签字笔,拿起放在旁边的手机,想要解锁打电话,却又停住了。

  万一拨通陆天星的话,他真的和女人在滚~床~单怎么办,她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认输,然后离开陆天星,让别的女人得意吗?

  想到这里,白芷晴顿时又放下了手机,她宁愿当作一个爱情傻瓜蒙在鼓里,失去了陆天星,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爱上一个人或许只需要一瞬间,一秒钟,但想要忘记一个人或许就需要一年,甚至是一辈子,代价太大了。

  而就在这时,只听见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白芷晴立刻抬起头,眼神充满惊喜的看着门口,希望能在第一时间看到陆天星。

  当看到是蓝心进来的时候,白芷晴眼神一黯,俏脸立刻恢复了往日的冰冷:“蓝秘书,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蓝心诧异的看了一眼白芷晴,她刚才明明看到白芷晴眼中一闪而逝的惊喜,那眼神就仿佛是正在等待情郎的少女,在看到情郎到来时一样,一模一样的眼神。

  可是,当她准备仔细观看的时候,这一抹亮光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白芷晴依旧是往日那个冷若冰霜的白总,没有丝毫变化。

  听到白芷晴问自己,蓝心回过神来,连忙说道:“白总,刚才前台接待打电话来,说有一个叫做司马凌云的男人来找陆助理。”

  “找陆助理的?”

  白芷晴眉头一皱,道:“你告诉他,陆助理现在不在,让他在会客室等一下!”

  “是,白总。”

  蓝心点点头,正打算转身出去,关闭的办公室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一双眉毛如同出鞘宝剑一般,十分的凌厉,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

  看到这个男人,蓝心微微一愣,挡在白芷晴面前,厉声道:“你是谁,你是怎么闯进来的,立刻出去,不然,信不信我们报警将你抓起来。”

  说着,蓝心从口袋中摸出了手机,一脸警惕的看着司马凌云。

  白芷晴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却变得冰冷起来,浑身上下散发出嗖嗖的冷气。

  司马凌云仿佛来到了自己家一样,打量了一下周围,坐在了沙发上,冲着蓝心说道:“麻烦你给我泡一杯茶,我不喜欢国外的咖啡。”

  “你……。”

  看到这个陌生男人对着自己颐指气使,蓝心勃然大怒,胸膛剧烈的起伏,小拳头使劲的捏在一起,恨不得冲上去给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几拳。

  “蓝秘书,你先出去,给他泡一杯茶。”

  白芷晴制止了蓝心,在司马凌云的身上,她感觉到了一种和陆天星差不多的冷意,这是一种对生命漠视的冷意。

  “是,白总,我知道了。”

  蓝心不甘心的应了一声,美眸恶狠狠的瞪了司马凌云出去,气鼓鼓的走了出去。

  对于蓝心的态度,司马凌云没有任何的在意,只是笑了笑。

  “不知道阁下是谁,我应该不认识阁下吧!”

  白芷晴看着司马凌云,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男人表面上笑脸吟吟的,但你若是惹到他,他会在一瞬间撕碎身上的伪装,化身最可怕的敌人。

  司马凌云微笑着说道:“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了,司马凌云,陆天星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白小姐。”

  “司马凌云。”

  白芷晴微微一愣,她似乎从来没有听陆天星说过自己有这么一个朋友,沉声说道:“那不知道司马先生今天突然闯到我办公室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当然,是来见见老朋友了。”

  司马凌云微笑着说道:“怎么,陆天星不在吗?”

  “他出去有事了。”白芷晴开口说道。

  “那我在这里等一下好了,白小姐,你不用紧张,我和陆天星是老朋友了,这一次冒昧前来,只是见一见老朋友而已。”

  司马凌云看着白芷晴,眼神没有任何的改变,哪怕白芷晴长得非常漂亮,在他的心中还不如一本剑法秘籍。

  “没关系,那你现在这里做着好了,陆助理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白芷晴淡淡一笑,重新坐下来,低头处理着文件。

  司马凌云耸耸肩,开始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他这一次不仅仅是来看陆天星的,而是想要找陆天星来一场巅峰对决,希望能够在和陆天星的战斗中,找到突破神话级的方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