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水,转瞬即逝,转眼已经是第二天。

  当天空泛起一丝鱼肚白的时候,陆天星如同往常一样,不用闹钟响起,准时的生物钟已经驱使着他苏醒了过来。

  而白芷晴则是枕着陆天星的胳膊,睡得非常的香甜,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仿佛在做着什么甜蜜美梦。

  陆天星生怕惊醒了白芷晴,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胳膊从白芷晴的脑袋下抽出来,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斜靠在床上,目光幽幽的看着前面墙壁出神,脑海中开始思索着自己去京城之后,将要面临的种种事情。

  通过昨天晚上曼陀罗的消息,还有他在等白芷晴睡着之后,和安琪儿打过电话得到的消息,陆天星基本上完全可以确定,他这一次的京城之行绝对不太平。

  杨家,艾薇儿这两个势力百分之百会对他出手,圣山和美国超人战队几乎也恨不得对他杀之而后快,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隐藏的非常深,比这些势力都要可怕的天神在对他虎视眈眈,这一路绝对不太平,甚至可以说是血雨腥风,九死一生。

  但是陆天星心中更加的清楚,九死一生,好歹也有一线生机,他要是不去京城的话,那就是十死无生,连唯一的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默默的在脑海中梳理着去京城之后会遇到的种种麻烦,陆天星再次长叹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思绪,低下头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白芷晴,脸上露出一个温馨的笑容,白芷晴和林倩茹这些女人,就是上天赐给他的最好的宝贝,哪怕是拼劲全力,他也要守护她们。

  或许是觉察到了陆天星的目光,还是因为没有了手臂枕着的不适应,白芷晴的眼睫毛轻轻的颤抖了几下,紧接着缓缓的睁开了美眸。

  当看到陆天星注视着自己的时候,白芷晴脸上露出一个迷人而又充满幸福的笑容,看着陆天星说道:“你怎么醒这么早?”

  “我也是刚刚醒来,倒是你,今天还要上班,这么早醒来做什么?”

  陆天星亲昵的抚摸着白芷晴的俏脸,伸手替白芷晴整理有些凌乱的秀发。

  “我睡不着。”

  白芷晴轻轻的摇了摇头,整个人很自然的趴在了陆天星的怀里,再次开口说道:“天星,你今天是不是打算去京城了。”

  “恩,今天就要去京城了。”陆天星点了点头说道。

  “陆天星,我知道你是一个男人,我也没有办法劝说你留在魔都,但是我想要告诉你,打不过就跑,我和倩茹都会在魔都等着你平安归来。”白芷晴轻声说道,眼眸中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担忧之色。

  “老婆,你放心好了,我知道的,打不过我就跑,我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见你的。”陆天星抚摸着白芷晴的秀发,微笑着说道。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陆天星心中却带着一丝不开的忧虑之色。

  对方既然在京城布下一个光明正大的局在等着他,那么肯定就不会让他活着离开京城,这一次去京城就是九死一生,说明他能活着的机会只有这一线生机,就看他能不能抓住这一线生机了。

  陆天星和白芷晴又在床上说了一番话,等到阳光完全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之后,陆天星这才从床上起来。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陆天星和白芷晴打了一声招呼,率先从楼上走了下去。

  客厅当中,白桥山正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今天的报纸,认真的浏览着,在听到楼上传来的脚步声,立刻扭过看过去,淡淡的说道:“起床了。”

  “恩。”

  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从楼上走下来之后,从口袋摸出一根香烟,递给白桥山,然后自己也点燃了一根烟。

  “你是不是打算今天离开了。”白桥山看着陆天星开口说道。

  “恩,待会吃过早餐,送芷晴去公司之后,我就准备去京城。”

  “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一点,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冷静的头脑。”

  白桥山看着陆天星,郑重的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千万不要自乱阵脚,一定要保持万分冷静的头脑,这才是你活下去的根本,想要活着,全靠它。”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记住你的话的。”陆天星点了点头说道。

  “你能记住就好,千万不要逞强,我已经和我的那几个老兄弟打过招呼了,你要是真的到了无法抵挡的地步,一定要打电话给他们,他们会救你的。”白桥山看着陆天星,重重的说道。

  陆天星在听到白桥山的话之后,脸上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爷爷,你放心,我没事的,再说了,我还没有和芷晴给你生一个曾孙呢!没有给我陆家留下香火呢!我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命的。”

  “你明白就好。”

  白桥山看了一眼,陆天星,心中幽幽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再说什么。

  等到白微微和曼陀罗两人从外面晨跑回来之后,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吃过早餐,在何彩兰千叮万嘱的声音之下,两人没有任何的停留,开着车,径直离开了白家祖屋。

  大约八点半的时候,陆天星开着车将白芷晴送到了白氏集团,刚刚走进大厅,陆天星就看见林倩茹那俏丽的身影站在大厅当中。

  当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走进来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大步流星的朝着陆天星走了过来。

  “天星,我先上楼了,待会你走的时候,不用专门上来跟我说一声。”白芷晴在看到林倩茹走过来之后,目光看了一眼陆天星,轻声说道。

  话音落下,没有等陆天星再次开口说什么,白芷晴笑着和林倩茹打了一声招呼,立刻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天星,你今天就要走了吗?”林倩茹走到陆天星身边后,立刻开口问道。

  对于陆天星要去京城的事情,林倩茹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昨天晚上陆天星也打过电话跟她说过,不然的话,今天早上林倩茹也不会特地在大厅等着陆天星。

  陆天星点了点头:“恩,待会就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林倩茹一脸温柔的看着陆天星,就仿佛在注视着即将出远门的丈夫一样,笑着说道:“我没事,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对了,芷晴这一次跟着你一起去吗?”

  “芷晴不去,我让她留在魔都,现在白氏集团正值发展高峰,芷晴坐镇在白氏集团才是最重要的。”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

  不是他不想带着白芷晴去京城,但是这一次京城之行,连他都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完好无损的活着离开京城,如果带着白芷晴去京城的话,那就真的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那你一路小心,我会在魔都等你回来的,到时候我给你一个惊喜。”林倩茹看着陆天星,一脸温柔的说道,如果不是考虑在大厅当中,她恐怕早就忍不住扑倒陆天星的怀里去了。

  “倩茹,就冲你这一句话,我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回来的,到时候我脱光了给你好好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受伤怎么样,。”

  陆天星故意压低了声音,冲着林倩茹眨了眨眼睛。

  听到陆天星这么赤果果的话,林倩茹俏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目光像是做贼一样扫过周围,当发现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一幕之后,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她虽然不介意和陆天星曝光彼此的关系,但是却不想因为她,而让陆天星背负骂名,让白芷晴时时刻刻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

  “倩茹,咱们就这么说定,我先走了。”

  说话间,陆天星走上前去,直接将林倩茹抱在怀里,重重的抱了一下,没有犹豫,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陆天星害怕自己再留下和林倩茹说几句话,就真的舍不得走了。

  林倩茹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将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美眸中带着强烈的担忧之色,却没有开口,默默的目送着陆天星离开。

  而陆天星和林倩茹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白氏集团的保安部,薛曼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巨大的落地窗前面,看着楼下陆天星的身影从大厅当中走出来,拦着一辆出租车离开了白氏集团。

  “陆天星,你一定不要出事,否则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看着出租车消失在自己的实现当中,薛曼低声喃喃自语一声,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出租车当中,陆天星并没有选择自己开车去京城,而是选择乘坐飞机,对于他来说,他这一次去京城除了破解这场局,更是当一个诱饵将那些鱼儿全部钓出来,根本不需要低调的出现,直接大张旗鼓的去就行了。

  目光遥望着窗外的景色,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杀意。

  这一路是生是死,全然未知,但是陆天星知道自己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活着从京城当中走出来,不为他自己,更是为了那群深爱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的亲人,他都要活着从京城当中走出来。

  这一路注定风起云涌,注定要血雨腥风,但是陆天星浑然不惧,他要高歌猛进,佛要灭我,就让天下无佛,神要灭我,就让天下无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