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入京,一路高歌猛进,是猛龙过江,还是蚍蜉撼树,没有人知道。

  但是当陆天星在机场乘坐着飞机冲天而起的时候,陆天星进京的消息就仿佛洪水一般席卷了整个华夏大地,在顷刻之间,传遍了大江南北,让所有人为之震动。

  现在的京城对于陆天星来说就是龙潭虎穴,几乎是一个死亡绝地,一旦进去了,那就是有死无生,但是陆天星偏偏还朝着京城去,这到底是愚蠢,还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没有人知道,但是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在了京城。

  京城,杨家。

  “哈哈哈,陆天星,没想到你这个小杂种还敢来京城,你终于来京城了,杀了我杨家的人,你竟然还敢来京城,你这是自寻死路,这一次,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就跟当年你父亲一样,死无葬身之地,我要把你挫骨扬灰,以泄我心头之恨。”

  杨安龙坐在客厅沙发上,眼中闪烁着狰狞暴戾的杀意,对于陆天星的恨意可以说早就突破到了天际。

  要不是陆天星,杨家这一次也不亏输得这么惨,连所有安排在炎黄组的弟子和长老都被司马凌云给踢出来了,要不是陆天星,杨家怎么可能会损失那么多的高手,这一切都是陆天星,陆天星不死,他于心不安。

  “杨家主,我劝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现在陆天星还没有死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在杨安龙的耳边响起。

  伴随着身影,一个妖娆的身影缓缓的从外面走进来,精致漂亮的俏脸上带着一丝凝重之色。

  “圣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现在想要退出吗?”

  杨安龙在听到艾薇儿的话之后,语气陡然变得有些冰冷了起来。

  “退出,我艾薇儿如果想要退出,早就退出了,还会跟你联合吗?”

  艾薇儿冷笑着说道:“我只是想要奉劝杨家主,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否则,吃亏的早晚会是你,陆天星是谁,我想杨家主你应该非常的清楚,他既然敢来京城,你觉得他会没有任何的准备吗?”

  听到艾薇儿的话,杨安龙的眉头皱了皱,沉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陆天星这个小杂种还有其他的后手?”

  “当然,不然你以为陆天星为什么会在西方混的风生水起,你要是敢小瞧他的话,杨家主,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一定会死在他的手上,包括杨家在内,也会一起覆灭掉。”

  “圣女,你未免也太抬举这个小杂种了,不可否认,他的修炼天资放眼天下,也是屈指可数的存在,但是,你别忘了,这年头夭折的天才多得是,就凭他一个小小的神话级中期,还翻不起什么风浪。”

  杨安龙眼中闪烁着狠辣的光芒,压根就没有将陆天星放在眼中。

  “抬举?”

  听到杨安龙的话,艾薇儿眼底深处闪过浓浓的嘲讽之色,怪不得杨家被陆天星和陆家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杨家主,我从来不会低估我的对手,也不会抬举我的对手,我只是想要告诉你,陆天星当年能凭借一己之力在西方成立地府佣兵团,并且将它在短短几年之内打造成一个顶尖雇佣兵团,并且在华夏混的风生水起,你觉得他是一个普通人吗?”

  “是不是普通人不知道,我只知道陆天星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死。”杨安龙沉声说道。

  听到杨安龙的话,艾薇儿目光一闪,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是希望杨家主,你记住我们的合作。”

  “这一点圣女完全可以放心,我既然答应和你合作,自然不会食言而肥。”

  “那就好,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杨家主,那我先告辞了。“

  艾薇儿深深的看了一眼杨安龙,也没有开口在说什么,转身朝着外面走出去。

  看着艾薇儿的背影,杨安龙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如水了起来,带着一丝森然的杀意。

  “艾薇儿,教廷圣女,先让你张狂一段时间,哼,你真以为我杨安龙是傻子吗?哈哈哈,这一次不管是你死,还是陆天星死,都是我杨家坐收渔翁之利,我等着你们鱼死网破,哈哈哈……。”

  一个充满狰狞和畅快的笑容在客厅中响起。

  与此同时,在马路上,一辆劳斯莱斯在马路上飞驰而过,吸引着不少的人目光。

  艾薇儿满脸严肃的坐在车里,脸色冰冷,让人根本猜不透她的内心之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圣女,你真的决定和杨家合作吗?”在艾薇儿的身边,一个头发花白,典型的白人面孔的老者开口问道。

  “查尔斯长老,这里是华夏,不是西方,我们在华夏没有多少根基,甚至还有不少的仇人,如果我们不和杨家合作的话,想要杀死陆天星基本上很难,一旦杀不了陆天星,我们来华夏的目的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艾薇儿回过神来,看着老者,淡淡的说道。

  查尔斯,教廷的红衣大主教,实力已经达到神话级后期,也是艾薇儿在教廷的支持者之一,否则,艾薇儿来华夏也不可能带着查尔斯。

  “可是圣女,你有没有想过杨家是不是跟我们真心合作,如果他们到头来对付我们怎么办。”老者查尔斯皱着眉头说道。

  “我知道。”

  艾薇儿语气平静的说道:“杨家当然不可能真心我们合作,恐怕在杨安龙的心中恨不得我死,然后好嫁祸给陆家,自己则是坐收渔翁之利,既然他想要算计我,我干脆将计就计,用他的力量来替我们铲除陆天星,何乐不为。”

  话音落下,艾薇儿将目光望向了窗外,绝美的脸蛋上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杨家在暗中算计她,这一点完全可以心知肚明,甚至可以说,所有和陆天星有仇的家族都在暗中算计她。

  因为只要她死在华夏,那么就可以将这件事情嫁祸给陆天星,嫁祸给陆家,挑起整个华夏武者圈对陆天星和陆家的敌对,到时候,教廷再从旁边施压,陆家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灰飞烟灭,毕竟,陆家再强,也强不过整个华夏。

  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她死亡的境地上。

  艾薇儿心中十分的清楚,她在京城布置口袋,等待陆天星上门送死,可以说,陆天星这一次京城之行是九死一生,但是她有何尝不是,身边的危险一点儿也不会比陆天星少,但是艾薇儿却浑然不惧,一丁点儿都不担心,因为在华夏有很多人不希望她死,而且,只要司马凌云不允许她死在华夏,她就不会遇到什么太大的危险,炎黄组,虽然已经腐朽,但也不是什么世家挑衅的,一旦触碰到炎黄组的底线,没有一个家族能挡得住炎黄组的报复。

  而与此同时,相比于华夏的艳阳高照,远在万里之遥的的纽约却是灯火通明,寓意着夜生活的降临。

  在摩根家族的驻地当中。

  安琪儿身穿着一件紫色的睡衣,果露在外面的肌肤格外的诱人,xing感的锁骨在配上那深不见底的沟壑和两座高耸的山峰,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尤其是那睡衣紧紧的包裹着安琪儿的翘tun,修长的美腿也果露在空气当中,给人一种无限遐想的机会,恨不得撕碎这碍事的睡衣,去看看里面的完美风景。

  此刻的安琪儿右手端着一杯红酒,赤足站在落地窗前,一双清澈迷人的眸子安安静静的看着摩根家族的夜景,眼神带着一丝张狂,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野心,要不了多久,她就将成为这里的唯一掌控者,她的话就是圣旨。

  水晶酒杯凑到樱唇边,安琪儿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突然抬起头,遥望着东方,眼中带着一丝担忧之色。

  突然间,安琪儿的身后传来一阵敲门声。

  安琪儿头也不回的淡淡的说道:“进来。”

  话音落下,一个身材火辣的西方女郎推开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安琪儿的贴身心腹,艾比。

  艾比在走进房间后,看了一眼安琪儿,立刻恭敬的说道:“小姐,刚刚得到从华夏传来的消息,判官,在华夏时间十点左右,乘坐飞机前往京城了。”

  “你确定?”在听到艾比的话之后,安琪儿陡然回过头,沉声说道。

  “我已经确认了好几遍,这个消息完全正确。”

  艾比重重点了点头,看着安琪儿说道:“首脑,我们现在要不要有所行动,美国超人战队和圣山的人也已经前往华夏,如果我们再不派人过去的话,判官在京城恐怕就危险了。”

  听着艾比的话,安琪儿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这件事情,天使情报站暂时不需要轻举妄动。”

  “可是,首脑,如果是这样的话,判官恐怕……。”

  “这件事情我知道。”

  安琪儿直接打断艾比的话:“我相信判官,他既然敢去京城,那么必然有准备,艾薇儿想要杀他,几乎不可能,何况,司马凌云也不可能让判官死的,而且,这一战,未必会打得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