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你走了那我怎么办啊?”

  听到沈曼君的话,陆天星脸色一垮,这女人是存心的把!

  刚刚把自己的火焰给勾起来,这女人就准备拍拍屁股要走人了,那自己怎么办,难不成用手来解决。

  看着陆天星垮掉的脸色,沈曼君忍不住的捂嘴轻笑一声,一脸戏虐的看着陆天星:“谁让你这个家伙这么猴急的,我明明只是想要抱你一下,谁知道你会得寸进尺,这可怪不得我,你自己好好憋着吧!我先走了,拜拜。”

  说完之后,沈曼君抬起头在陆天星的嘴巴上亲了一下,朝着陆天星潇洒的挥了挥手,小跑着步子朝着车子的方向跑过去,在陆天星的目光之下,开着她的悍马h2绝尘而去。

  看着沈曼君驾驶着车子绝尘而去,陆天星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苦笑,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心中寻思着要不要去酒吧找个女人泄泻火,还是守身如玉,回酒店睡觉,亦或者瞒着沐青川,偷偷摸摸进入沐家,找沐晴雪做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

  而就在陆天星胡思乱想的时候,自己放在口袋中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震动,竟然是沈曼君发来的一条短信:“我的小男人,这一次真的很抱歉了,等下一次有机会的话,人家一定好好陪陪你,弥补今天的损失,到时候什么姿势都可以满足你哦。”

  陆天星看着沈曼君发过来的这条短信,差点将手机给捏爆,故意的,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明知道他现在火焰燃烧,还敢发这种挑衅的短信,这不是要玩死他吗?

  站在原地苦笑一声,陆天星将手机放进口袋当中,脑海中却闪过一抹疑惑之色,沈曼君的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沈曼君这么着急的赶回去。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陆天星干脆摇了摇头,不在想这些,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股烟雾从嘴里缓缓的喷了出来。

  刚准备离开这里,紧接着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陆天星的眼神陡然变得冷厉了下来,一丝丝冰冷的杀意从身上散发出来,带着一丝冰冷刺骨的感觉。

  陆天星目光扫过周围,对着空气,缓缓的开口,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难不成你们教廷的人全部都是一群缩头乌龟,只敢隐藏在暗处,不敢出现吗?”

  伴随着陆天星的声音落下,一个淡淡的女声在空气中传来:“判官不亏是判官,我自问应该没有泄露任何的气息才对,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伴随这个女声的响起,一个身材火辣,容颜漂亮的西方女郎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陆天星身边不远处,一双美眸如同蓝宝石一般落在陆天星的身上,语气波澜不惊,但是身上却带着一丝凌厉的气息。

  “你们教廷身上的带着那种虚伪的光明,我隔得老远就闻得到,跟狐臊味一样,倒是你堂堂的教廷圣女,什么时候也学会黑暗议会的那一套,喜欢藏头露尾了。”陆天星看着眼前的艾薇儿,语气平静的说道,丝毫没有任何烟火气息存在其中,就仿佛两人不是敌人,而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

  “哼,我藏头露尾关你何事,倒是你,堂堂的判官居然是一个人渣,明明已经有老婆了,居然还在外面勾三搭四,你就不怕我把这些告诉你老婆吗?”艾薇儿看着陆天星,用一口纯正的华夏语说道。

  “圣女,貌似这不管你的事情吧!你难不成你看我长得帅,对我一见钟情了,所以对我在外面勾三搭四显得很不爽,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勉勉强强可以收你做我的第九十九房姨太太,你放心好了,我的战斗力完全有保障,完全可以做到雨露均沾,让你快活似神仙,说起来,能够将教廷圣女给压在身下,想想还真有一点小激动。”

  陆天星看着艾薇儿,脸上带着一丝猥琐的笑容,目光在艾薇儿的身上打着转,重点落在艾薇儿那傲人的圣女峰上。

  很大,一只手恐怕都掌握不过来,这西方女人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一个比一个大。

  愕然的听到陆天星的话,在感受到陆天星在自己身上打转的猥琐目光,艾薇儿的那湛蓝的眸子当中立刻闪过一道森然杀意,一道浓烈的光明气息陡然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攻击轰向陆天星。

  “破。”

  看着呼啸而来的攻击,陆天星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向前踏出,一道真气一闪而逝,直接将这一道攻击给碾压的粉碎,脸上丝毫没有的怒火,反而淡笑着说道:“圣女,你这么容易被人挑衅,这可不是一个好的上位者应该做的,上位者应该心机深沉,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就算我杀你全家,睡了你老婆,你也要对我笑脸相迎,这才是上位者的心境。看来你的心性还不够,这辈子估计也当不上教皇了,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我不就是杀了教廷圣子吗?至于让你这么煞费苦心的到华夏来对付我吗?甚至不惜以身犯险,我曾经貌似没有的罪过你吧!”

  话音落下,陆天星猛地拍了一下巴掌,一脸错愕的说道:“该不会是教廷圣子是你的姘头,我杀了你的姘头,你这才找我报仇吧!不得不说,艾薇儿,你的眼光真差,霍尔德那种垃圾你也看得上。”

  “你放屁,你才看上他了。”

  艾薇儿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脸色刹那变得铁青了起来,一双美眸几乎喷火的看着陆天星,声音带着掩盖不住的寒意:“判官,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也好让你死得明明白白,你来记得一年半之前,八月二十五号,在中东发生的事情吗?这是我一辈子的耻辱,我永远记得哪一天,从哪一天开始,我就发誓,如果有朝一日,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用你的鲜血来洗刷我的耻辱……。”

  “一年半以前,八月二十五号,中东。”

  陆天星微微一愣,有些愕然的看着艾薇儿,上下打量着艾薇儿,紧接着像是想起什么,惊讶的说道:“你是中东子弹酒吧的那小妞?”

  陆天星瞪大了眼睛,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艾薇儿,他怎么没有想到当初自己在中东子弹酒吧随便勾搭上的一个小妞居然会是教廷圣女,这未免也狗血了一点。

  那是差不多一年半以前发生的事情了,他当时还没有离开地府佣兵团回到华夏。

  当时地府佣兵团刚好在中东完成了一件任务,覆灭了一个杀手组织,而对于雇佣兵来说,杀人之后,最好的宣泄方式就是喝酒和找个女人做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了,他不喜欢中东战场附近游走的黑妞,所以干脆找了一间酒吧喝喝酒,结果刚好遇到一身西部牛仔打扮的艾薇儿,两人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就看对眼了,喝完酒之后,两人就稀里糊涂的滚了床单,做了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而且,滚完床单之后,他知道,艾薇儿这小妞竟然是第一次。

  本着你情我愿的心思,陆天星也没有多想,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直接留下了一笔钱,然后离开了酒吧,毕竟,在酒吧喝酒,并且喝完酒就和男人滚床单的女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良善的女人。

  只不过陆天星怎么没有想到,当初一身牛仔打扮,在床上表现的十分狂野的艾薇儿,竟然会是教廷的圣女。

  “你终于想起来了。”

  艾薇儿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俏脸上的寒霜变得越发的浓郁起来,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她压根不会和陆天星滚床单,但偏偏在去酒吧之前,她中了黑暗议会的招,结果才会稀里糊涂的滚了床单。

  如果说因为中了黑暗议会的招,而不得不和陆天星滚床单,这一点艾薇儿虽然愤怒,但至少还可以接受,毕竟这是迫不得已,还算是情有可原,但偏偏在她醒过来之后,陆天星已经消失了,在她的枕头旁边居然放着一笔钱,这直接点燃了艾薇儿的怒火。

  这是什么意思,留下一笔钱,当她艾薇儿出来卖的吗?

  从那一刻起,艾薇儿就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找到陆天星,将陆天星给碎尸万段,用来洗刷她的耻辱。

  只不过当她知道陆天星身份的时候,陆天星已经离开了西方世界,回到了华夏,让她无可奈何,现在她终于找到机会了,终于要报仇了。

  看着艾薇儿那充满杀意的眸子和身上升腾的杀意,陆天星摸了摸鼻子,苦笑着说道:“艾薇儿,你好歹讲点道理好不好,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我坐在哪里好好的喝着酒,结果你走过来,非要跟我喝酒,这关我啥事啊,再说了,我带着你去滚床单的时候,你不是也没有拒绝,不是吗?而且,你不知道你那天晚上有多么的疯狂,比我还要疯狂,要了一次又一次,还叫着喊着要骑马,搞得我小兄弟都磨破皮了,你知道吗?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