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再跟老子说这种话,小心老子跟你翻脸。当年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不过,老大我不得不佩服你的眼光,嫂子长得很漂亮,又是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难怪老大你舍得躲在这里不回去,换做是我,我也愿意。不过,老大,你最好自求多福,千万不要让曼陀罗那个小丫头知道,不然,你想想是什么后果。”

  电话那头浮屠的声音带着一丝强烈的幸灾乐祸。

  “浮屠,你现在越来越八卦了。不过呢!我不知道曼陀罗知道这件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我敢肯定,你说的这些话要是让曼陀罗听到的话,那你晚上就不要睡觉了,说不定就会有一些毒蛇,或者蝎子跑到了你床上去了,要么你吃饭的时候,指不定会吃到什么,你信不。”

  “额!老大,你说什么呢!我听不见,哎哟,我这里风太大了,信号被吹动了,收不到信号了,嘶嘶嘶,老大不说了,我先挂了,等有时间在联系你。”

  电话很快被打断了。

  陆天星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摇摇头,抬起头望着悬挂半空的皎月出神。

  ……

  与此同时,在魔都一座大厦的楼顶,一个身穿白衣,面容沉稳的年轻男子站在那里,手上拿着一台最新的水果手机,手指头微微一用力,手掌心的手机瞬间化作一团飞灰,随风飘散而去。

  “地下世界看来是平静的太久了,让所有人忘掉了地府佣兵团曾经杀得血流成河的画面了,敢打嫂子的主意,就由我浮屠来终结你们的生命,送你们上黄泉路。”

  年轻男子低声喃喃自语,身影竟然化作了一抹璀璨的刀光,破空而去,消失的在天空之上。

  第二天一大早,睡得迷迷糊糊的陆天星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老婆,你知不知道扰人美梦如同杀~人`父~母,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你能不能把手机关掉,吵得人睡不着。”

  陆天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有些不满的看向白芷晴的位置,当看清楚时,眼睛为之一亮,这早上的风景果然不错。

  白芷晴绝对属于那种纯天然的美女,不施粉黛的俏脸,光滑柔嫩,仿佛刚刚剥壳的熟鸡蛋,白里透着红,丝毫没有那种卸了妆就认不出来的感觉,迷迷糊糊的双眸,带着一丝丝呆萌的气息,让人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的蹂~躏一番,因为睡觉的关系,有些宽大的睡衣已经滑倒了旁边,露出丝丝遮掩不住的风景。

  “这雪白的肌肤我给九分,不给你满分的原因是怕你骄傲。”

  陆天星想起最近风靡网络的一句话,放在这里恰恰好。

  “陆天星你不能说点好听的吗?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猪吗?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了,还有不要给我说话,要是让别人知道我和你睡在一个房间,你知道下场是什么。”

  白芷晴狠狠的瞪了陆天星一眼,不露痕迹的整理一下自己的睡衣,拿起电话接通了。

  “我是白芷晴,有什么事情吗?”

  “董事长,大事不好了,今天早上网络上突然出现大量对公司不利的言论,并且说白氏集团马上就要消失了,现在已经有不少散户开始抛售公司的股票,另外还有一股不明势力在狙击我们的股票,对方的资金很雄厚,实力很强,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伴随着声音还有噼里啪啦敲击键盘和分析股市的声音

  “你说什么!”

  白芷晴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浑身上下明显一颤,瞬间从床上站了起来,美眸瞪大,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她怎么没有想到对方的行动会这么快,昨天才针对白氏集团动手,今天就打算在股市上狙击白氏集团,一旦白氏集团出现什么错误,关于天河度假村投资开发的事情恐怕和白氏集团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董事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我们已经投进去不少的资金了,始终无法遏止住对方的攻势,他们正在疯狂的打压我们的股票。”

  “我知道了,你吩咐操盘手,尽全力给我稳住,不要乱,我马上到公司来。”

  白芷晴挂断电话,顾不上和陆天星拌嘴,从衣柜中拿出一套ol制服套装,走进卫生间,换了一身衣服,提着自己的挎包,急急忙忙的下了楼。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匆匆忙忙的走出去,也跟着翻身起了床,倒也没着急去帮助白芷晴解决掉麻烦,白氏集团要是这么容易被狙击成功,那就不是白氏集团了,怎么说也要挣扎一下。

  而且,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女主角往往都是要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英雄才会踩着高昂的音乐出场吗?

  起了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了一套休闲的衣服,陆天星走下了楼,发现白桥山,何彩兰,白微微三人坐在餐桌旁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一边看着电视上的早间新闻,白芷晴则不在餐桌上,显然是听到公司出了问题,连早餐都没吃就走了。

  听到脚步声,三人纷纷抬起头看着陆天星。

  “姐夫,你是不是和姐姐闹矛盾了,怎么姐姐一大早就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了,连早餐都没吃。是不是你强迫姐姐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姐姐打算报警抓你了。”

  白微微眨了眨眼睛,好奇的看着陆天星,上下把陆天星打量了个遍,似乎想要看清楚陆天星和昨天晚上到底有什么区别。

  “小丫头片子不要胡说八道。”

  白桥山瞪了白微微一眼,看向陆天星问道:“天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爷爷,没事,刚才公司的人打电话过来,说公司出了点事情,要她回去处理,爷爷你们不用担心,等会我去公司的时候,给芷晴带一份早餐就好了。”陆天星简单的说道。

  “原来是这事啊,芷晴这孩子也真是的,不就是出了点事情吗?天星你也是,惯着她做什么,早晚给惯出毛病来。”何彩兰抱怨的道。

  “奶奶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婆不就是用来宠的吗?”

  陆天星笑了笑,坐在餐桌前,加入早餐大军的行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