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水,转眼已经是第二天,当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来,照亮整个华夏大地的时候,陆天星也从穿戴整齐的走出了酒店,驾驶着一辆韩子枫昨天晚上让人送过来的汽车,没有任何的停留,朝着机场方向而去。

  而与此同时,在杨家当中。

  杨安龙端坐在沙发上,脸色沉着冰冷,手上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烟雾缭绕之下,一双眸子显得格外的阴森,如同一条毒蛇一样,带着森然的气息。

  在杨安龙的面前,一个身材有些瘦弱的中年男子正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额头上带着一丝汗水,哪怕从进门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十几分钟了,杨安龙都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中年男子却丝毫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只能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安龙将手中的烟蒂扔掉,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你确定你没有看错,昨天晚上艾薇儿和陆天星两人见面了,而且还和陆天星抱在了一起?”

  听到杨安龙的话,中年男子立刻开口说道:“家主,属下可以保证没有看错,自从艾薇儿来到华夏之后,家主你就让属下盯着艾薇儿,属下可以说片刻都不敢放松,一直在暗中盯着,这一切绝对是属下亲眼所见,绝对没有半句谎言,否则,属下天打五雷轰。”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杨安龙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阴沉起来,这一次杨家是和艾薇儿合作,但是现在艾薇儿却在陆天星进京的第一天,两人就在暗中见了面,而且还抱在了一起,这要说两人之间没有什么猫腻,杨安龙打死也不相信。

  “他们除了抱在一起之外,你还看到了什么?”杨安龙再次开口说道。

  “艾薇儿似乎和陆天星说过什么,但是属下害怕被发现了,一直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远远的观望,所以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不过,属下看得出来,艾薇儿好像很愤怒,就仿佛陆天星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样,对了,艾薇儿还和陆天星动过手……。”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打起来过?”杨安龙直接开口说道。

  “没有打起来。”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一直都是艾薇儿一个人在出手,陆天星由始至终都没有出手,后来艾薇儿就被陆天星抱在了怀里,之后两人就分开了,属下担心艾薇儿还会有什么后手,所以一直在暗中盯着艾薇儿,今天早上才来告诉家主。”

  听完中年男子的话,杨安龙并没有当即开口说话,而是深深的抽了一口烟,眉头皱了起来,思索着陆天星和艾薇儿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要知道教廷圣女向来都是高贵的,在教廷的地位也是仅次于教皇,而且,教廷圣女选出来的根本原因是侍奉上帝,绝对不能和任何男人有亲密接触,而艾薇儿这次来华夏的目的是想要杀死陆天星,提升自己在教廷的影响力,让陆老爷子和教廷撕破脸皮,两人都得鱼死网破,自己好在旁边坐收渔翁之利。

  这一点杨安龙相信艾薇儿没有骗自己,艾薇儿眼中的野心是真真切切的存在,对陆天星的杀意也不像是伪装出来的,但是教廷却没有明文规定,教廷圣女绝对不能和任何男人有染,否则,直接废除圣女之位,并且执行火刑。

  既然艾薇儿有野心,那就应该知道和一个男人亲密接触之后会是什么下场,可是现在艾薇儿偏偏和陆天星抱在了一起,这不得不让杨安龙的产生了一丝疑惑之色,难不成艾薇儿和陆天星曾经认识,两人当中甚至发生过什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和艾薇儿合作,那就必须要小心翼翼了,因为女人都是感性的,说不定就在什么时候临阵倒戈了。

  想到这里,杨安龙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压下心头的思绪,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记住这件事情,绝对不允许外传,明白吗?”

  “是,家主,属下告退。”

  中年男子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这才转身朝着外面的走去。

  杨安龙坐在沙发上,心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愤怒,而是低头沉思着陆天星和艾薇儿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理不清这一条脉络,杨家极有可能会被艾薇儿给卖掉。

  而就在杨安龙思量着陆天星和艾薇儿之间关系的时候,在京城一家名为玛利亚的教堂当中。

  艾薇儿正一脸冰冷的看着眼前的一个浑身上下散发出儒雅气息,三十多岁左右的男子,眼中带着冰冷的杀意,浑身上下一道道气势弥漫出来,让人看一眼就就知道她的心情非常的不爽。

  这个男子就仿佛没有看见艾薇儿脸上的寒霜一样,脸上由始至终都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一种贵族的气质,就仿佛来自古老的贵族当中一样。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圣山这一次的领头人,海洋之神,波塞冬。

  “波塞冬,你来我这里做什么,貌似我们教廷和你们圣山井水不犯河水,并没有什么瓜葛。”艾薇儿语气冰冷的说道。

  对于圣山,她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好心情,当初,她在和一次黑暗议会的交锋当中,本来可以将黑暗议会的一个分舵一网打尽的,结果硬生生的被圣山的人从中给搅合了,结果偏偏教廷对这件事情毫不在意,这让艾薇儿心中对圣山充满了不满。

  虽然教廷和圣山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在艾薇儿的心中,圣山就是敌人,对于敌人,自然不需要有什么好脸色。

  面对艾薇儿的冰冷的态度,波塞冬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由始至终都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圣女,你说这话未免有点太见外了,我这一次来找你,可是打算和你合作的,难不成你就打算这么对待自己的未来合作伙伴吗?”

  艾薇儿在听到波塞冬的话之后,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容,冷冷的说道:“合作?我想不到我和你们圣山会有什么合作的可能。”

  “当然有了。”

  波塞冬微笑着说道:“圣女,你这一次到京城来,恐怕是为了判官而来,而我们圣山的目标同样是判官,我觉得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他,圣女,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我不需要任何的合作伙伴。”艾薇儿冰冷的说道,她可以和任何人合作,但是绝对不可能和圣山的人合作。

  在西方世界,圣山里面的人就是一群疯子,一群彻头彻尾的疯子,和一群疯子合作,没有什么好下场,更重要的是,圣山现在主动找她来合作,没有猫腻才奇了怪了。

  “圣女,你别着急拒绝。”

  波塞冬淡淡的说道:“圣女,莫非你真的以为自己能杀了判官不成?”

  “难道你认为我做不到吗?”

  “我认为你做不到。”

  波塞冬缓缓的开口,直接无视艾薇儿那充满冰冷的怒火,淡淡的说道:“圣女,你莫非认为判官真的就那么容易杀,华夏的杨家和唐家,这些家族哪一个在华夏不是权势滔天,但是他们有谁敢对判官轻举妄动,难不成真的只是忌惮陆家不成,陆家只不过是拥有一个陆天狂而已,但想要杀死一个神话级后期巅峰的极限强者,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可是到现在,他们为什么不敢轻举妄动,你就真的认为判官的身边就这么点势力吗?”

  说到这里,波塞冬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说道:“除此之外,圣女,我想陆天星的实力有多可怕,你应该亲身感受过了吧!除了神话级后期的强者,谁能奈何得了他?一旦他跑了,等到他卷土重来的时候,后果是什么,我想圣女你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吧!”

  听着波塞冬的话,艾薇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晴不定了起来,陆天星的实力有多可怕,她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她也是神话级中期的异能者,否则,昨天晚上也不可能敢孤身一人的出现在陆天星面前。

  但是昨天晚上的发生的一幕,却让她有些终生难忘,她的实力在陆天星的面前,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拿着玩具枪面对一个全副武装的壮汉一样,毫无还手之力,让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尤其是当陆天星抱住她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就仿佛一下子被束缚住了一样,再也提不起丝毫力量,只能任人宰割,如果这一次真的围杀陆天星不成功,一旦让陆天星卷土重来,艾薇儿相信,不论是圣山,还是教廷,能够抵挡住陆天星的人屈指可数,甚至没有。

  心中思索着,但是艾薇儿的脸上却没有的波动,淡淡的开口说道:“华夏有句话说得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波塞冬,我想你今天主动来找我合作,恐怕不是为了杀死陆天星这么简单吧!”

  “当然,如果杀死判官之后,我要他手上的四象戒指。”波塞冬直接开口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