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看来我低估了你的实力了,不过,也仅限于此了,你今天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看到陆天星硬抗自己一招,居然只是往后面退了几步而已,莱恩脸上闪过一抹异色,心中更是惊讶万分。

  但是虽然惊讶陆天星的实力,但是莱恩却没有人任何的犹豫,再次发动攻击,背后一道道龙卷水流凭空浮现出来,宛如一个个巨大的钻头,再次轰向陆天星。

  “刺!”

  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的铁血大战戟再次快若闪电的轰出,一刺,一震,一抖,瞬间将这几道龙卷水流给轰得粉碎,化作漫天雨水飘荡在空气当中。

  “好机会?”

  看着水流遮挡住了陆天星的视线,莱恩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手臂一甩,数十道由水流凝聚而成的毫毛细针呼啸而出,洞穿了空气,和飘荡在空气当中的水流融为一体,悄声无息的朝着陆天星轰过去。

  “不好。”

  陆天星心中警兆陡然升了起来,神经一下子蹦的紧紧的,想也没想,不败皇拳瞬间施展出来,带着可怕的力量碾压虚空而过,重重的轰向前方,也不管前面有没有什么东西,但是直觉告诉他,前面有可以威胁到他的生命东西。

  对于直觉,陆天星十分相信,因为这救过他很多次的命。

  “砰!”

  弥漫在空气当中的水流,连同那一根根毫毛细针直接被真当的拳风轰得粉碎。

  与此同时,陆天星的身影一闪,没有任何的犹豫,穿过水流,直接扑向对面的莱恩。

  “判官,你找死。”

  看到陆天星朝着自己冲过来,劳恩眼中同样闪烁着冷厉的凶光,从刚才的几招交锋之下,莱恩心中非常的明白,哪怕他承认不承认,陆天星的实力都比他想象中要可怕的太多,如果他还不用尽全力的话,今天他说不定就没有办法活着走出这里。

  “水盾。”

  面对陆天星狂暴的攻击,莱恩同样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一抓,之前水流凝聚的那根巨棒直接落在了他的手中,顺着他的手掌微微一用力,这根巨棒瞬间破碎,化作一团团的水流凝聚在他的面前,形成一道钢铁似的水墙,可以清晰的看见一道道水流在其中从穿梭而过,刚柔并济,铁血大战戟刺在上面,整个水墙就仿佛活了过来一样,不停的蠕动着,时而坚硬如钢,时而柔软如棉,水流的力量相互交织在一起,瞬息之间就卸掉了所有的劲道,使得铁血大战戟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水龙破。”

  莱恩破掉陆天星的攻击之后,周身的异能瞬间变得更加汹涌澎湃起来,刚才那一道水墙再次变得狂暴了起来,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竟然有一头完全有水流组成的西方巨龙冲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咬向陆天星。

  没有错,就是一头西方巨龙,从钢铁似得的水枪当中急冲出来,张开血盆大口,立时之间,一股可怕的吸力凭空出现,四周一些来不及固定的东西,凭空放弃,直接撞向这头巨龙,紧接着就被水流震得粉碎。

  狂暴的压力席卷四周,陆天星顿时有一种深陷泥潭,寸步难行的感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盆大口,朝着自己咬过来。

  “不亏是美国超人战队的精英,力量果然不凡,在同境界中想要力压你的人屈指可数,不过,很可惜,你今天遇到了我,你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路一条。”

  看着朝着自己咬过来的血盆大口,陆天星也是浑然不惧,双手一分,体内真气滚滚如潮,带动滔天的气血在体内涌动,一拳轰出,铁拳如风,身躯威武,有担山之力。

  狂暴的真气浩浩荡荡,宛如钢铁洪流一般在空气中蔓延着,陆天星整个人仿佛化身为了巨人,狂暴轰击,一掌拍在这头水龙的身上,两两相撞,声音竟然传出钢铁碰撞的声音,就仿佛陆天星的拳头不是砸在水龙身上,而是砸在一块钢铁上面。

  两者紧紧僵持了片刻,水龙轰然破碎,竟然化作天罗地网一般,朝着陆天星笼罩过去。

  一道道水流化作索命的绳索,缠绕向陆天星的四肢。

  莱恩的水系异能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一种十分精妙的地步,真正的出神入化。

  那索命的绳索上面,还有一道道的锯齿,缠绕之间,可以狠狠的拉锯,一旦被困住,一个人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被锯齿给撕裂,真正的尸骨无存。

  “造化神鼎。”

  面对这一击,陆天星也不敢轻易托大,立刻施展出造化神鼎,一道道氤氲的气息,笼罩在陆天星的身体周围,抵挡那一道道宛如锯齿一般的绳索。

  “没用的,判官,我们实力差距摆在这里,你不过是刚刚进入神话级中期而已,而我已经是神话级中期巅峰,纵然你有三头六臂,你也赢不了我的,你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莱恩周身笼罩在水流当中,目光却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带着森然的杀意,手指连番点动,不断的操纵着捆绑住陆天星的锯齿水绳围绕着陆天星的身体疯狂的拉锯着陆天星的身体,想要直接将陆天星的身体搅碎。

  而与此同时,在天龙会所的外面。

  迪奥,波塞冬和艾薇儿神三人都是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天龙会所当中。

  “艾薇儿,怎么样,我说过判官只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蝼蚁而已,你感受到了没有,多么汹涌的水系异能啊,看来莱恩已经快要得手了,哈哈哈……。”感受到从天龙会所当中弥漫的水系异能,迪奥哈哈大笑着我说道。

  艾薇儿在听到迪奥的话之后,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目光凝重的看着从天龙会所当中传出来的那狂暴的水系异能波动,而陆天星的真气波动却显得有些微弱了下来。

  感受到虚空传来的气息波动,艾薇儿俏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之色,难不成她真的高估了陆天星的能力了?

  陆天星今天晚上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们会动手,所以毫无防备,被打的一个措手不及?

  艾薇儿眉头紧锁,脸色有些冰冷的看着不远处的天龙会所,不知道为何,一想到陆天星今天可能会死在莱恩的手中,她的心中第一时间涌现出来的竟然不是高兴,而是一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的感觉。

  “艾薇儿,怎么样,看到没有,区区一个黄皮猴子有什么厉害的,华夏人只不过是一群东亚病夫,一天到晚就喜欢吹嘘自己罢了,看来这一次我赢了。”

  迪奥目光扫过艾薇儿,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屑之色,对着波塞冬开口说道:“波塞冬,看来这一次四象戒指,马上就要属于我美国超人战队了,你们圣山哪凉快哪带着去吧!我要去收取我的战利品了。”

  话音落下,迪奥直接无视艾薇儿和波塞冬两人难看的脸色,抬脚走向了天龙会所,在他的心中,胜局已定。

  “圣女,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要不要跟过去看看。”波塞冬看着迪奥的背影,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冰冷到极点的杀意,却没有做什么,而是对着身边的艾薇儿开口说道。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我不相信判官会输,我们先静观其变。”

  艾薇儿盯着天龙会所的方向,眼中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竟然有一丝不希望陆天星死的感觉。

  艾薇儿身子一颤,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断的在心头否认这个念头:“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不希望判官死,肯定是我太恨他了,所以不希望他死在别人的手里,而是死在我的手中,被我亲手给千刀万剐,才行宣泄我的心头之恨。”

  “圣女,你怎么了。”波塞冬在看到艾薇儿的脸色变化之后,疑惑的开口问道。

  “我没事。”

  艾薇儿陡然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看着不远处的天龙会所,沉声说道:“我们先不要过去,判官不可能是傻子,明知道身边危机四伏,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准备,判官不可能这么傻,我们待在这里,随时准备撤退。”

  波塞冬在听到艾薇儿的话之后,沉默了片刻,没有再说什么,他也不相信陆天星是傻子,陆天星要是傻子的话,早在他去中东战场,成立雇佣兵团的时候,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一个从生死当中,摸爬滚打出来的人,绝对不是傻子。

  而与此同时,在天龙会所当中。

  “判官,你不要做无畏的抵抗了,乖乖的束手就擒的把!或许,我会大发慈悲,留你一具全尸也不一定。”

  莱恩满脸狞笑的看着陆天星,不断的催动自身的异能,驱使着锯齿水绳,那一道道锯齿水绳就仿佛一条条毒蛇一样,缠绕在陆天星的身体周围,不断的拉锯着,企图将陆天星的防御给搅碎,将陆天星撕成碎片。

  饿鬼和贪狼等人虽然看到了这一幕,但是却无可奈何,他们已经被各自的对手纠缠着,根本分不开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