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

  听到陆天星毫不掩饰的讥讽,林耀气的浑身发抖,脸色铁青的看着陆天星,双眼射出杀人的光芒,恨不得把陆天星给挫骨扬灰了。

  “好了,不要吵了。”

  白芷晴突然开口,声音带着不容置疑:“林副董事长,陆天星是我的助理,我在哪他自然在哪。林副董事长,你带着其他人都出去,守好自己的岗位,不要出什么事情,不然,别怪我不顾多年的同时之情了。林经理我记得你曾经学过金融,留在这里好了,薛部长,你回保安部给我安排保安巡逻,严禁任何人在公司危机的时刻捣乱,谁敢胡说八道,直接让他收拾东西有多远滚多远。”

  白芷晴的声音充满了冰冷,不包含一丝感情,带着莫大的压迫力。

  “是,董事长,我现在就出去。”

  林耀不甘心的应了一声,眼神阴森的扫过陆天星,冷哼一声,带着诸多高层离开了金融部。

  “陆助理,你来这里做什么。”

  等到所有人离开之后,白芷晴看着陆天星眉头一皱。

  “我听说公司出了点问题,所以过来看看,怎么说我也是董事长你的助理,也是公司的一员,当然要好好表现表现了。”

  陆天星淡淡一笑,心中却闪过一个念头。

  看来这一次对方是有备而来,昨天才发生了客户资料泄密的事情,紧接着网络上就爆出了大量不利于白氏集团的新闻,然后是白氏集团的股票遭受到了狙击,一连串的组合拳打下来,再加上庞大的资金支持,对方的意图在明显不过了,纵然不能拿下白氏集团,也要彻底将白氏集团给打残了,不让它有翻身的机会。

  “董事长不好了,对方的攻势加强了,我们快撑不住了。”

  突然一个惊呼的声音在金融部响起。

  “怎么回事。”白芷晴脸色一变,沉声问道。

  “董事长,对方又加大了资金的投入,我们的资金链快跟不上了,而且,还有魔都其他的公司对我们的股票进行了狙击,其中包括张氏集团还有其他几个公司对我们反动了攻击,正在打压我们的股票,而且,对方的操盘手很精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全部都是国际上有名的金融操盘手。”

  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站起来说道,额头上大汗淋漓。

  金融操盘手是所有上市公司最不愿意遇到的一群人,尤其是这些国际上有名的金融操盘手,这群人没有什么固定的职业和公司,完全只接受雇佣人的雇佣,对各大公司的股票狙击,从而赚取金钱。

  这群人不出手则以,出手则是雷霆万钧的攻击,不给任何人翻盘的机会,往往会把你打的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这些人就是一群杀人不用刀的刽子手,能活生生的把人逼死。

  “一定要给我稳住了,无论如何都要给我稳住,既然他们资金加大,那我们也加大资金,我白芷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这一关度过了,你们每人一千万奖金。”白芷晴冷冷的说道。

  “董事长,千万不要胡来啊。”

  林倩茹在一旁惊呼道:“我们已经投入大量的资金了,在投资进去,我们的资金将会捉襟见肘的,实在不行,我们请向官~方求援吧!”

  “没用的,对方既然敢对白氏集团动手,那就把一切都考虑好了,我想现在魔都有不少人希望白氏集团永远消失。”

  白芷晴脸上闪过一抹自嘲的笑容,咬了咬牙,沉声倒:“你们不用管其他的,尽管按照我说的做,这一次我们绝对不能输,输了,我们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怎么可能会输,你们难道忘了英俊潇洒的我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响起。

  白芷晴和林倩茹一愣,扭过头看着坐在椅子上,摆出一个思想者造型的陆天星,一阵无语,这家伙又想做什么。

  “陆助理,你别胡说八道,现在不是你胡闹的时候,我知道你在国外打过工,有点存款,但你的存款能有多少,十万,还是一百万,一千万,这些钱在这里就如同沙滩上的一粒沙,那么的不起眼,没有任何的用处。”林倩茹望着陆天星,沉声说道。

  “你真的有办法让白氏集团度过这一关?”

  白芷晴眉头皱了皱,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她很明白,这个男人看似吊儿郎当,但至少在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

  “董事长,不行,股市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陆助理根本不懂股票,让他上去也没用。”林倩茹阻止道。

  不是林倩茹不相信陆天星,而是不想让陆天星惹祸上身,现在到了这个时候,说的难听一点,白氏集团已经是穷途末路了,除非是老天爷帮忙或者是对方资金链中断,否则,白氏集团想要获胜比登天还难。

  “林经理,你还不相信我吗?我陆天星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陆天星看着林倩茹,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林倩茹看到陆天星的笑容,心中一颤,美眸中流露出一抹异样的感觉,陆天星的目光充满了绝对的自信,和她第一次在飞机上看到陆天星面对劫匪时露出的笑容一模一样,对于任何事情都拥有绝对的自信。

  看着陆天星和林倩茹之间的眼神,白芷晴觉得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变得非常的不爽起来,脸色也渐渐变得阴沉,语气冰寒的说道:“陆助理,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失败了,你离职,彻底离开白氏集团,如何。”

  陆天星浑身一哆嗦,白芷晴的话太冷的,冷的掉渣,让人感觉仿佛进入了寒冬腊月。

  “如果我赢了呢!”

  “如果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你确定?”

  陆天星脸上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目光不露痕迹的扫过白芷晴高~耸的圣~女~峰,如有实际的目光让白芷晴俏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什么条件都行,但前提你能赢。”白芷晴咬了咬牙说道。

  “成交,击掌为誓。”

  “啪!”

  陆天星的手掌和白芷晴的手掌拍在了一起,算是达成了约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