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脸不要脸,滚回去。”

  陆天星脸色不变,伸手一拂,呼啸而来的子弹像是撞在了墙壁上一样,以更快的速度倒射回去,直接贯穿王延虎的脑袋。

  王延虎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的看着陆天星,脸上带着对世界的留恋,‘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双眼怒睁,死不瞑目。

  看到王延虎死不瞑目的眼神,王安权脸色顿时一阵不自然的潮红,怒火攻心,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满脸怨毒的看着陆天星,寒芒阵阵。

  “陆天星,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哪怕是四,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王安权浑身上下不断的颤抖,他从来没有想过陆天星竟然这么心狠手辣,说动手就动手,决不留情。

  “不得好死?既然你这么恨我,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你啊。”

  陆天星漠然的看着王安权,对于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于自己的残忍,王家三番两次想要置他于死地,这时候若是在留手,他就是****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心念一动,造化真气化作两道真气大手,将惊恐万状的王延峰和王延涛握在手中,丝毫没有理会两人怒骂和求饶的声音,用力一握,将两人握成一团血雨。

  看到这一幕,司马凌云眉头一皱,没有说话,他调查过王家,王家四兄弟就没有一个无辜的,仗着王延志的身份,为非作歹,这种人没有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

  “陆天星,我王家和你不共戴天,我诅咒你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这一幕,王安权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杀机,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声,死了,都死了,王家从此绝后了。

  “不共戴天?”

  陆天星冷笑着说道:“王安权别把自己说的苦大仇深,当你们联合夜狼佣兵团想要置我于死地,当你们想要灭掉白家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我无辜,你怎么不觉得我老婆是无辜,怎么不觉得白家的人是无辜的,那些被你们这群王家子弟侮~辱和害死的人难道就不无辜了,现在跟我说这个,你不觉得晚了吗?”

  “晚了,的确是晚了。我只恨我当初瞎了眼了,不应该相信夜狼的实力,我应该派更多的人前去的,就算杀不死你,我也要杀了白家那两个老不死的,让你们后悔一辈子。”

  王安权恨声说道:“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地府佣兵团的人,居然能够让地府佣兵团的人帮你,这一次我王家认栽,但是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迟早有一天,白家会下来给我王家陪葬的,你们这群人统统都要死。”

  “这个你没有机会看到了。”

  “呵呵,是啊,看不到了。”

  王安权目光忽然变得平静了下来,看着陆天星说道:“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你拥有这么高的身手,在地府佣兵团不可能是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呵呵,有人叫我陆天星,也有人叫我判官。”

  陆天星淡然一笑,开口道:“另外,你不用妄想拖延时间等待炎黄组的人来了,给你介绍一个人,这个人看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有点陌生,但他的名字,我想你应该不陌生,他叫司马凌云。”

  “判官,地府佣兵团首领,司马凌云,炎黄组的组长。”

  王安权瞳孔猛地一缩,面无表情的扫过两人,脸上流露出一抹苦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你能动用判官贴,难怪连夜狼都死在了你的手里,难怪白桥山那个眼高于顶的老家伙会心甘情愿的把孙女嫁给你,原来如此,能让地府佣兵团的团长判官,炎黄组的组长亲自出手,我王家输的不冤啊,哈哈哈……。”

  王安权眼神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但是,就算想要灭掉我们王家,你们也得付出代价擦矮星,统统给我去死,为我王家陪葬。”

  王安权大笑连连,手掌狠狠的拍向椅子的把手,就想要引爆放在议事大厅周围的炸~弹,有地府佣兵团的首领和炎黄组的组长给王家陪葬,太值了。

  “咻!”

  王安权手臂还没有按下去,一道冷冽的剑光如同流星乍现,带着森冷的气息划过空间,王安权的手臂直接剑芒斩断。

  “同归于尽,王安权,你不够这个资格。”

  司马凌云脸色冰冷无比,一道剑光一闪而逝,贯穿王安权的胸膛,将他钉死在椅子上。

  “你们,你们不得好死,我和你们不共戴……。”

  王安权双眼怨毒的看着陆天星和司马凌云,身子挣扎了两下,竟然是死不瞑目。

  “我去,老大,这老头尼玛也太狠了,居然在房间周围埋着大量的炸~药,想要和我们同归于尽。”

  就在这个时候,铁牛骂骂咧咧的从外面走进来:“老大,你不知道,我刚才和浮屠去周围看了看,这老头居然在整个大厅埋了大量的炸~药,足以将整个后院夷为平地,控制器就在他的椅子下压着,要是他按下去,我们都要被炸成飞灰,这老头果然是心狠手辣。”

  “老大,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浮屠这时候也从外面走进来,脸色一阵不好看,任谁险些被人给炸死,谁都没有好脸色。

  陆天星没好气的说道:“当然是走人了,难道你想陪着这一地尸体睡觉不成,司马兄,记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了,相信司马兄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才对。”

  听到陆天星的话,司马凌云苦笑一声,道:“看来你还真把我当成帮凶了,你放心王家作恶多端,自然要有报应,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压下去,没有人知道会是地府佣兵团动的手,不过,我要是帮了你,我也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陆天星微微一愣,道:“帮忙?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忙,貌似你这个炎黄组组长什么都不缺,功法,修炼资源应有尽有。”

  “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替她收一个徒弟,你的其中一个红颜知己很适合做她的徒弟。”

  陆天星眉头一皱:“这个人是谁。”

  “玄~阴~谷传人。”

  司马凌云缓缓的吐出三个字。

  “你说什么,玄~阴~谷传人?”

  陆天星脸色大变,沉声问道:“玄~阴~谷当年不是已经被彻底覆灭了吗?怎么还会有传人。”

  “判官,你忘了一件事情,只要是人都会有私心,玄阴谷当年的确被灭了,但是玄阴诀并没有失传,而是有一代传人希望自己后代同样出现一名强者,所以给这个后代留下了玄~阴~诀,而这个得到玄阴诀的如今是玄阴谷的太上长老之一。”

  “你说的这个人就是玄阴道人。”

  陆天星皱了皱眉头,道:“据我所知,玄阴道人并不是修炼玄阴诀。”

  “玄阴道人的确不是修炼玄~阴~诀,因为他并没有拥有九阴玄脉,所以根本无法修炼玄阴诀,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玄~阴~诀的确是他的手上。”

  “你觉得他会真心传授玄~阴~诀?”陆天星迟疑了一下,问道。

  “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陆天星沉默了片刻,点点头道:“那好,我答应你了。”

  他不能不答应,岳婷婷的病耽搁不起,时间耽搁的越久,岳婷婷就越危险,九阴玄脉一天不驱除掉,岳婷婷就会时时刻刻处在危险当中,如同随身携带一个定时炸弹,你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爆炸。

  陆天星的爽快,反而让司马凌云微微一愣:“判官,你就不怕我抓住你的红颜知己来要挟你吗?”

  陆天星淡笑着说道:“堂堂的炎黄组组长如果要靠这种下三流的办法,我想炎黄组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看来你很了解我,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几天之后,我会带岳婷婷去炎黄组的。”

  司马凌云点点头,身影一动,化作一道剑光瞬间消失在黑夜当中。

  “老大,司马凌云的话值得我们相信吗?”浮屠看着司马凌云离开的背影,沉声说道。

  “我和他打过交道,司马凌云他还不至于用一个女孩的性命来要挟我,何况他也不敢这么做,他很清楚这么做的后果到底是什么,这个后果他承受不起。”

  陆天星摇摇头,将目光落在地上装死的唐坤元身上:“既然醒了,就不要装死了,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变成真正的死尸。”

  唐坤元身子一颤,立刻睁开眼睛,眼神惊恐的看着陆天星,早在陆天星杀死王延涛等人的时候,他早就已经清醒了过来,一直在装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是地府佣兵团的首领判官,更没有想不到炎黄组的组长司马凌云竟然参与了灭掉王家的行动。

  如果知道这些,他打死也不会进入王家,第一时间就选择有多远躲多远了,地府佣兵团唐家或许不惧,毕竟地府佣兵团的根基在国外,奈何不了唐家什么,但炎黄组放在华夏就是庞然大物,想要灭掉唐家并不是一件难事。

  PS:不是我不爆发,编辑让存稿,没办法,存稿不够,下个月爆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