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如何,我只希望你们能够活着,不管能不能把他们杀光,只要你们活着,我们就有杀光的一天。”

  陆天星郑重的看着饿鬼和贪狼三人,脸上的忧虑却没有丝毫的减少,这一战注定很惨烈,说不定就有可能身死,但是他却不得不战,因为他不能输,输了,他身边的人都会死,这个代价是他永远承受不起的。

  破军,贪狼和饿鬼在看到陆天星的脸色之后,同样也陷入到了沉默当中,他们也知道,这一战肯定非常的惨烈,九死一生,比他们以往经历的战斗还要惨烈三分,稍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在饿鬼三人的心中却没有任何的害怕,早在成为雇佣兵的时候,他们已经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了,早死和晚死没有为什么区别。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陆天星和饿鬼三人回到了韩家旗下的酒店当中。

  而就在陆天星回到韩家酒店没多久,艾薇儿和波塞冬等人也回到了玛利亚天主教堂。

  迪奥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一丝不自然的苍白和还没有来得及消散的惊骇之色,但是在他的眼中却带着掩盖不住的暴怒之色,他败了,他竟然被一个黄皮猴子给打败了,而且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要不是波塞冬出手,他就已经死在了陆天星的手上,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更重要的是,艾薇儿和波塞冬两人明明有机会杀死陆天星,但是这两人却偏偏不出手,看着他被陆天星羞辱,这让迪奥心中的怒火直线上升。

  深吸了一口气,迪奥神色阴冷的说道:“艾薇儿,你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是想撕毁和我们美国超人战队的盟约的吗?”

  听到迪奥的话,艾薇儿神色冰冷的说道:“迪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明白,刚才要不是我们救你,你早就已经死在了陆天星的手上,而且,我早就劝过你,让你千万不要小瞧了判官,是你自大,认为一只手能够捏死判官,在我看来,这件事情,完全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艾薇儿,你……。”

  迪奥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勃然大怒,但是却无可奈何,只能狠狠的说道:“那刚才你们为什么不出手,他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要我们联手,斩杀陆天星根本不在话下,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放弃了,艾薇儿,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为什么不抓住时机杀了陆天星。”

  “迪奥,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蠢货吗?”

  艾薇儿在听到迪奥的话之后,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冰冷的神色,寒声说道:“你信不信刚才我们要是再对陆天星的话,我们一个都走不掉,你信吗?”

  听到艾薇儿的话,迪奥一下子变得哑口无言起来,根本没有办法再反驳,在离开之前,他也已经感觉到一道凌厉的剑气弥漫在空气中,从远处呼啸而来,能拥有这么凌厉剑气的人,在京城恐怕只有司马凌云一个人,他要是不走的话,说不定就真的走不掉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波塞冬突然开口说道:“艾薇儿,你认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静观其变。”

  艾薇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很清楚判官的性格,他这种人绝对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肯定会和我们正面交锋,我们只要抓住这个时机就行了。”

  “艾薇儿,你以为判官是傻子吗?会和我们正面交锋吗?照我看,既然我们这一次已经跟他撕破脸皮了,不如直接派人去魔都,将判官身边的女人全部抓起来,到时候判官就算有天大的本事,还不得乖乖束手就擒,任由我们宰割。”

  迪奥在旁边脸色难看的说道:“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他尝尝什么叫做羞辱,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迪奥,你们美国超人战队果然是一群垃圾集中营,为了所谓的胜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和你们的国家是一样的货色,我艾薇儿还不屑用这种方法去对付自己的敌人,要杀,我也要杀得光明正大,让他死的明明白白。”

  “你……。”

  迪奥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

  “你什么你?你别忘记了,我也是一个女人,我这辈子最讨厌一个男人拿一个女人当筹码了,你奈何不了判官,就想用这种办法来出气,你还真是一个无能垃圾。”

  艾薇儿冷眼扫过迪奥一眼,完全当做没有看见对方那难看的脸色:“更何况,你真以为判官是傻子吗?他来到京城,会在魔都没有别的安排吗?你信不信,你前脚派人去了魔都,下一秒钟你派往魔都的人,就会尸骨无存,你信吗?”

  迪奥一脸铁青的说道:“不试试你怎么会知道会输,还是你艾薇儿压根就看上了陆天星,所以舍不得对自己情郎下手?”

  “迪奥,你说什么,在胡说八道一句,你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死。”

  艾薇儿声音陡然变得冰冷到了极点,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冷厉了寒意,一道道光明气息,开始在她的身上浮现出来,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我胡说八道?”

  迪奥冷笑着说道:“艾薇儿,你以为我们是傻子吗?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一年半以前,你应该和地府佣兵团没有任何瓜葛才对,更没有任何的仇恨,但是偏偏在某一天,你就突然对地府佣兵团的人发动的追杀令,别告诉我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我看你根本就是认识陆天星,而且,在一年半以前就认识了陆天星,甚至喜欢着他,所以才舍不得我们对付他,千方百计的阻挠我们,对不对。”

  听到迪奥的话,艾薇儿的心头猛地一颤,心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就在之前迪奥说陆天星已经死在了莱恩的手上的时候,她心中竟然闪过一丝心痛的感觉,有一种不希望陆天星死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很莫名,莫名的就涌现了出来,让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在听到迪奥说起来,艾薇儿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了起来,难不成自己心中一直有陆天星这个影子不成?

  虽然心头悸动,但艾薇儿毕竟是教廷的圣女,心智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短时间的沉默之后,立刻反击说道:“迪奥,你这是在胡说八道,你觉得我堂堂的教廷圣女,会喜欢一个雇佣兵,一个刽子手吗?”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罗密欧还爱上朱丽叶呢!你的做法已经说明了这一切。”

  迪奥一脸阴沉的看着艾薇儿,那双眸子当中闪烁着阴森的光芒:“艾薇儿,你说,如果让教皇知道,堂堂的教廷圣女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你说会怎么样。”

  “迪奥,放屁,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艾薇儿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冷若冰霜的气息,一道道气势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有些声色俱厉的气势,但是在艾薇儿的内心深处,心中却闪过一抹前所未有的慌乱,难不成自己真的喜欢陆天星不成?

  陆天星是第一个得到她身体的男人,也是第一次敢肆无忌惮非礼她的男人,更是她做梦都想要杀死的男人,难不成自己真的是因为这些原因,日思夜想,所以爱上陆天星?

  “艾薇儿,你现在的愤怒,在我看来只不过是被人拆穿之后的慌张罢了,你骗不了我的,不然,你为什么三番两次阻止我去杀陆天星。”

  迪奥眼中带着阴冷的光芒,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他已经损失了一名神话级中期巅峰的手下,而且艾薇儿三番两次对他冷嘲热讽,既然如此,他也绝对不会让艾薇儿好过。

  听着迪奥的话,艾薇儿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一双美眸的深处闪烁着一丝复杂的神色。

  身为教廷的圣女,她从小到大都是生活在教廷当中,因为教廷圣女的身份,在教廷当中几乎所有人都对她恭恭敬敬,丝毫不敢有任何逾越的地方,直到她成年之后,几乎都没有和多少人打过交道,更别说有男人敢追求她了。

  毕竟,教廷圣女的职责就是侍奉上帝,终生不嫁,谁敢追求教廷圣女,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所以说,艾薇儿虽然智慧超群,但是却从来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的接触。

  而在遇到陆天星之后,她在教廷当中尊贵的身份就仿佛一下子没有了作用,如果陆天星夺走她的第一次,是不清楚她的身份,可是昨天晚上,陆天星在明知道她的身份之后,竟然还敢肆无忌惮的亲她,甚至对她动手动脚,这让艾薇儿的心中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涟漪。

  再加上陆天星得到了她的第一次,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绝对是终生难以忘怀的事情。

  毕竟有句话说的好,通往女人的心最好的办法就是占有她,得到她的第一次,对于女人来说,第一次往往是最难以忘怀的,陆天星做了别的男人不敢做的,自然而然的在艾薇儿的心中留下了一道影子,一道让艾薇儿都无法分辨到底是恨意还是爱意的影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