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艾薇儿,你没话说了吧!你根本就认识陆天星,说不定就是故意和他联合起来对付我们,我说的没错吧!”迪奥看着艾薇儿的模样,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再次开口说道。

  再次听到迪奥的话,艾薇儿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压下心头的悸动,一双美眸冷若冰霜的落在迪奥的升上,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你有没有说错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侮辱教廷圣女,是要付出代价的,迪奥,你如果再多说一句,你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玛利亚教堂。”

  “哈哈……,让我走不出教堂,艾薇儿,就凭你吗?你信不信我立马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让全世界的教廷信徒都知道,他们心中高贵的教廷圣女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迪奥听到这话,大笑起来,看着艾薇儿有恃无恐的说道,他是美国超人战队的人,艾薇儿根本不敢杀他。

  艾薇儿冷冷的开口说道:“查尔斯长老,替我给他一点教训。”

  “不好!”

  听到艾薇儿的话,迪奥脸色猛地一变,下意识的想要运转石化异能,可是还没有等他有什么动作,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可怕到极点的气势,朝着他碾压而来,狂暴的力量宛如一座大山倾轧在他身躯上,让他忍不住的重重的跪在了地上,额头上渗透出大量的冷汗,眼中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惊恐之色,他感觉自己在这股力量之下,毫无反抗之力,这绝对是神话级后期的气势。

  “好了,查尔斯长老,让他跪下就行了。”

  艾薇儿看到迪奥跪在自己面前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之色,冷冷的说道:“迪奥,你以为你的身份就是你的保护伞吗?我告诉你,你的身份在我眼中不值一提,侮辱教廷圣女,单凭这一条,我就算杀了你,你们美国超人战队也连个屁都不敢放,你信吗?”

  “你……。”

  看着艾薇儿脸上掩盖不住的嘲讽之色,迪奥眼中闪过一抹狰狞到极点的杀意,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已经看见了悄声无息出现在艾薇儿身边的一个查尔斯,从刚才的气势就知道,查尔斯杀他易如反掌,而且,侮辱教廷圣女,再加上一个和他不对付的波塞冬作证,美国超人战队真的有可能不会追究这件事情。

  “迪奥,这只不过是给你一个警告而已,在没有证据之前,不要随意诽谤一个人,我艾薇儿做事,从来不需要任何人来多嘴,你明白吗?”

  艾薇儿冷冷一笑,再次开口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轻举妄动,是你自己不听,莱恩被杀,完全是你咎由自取而已,我要是真的和陆天星有关系的话,我刚才就不会让波塞冬救你了,况且,我若是和陆天星有关系,知道你们来找陆天星的麻烦,我直接就和陆天星联合起来,将你们一网打尽不就行了,干嘛还要费这么多的周折,用你的石头脑子好好想想。”

  迪奥在听到艾薇儿的话之后,几次想要张嘴去反驳艾薇儿的话,让艾薇儿再次难堪一下,已报刚才的羞辱之仇,可是几次想要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根本无话可以反驳。

  因为艾薇儿说的没错,如果艾薇儿真的和陆天星有关系的话,根本就不会和他们有这么多废话,直接和陆天星布下一个陷阱,将他们忽悠过来,一网打尽不就好了,根本没有必要多费昼战。

  “好好用你的石头脑子想清楚,下次再敢胡说八道,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我想要休息了。”

  艾薇儿目光扫过迪奥和波塞冬,毫不客气的下达了逐客令。

  “圣女,既然时间不早了,那我先告辞了,下次再有行动的时候,直接通知我就行了,另外如果有某些不开眼的家伙得罪圣女,我圣山很乐意帮助圣女你解决掉这种不必要的麻烦。”

  波塞冬的目光微不可察的扫过迪奥一样,直接无视迪奥那阴冷的目光,冲着艾薇儿说了一声,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哼,圣山,等老子拿到四象戒指,就把你们全部宰了。”

  迪奥看着波塞冬的身影,脸色立刻变得难看到了极点,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阴冷到极点的气息,冲着艾薇儿道了一声别,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迪奥离开的背影,艾薇儿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郁的杀意,原本精致漂亮的俏脸冷若冰霜,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迪奥,哼。”

  艾薇儿重重的冷哼一声,显示着她的心情十分的不爽。

  “圣女,迪奥这一次实在是太过分了,要不是我去宰了他,让他永远都闭上嘴巴!”

  查尔斯站在艾薇儿的身边,语气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森然的杀意,艾薇儿和陆天星有关系,这件事情一旦传回教廷,对于艾薇儿来说,绝对是最致命的打击,别说是继承教皇之位了,恐怕回到教廷,迎接艾薇儿的就是责罚,甚至是火刑。

  “暂时先不用杀他,留给他还有用,我们还需要美国超人战队的炮灰,何况,他也活不了多久了,判官会帮我们宰掉他的。”

  艾薇儿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看着查尔斯长老,说道:“查尔斯长老,这一次你不需要出手?”

  “不需要我出手?”

  听到艾薇儿的话,查尔斯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解之色:“圣女,如果我不出手的话,你们恐怕奈何不了陆天星。”

  “查尔斯长老,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

  艾薇儿叹了一口气说道:“陆天星和司马凌云的关系不错,而且,我要是猜的没错的话,司马凌云应该也知道圣山和美国超人战队的人出现在京城,之所以现在不出手,恐怕是因为炎黄组被各大世家把持住,没有多少力量可以动用,才选择无动于衷,但是想要调动几名神话级后期的强者应该还是可以的,他们可以容忍我们对付陆天星,但决对不会允许神话级后期动手的,因为他们需要一把刀去磨砺陆天星,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炎黄组恐怕已经打算将陆天星培养成最锋利的那把刀了。”

  “最锋利的那把刀?”查尔斯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查尔斯长老,你还记得七十多年前的聂狂人吗?”艾薇儿缓缓的开口说道。

  “什么,聂狂人?”

  查尔斯在听到艾薇儿的话之后,身子猛地颤抖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恐惧之色,显然是对于聂狂人这个名字惊恐到了极点。

  聂狂人,七十多年的绝世天才,也是炎黄组的第一任组长。

  那时恰逢华夏战乱,聂狂人就是那时候横空出世的,算得上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少年天才,一身实力也是可怕到了极点。

  当时战乱,各方武者汇聚华夏,忍者,异能者,教廷,北极熊等等各路高手汇聚华夏,想要从中分到一杯羹,当时的聂狂人就是一个少年天才,硬生生的凭借一人一刀杀穿了整个华夏大地,杀得各国武者闻风丧胆。

  而聂狂人的实力也在这一次次的磨砺当中,突飞猛进,直到华夏战乱结束,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聂狂人的实力从原本的地级境界,竟然突破到了神话级后期境界,跨过了寻常人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走过的路,那时候,聂狂人才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的神话级后期,可想而知,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在未来百年之内,恐怕都没有人能够撼动聂狂人的地位,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时代就属于聂狂人一个。

  只不过后来,为了应对聂狂人,各个势力凑集了无数高手,找到了一个机会,暗中给聂狂人下了毒,通过围杀,最终才将聂狂人斩杀在神农架当中,饶是如此,当时围攻聂狂人的高手几乎都是死伤殆尽,只有寥寥几个人活着跑了出来,聂狂人这个名字也从此以后,成为了一个禁忌,没有任何人愿意提起。

  而聂狂人就是当时华夏培养出来的一把刀,一把将各国强者当成磨刀石磨出来的一把刀。

  现在艾薇儿却跟他说,陆天星极有可能是第二个聂狂人,这怎么不让他震惊和恐惧,要知道聂狂人是一个可以镇压一个时代的人,现在艾薇儿却把陆天星比作一个可以镇压一个时代的人,这怎么不让人惊讶和震惊。

  查尔斯咽了一口唾沫,压下心头的悸动,开口说道:“圣女,你是不是弄错了,据我所知,聂狂人是炎黄组的第一人组长,就算炎黄组想要重新培养一把可以震慑他国强者的刀,那也应该培养是司马凌云,而不是陆天星啊,毕竟司马凌云的天资摆在那里,难不成炎黄组打算让陆天星继任炎黄组的组长之位了?”

  ps:唉,无语了,这大热天的,一天三十七八度,居然还整停电,一停就是好几个小时,这是要谋杀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