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已经是夜生活的高峰期,所以整个酒吧都显得非常的热闹,无数的红男绿女不断的扭动自己的身躯,跟随着音乐发泄自己内心之中的疯狂,发泄着白天在工作上的郁闷和对上司的不满,酒吧的卡座上,坐着一个个的男女,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猎物,似乎是打算找一个可以共度一晚的男人,或者女人。

  人生百态,在这里清晰的表现出来。

  相比于酒吧一楼二楼的喧嚣和热闹,在酒吧的三楼却显得安静无比,根本听不到楼下传来的任何声音,一个个带着耳麦,身穿着西装的魁梧男子站在楼梯和走廊两边,眼神如同鹰隼一般,扫过周围,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御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在三楼的一个宽敞的办公室当中。

  一个女人正背对着大门,站在落地窗前,一身红包的旗袍显得格外的惹眼,脚下一双高跟鞋,将她的身材勾勒的非常的高挑,腰肢和翘tun之间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傲人的圣女峰将旗袍撑得高高的鼓起,在灯光下,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让人想要犯罪的气息,宛如暗夜妖精一般,对于男人拥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

  这个能够仅仅是看一眼就能够让男人从心中忍不住冒出火焰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来到京城的林雅妃。

  此刻,林雅妃正站在落地窗前,眼神没有任何波动的看着窗外的景色,红唇紧抿着,一双美眸中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担忧之色,她在回到酒吧之前,在古往今来古董店见过司马凌云,只不过刚刚聊了一会天,司马凌云就急冲冲的离开了,紧接着就接到了司徒峰的电话,说陆天星要求腾空天龙会所的要求,这让她心中忍不住的涌现出一丝不详的预感,所以急匆匆的赶回了魅惑酒吧。

  “天星,你千万不要出事,否则,我一定会血洗京城,让所有人为你陪葬,。”

  林雅妃低声喃喃自语,眼中闪烁着疯狂的神色,她的男人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什么事情的做得出来。

  “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林雅妃头也不回的说道。

  伴随着林雅妃的声音响起,司徒峰推开门从外面走了进来,低垂着头,哪怕面前站着的林雅妃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妖娆妩媚的气质,司徒峰却连看都不敢一眼。

  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一条美女蛇,稍有不慎就是会死人的。

  在林雅妃掌管天龙会所之后,曾经就有一个不怕死的纨绔子弟仗着自己的身份想要调戏林雅妃,结果当天晚上直接就被人给废掉了第三条腿,扔到了垃圾堆当中去,连纨绔子弟老爹的商业公司,第二天就宣布破产了,两父子也随即被抓紧了监狱,判了一个无期。

  这种一言不合的就动手的女人,能不招惹最好不要招惹。

  “怎么样,天龙会所的情况怎么样了。”林雅妃淡淡的开口说道。

  听到林雅妃的话,司徒峰立刻开口说道:“殿主,天龙会所现在已经被炎黄组给包围了,不过,根据探子回报,陆三少爷在天龙会所和别人发生了战斗了,杀了好几个人,不过,有一个人在最后被人给救走了。”

  “天星有没有受伤?”

  “应该没有,现在陆三少爷已经回到了韩家酒店了。”

  听到司徒峰的话,林雅妃暗暗松了一口气,再次开口问道:“知道袭击天星的这群人现在隐藏在什么地方吗?”

  “不清楚,对方非常的神秘,而且实力很强,再加上京城势力盘根错节,很难查到,目前只知道教廷圣女居住在玛利亚天主教堂,其他的一概不知。”

  司徒峰快速的说道:“殿主,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要不要继续派人去调查这群人的藏身之所。”

  “不用了,这群人既然这一次出手试探天星失败,那么必然会隐藏起来,而且有胆子在京城动手,实力可见一斑,派我们的人跟踪他们,只会徒增伤亡而已,这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林雅妃摆了摆手,拒绝了司徒峰的提议,对方既然能够在陆天星的手中救人,并且在进入京城后,让炎黄组不敢轻举妄动,实力可见一斑,跟踪这些人只会是徒增不必要的损失罢了。

  “殿主,那我们接下来需要做什么?”司徒峰再次开口说道。

  林雅妃没有立即开口说话,而是低头沉思了片刻,才缓缓的开口说道:“通知下面的人,全部给我打起精神来,全力给我盯住京城各大世家的反应,这一次我倒想看看有多少的牛鬼蛇神蹦出来,谁要是敢蹦出来,立刻通知我,明白吗?”

  “是,殿主,我这就下去安排。”

  司徒峰点了点头,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感受到身后的门被关上了,林雅妃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目光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她现在唯一能做就只有这么多了,盯住京城,看看有多少牛鬼蛇神蹦出来,然后将他们彻底送进地狱。

  相比于京城的风起云涌,夜幕之下的魔都则显得异常的平静,璀璨的灯光笼罩着整个魔都,一栋栋大厦灯火通明,绚丽的灯光照亮整座大厦,远远望过去,如梦如幻,像是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大美女一般,美的让人情不自禁的停下脚步来欣赏。

  晚风吹拂而过,夜色撩人,白氏集团内,白芷晴还没有走,因为最近有关于天河度假村的开发的事情,让她不得不亲自留在公司里面加班,整理一些必要资料,这关乎到天河度假村未来能不能和迪拜的帆船酒店相提并论,决不能有任何的马虎。

  此刻,白芷晴身穿着黑色的女士韩版西装,西装里面是一件紧身的白色衬衣,衬衣领口很低,露出了她那白皙的脖颈和隐约可见的壕沟,胸前的圣女峰将衬衣撑得鼓鼓的,让人随时都会担心将衬衣撑破。

  下身则是穿这一条褐色的铅笔裤,将她那笔直修长的美腿衬托的十分的完美,在配和身上那股女强人的气息.整个人犹如古代的皇后一般,母仪天下,威风凛凛。

  放下手中的文件夹,白芷晴轻轻的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灯火通明的魔都。

  不知为何,现在白芷晴总感觉自己的心情怎么也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始终都有一种浮躁的感觉涌上心头,如同有一把火在心中燃烧一样。

  “天星,你在京城还好吗?”

  白芷晴看着窗外的景色低声喃喃自语,俏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担忧。

  这个时候,白芷晴才发现陆天星在自己心中有多么的重要,以前陆天星陪伴她的身边的时候,一直没有太大的感觉,可是当陆天星离开她,孤身一人前往京城的时候,白芷晴发现自己的心中就仿佛一下子少了一块一样,整个人都变得空落落的起来,整天都有些无精打采起来。

  “砰砰……。”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芷晴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回到了办公桌前坐下,脸上重新恢复了冷傲的神色,语气平静的说道。

  “嘎吱。”

  清脆的声音响起,房门应声而开,高跟鞋的声音顿时响起,紧接着林倩茹那俏丽的身影缓缓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芷晴,这是你要的资料,我给你全部整理好了,我先给你放在桌子上吧!”

  说着,林倩茹直接将手上的文件夹放在了白芷晴面前的办公桌上,看着白芷晴有些憔悴的面容,轻声说道:“芷晴,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和我一起回家去吧!早点休息,万一累垮了身体就不好了。”

  “我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倩茹你不用担心我。”

  白芷晴看着林倩茹,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对了,倩茹,今天晚上你不用等我了,你和红月先回去吧!我把这些资料看完,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了。”

  “芷晴,我知道你想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但是,那你也得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万一天星回来,看到你这么憔悴,万一责怪我没有照顾好你怎么办,我可不想面对他的陆家家法。”林倩茹看着白芷晴,半开着玩笑说道。

  “倩茹,你一天就知道惯着他,早晚会把他给惯坏了。”

  白芷晴白了林倩茹一眼,不过却没有在看桌子上的文件,而是伸展了一下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算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就不工作了,正好现在时间刚刚好好,等曼曼过来接我们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吃个宵夜,到时候在一起回家。”

  “好啊。”

  林倩茹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她们现在在魔都无法给陆天星什么帮助,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让陆天星担心,这是对陆天星最好的帮助。

  “倩茹,你先出去等我一下,我换一身衣服就出来。”白芷晴看着林倩茹轻声说道。

  “恩,那我和红月在楼下等你。”

  林倩茹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白芷晴看着林倩茹的背影,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很清楚,在林倩茹心中说不定比她还要担心陆天星,只不过,林倩茹把这些担忧全部压在了心底最深处而已。

  “陆天星,你真是一个祸害,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女孩喜欢上了你,对你不离不弃。”

  白芷晴心中再次幽幽叹了一口气,目光的复杂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这才转身朝着里面去换衣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