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倩茹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看着陆天星微笑着说道:“天星,你今天晚上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说要去京城解决一些麻烦吗?”

  “京城危机重重,比我想象中要凶险的多,所以,我打算先回来一趟,带你们去一个地方隐藏起来,让人找不到,等我解决了京城的事情再出来,省的在此期间会有人对付你们,毕竟你们是我的宝贝,我可不想你们受到什么伤害。”

  陆天星微微一笑,道:“不信的话,你问芷晴看看。”

  “恩,天星说的没错。”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不能离开京城太久,不然,那些家伙会注意到的,我现在送你们回去,拿点一点东西,我们立刻离开,免得夜长梦多。”

  陆天星在这个时候,又开口说道:“等你们安顿好之后,我立刻赶回京城。”

  “好。”

  白芷晴三女微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向了停在马路边的宝马车。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宝马mini从远处行驶而来,最终直接停在了白芷晴三女的面前。

  伴随着车门打开,曼陀罗直接从车上走了下来,当看到陆天星之后,曼陀罗明显的愣住了:“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的。”

  陆天星轻声说道:“你怎么来这里的。”

  “我来接嫂子啊,不是你说让我每天保护好嫂子吗?我现在可是在按照你说的做。”

  听到曼陀罗的这句话,陆天星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你看我这两天被京城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的,这都忘了,对了,我准备和芷晴,倩茹,栾小姐她们回紫苑小区,收拾一下东西,准备找个地方隐藏一段时间,等京城的事情解决了再出来,你说是吧,芷晴。”

  “恩,你说的没错。”

  “原来如此。”

  曼陀罗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脚步却不露痕迹的往前走了几步,挡在了陆天星和白芷晴三女的面前,微笑着说道:“哥,你先别过来,往后退几步。”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陆天星听到这话,微微一愣,旋即微笑着说道。

  “哼,哥,你好意思说怎么了,你可是有前科了,你往后退几步,我要好好检查一下,你有没有背着我嫂子在外面偷吃,赶紧往后退几步。”曼陀罗噘着嘴,冷哼着说道。

  “曼曼,你觉得我是这种人吗?”

  陆天星苦笑一声,但还是依言往后退了几步。

  而就在陆天星往后退的时候,曼陀罗脸色陡然变得冷若冰霜起来,手指往腰间一抓,然后随手一扬,一道灰蒙蒙的雾气直接飘向陆天星的方向,同时大声说道:“你到底是谁,你根本不是我哥。”

  在听到曼陀罗的话之后,陆天星的脸色陡然变了变,伸手将那一道灰色的雾气扇开,一脸苦笑着说道:“曼曼,你别跟哥开玩笑好不好,我什么时候不是你哥了。”

  说话间,陆天星一步步的朝着曼陀罗走过去。

  “铁牛,浮屠,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出来,拦住他们。”看到这一幕,曼陀罗脸色陡然一变,再次洒出一片毒物,同时大声开口说道。

  “曼曼,你又在开玩笑了。”

  陆天星脸上的苦笑之色越发的浓厚起来,伸手拂出一道掌风,直接将这毒雾给驱散,身影一闪,竟然直接扑向了曼陀罗。

  “一刀横空朝天阙。”

  “大力金刚拳。”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冰冷的声音凭空响起,紧接着一道璀璨的刀光凭空出现,就仿佛一条笔直的大路平铺在虚空当中,一路向前,有我无敌,带着锋锐的气息,直接斩向陆天星。

  与此同时,一个浑身沐浴在金光当中的魁梧大汉也从不远处冲了过来,整个人就仿佛一条人形坦克一样,眨眼之间就出现在陆天星的面前,双拳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直接轰向了这个陆天星。

  “番天印。”

  陆天星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想也没想,手臂抬起,竟然也是施展出了番天印,直接拍出。

  力量碰撞之间,陆天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浮屠和铁牛两人则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好几步,退到了曼陀罗的身边。

  “曼曼,你带着嫂子他们先走,这里交给我们了。”铁牛和浮屠脸色凝重的看着不远处的陆天星,头也不回的对着曼陀罗说道。

  从刚才的交手当中,他们很清楚眼前这个和陆天星一模一样的男子实力比他们强大太多了,他们根本不是对手,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可能拖延时间,给曼陀罗她们争取逃生的时间。

  “哈哈哈哈,走,你觉得你们今天走得掉吗?还是给我乖乖的留下来吧!”

  陆天星听到浮屠和铁牛的话之后,知道自己有可能暴露了,索性也没有再隐瞒什么,看着曼陀罗等人,一脸冷笑着说道:“我很好奇,你们究竟是怎么发现我的,我自问我模仿的应该惟妙惟肖才对,你们是怎么样发现我的。”

  “怎么发现你的?”

  曼陀罗冷笑着说道:“不可否认,你模仿的的确惟妙惟肖,哪怕是熟人有时候都未必能够分辨的出来,但是你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我哥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或许会叫我芷晴姐的名字,但是如果当和我芷晴姐对话的时候,我哥从来不会叫芷晴姐的名字,而是叫老婆,这是我哥和我嫂子结婚第一天起,已经固定了的称呼,所以,我百分百可以确定,你不是我哥,哪怕你模仿我哥的武学招式,也无济于事。”

  “这只不过是你第一个破绽而已。”

  这个时候,白芷晴也开口了,满脸的冷若冰霜,道:“第二个破绽就是,天星叫红月的时候,不会称呼她为栾小姐,而是叫她红月。其次,你刚才跟我说,你要带我们离开紫苑小区,去找个地方躲躲,甚至拒绝去陆家的提议,这是你的第三个破绽,因为对于天星来说,如果说在华夏还有什么地方最安全的话,那这个地方必然是陆家,而不是其他的地方,因为只要陆老爷子活着,我们就是最安全的。”

  “第四个破绽就是你明明离开魔都之前,就跟曼曼说过,让曼曼寸步不离的保护我,但是刚才你见到曼曼的时候,却显得非常意外,这不符合常理,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你不知道曼曼会晚上来接我,我就当你是不知道。”

  “但是你却还有第五个破绽,那就是天星从来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既然他去了京城,那么不可能晚上偷偷摸摸的回来找我们,我很清楚他的性格,他内心的高傲,不允许他这么做,也不会这么做,因为这只会让我们也让陷入危机当中,他不希望这件事情出现,否则,就不会孤身一人前往京城了。”

  “更重要的是,你虽然无论是从面容还是说话的语气,亦或者是天星的小动作,都模仿的淋漓尽致,但是你却永远模仿不了一个人的心,在看见你第一面起,我就怀疑你不可能是陆天星,你没有破绽,但是女人直觉告诉我,你不是他,尤其是在你开口,跟我说第一句话之后,我就百分百确定,你是假的。”

  “啪啪啪啪……。”

  听到白芷晴的分析,这个和陆天星长相差不多的男子拍了拍手掌,一副赞叹的模样说道:“不愧是白芷晴,一个冰雪聪明的女人,单单凭借我话里的漏洞,就分析出这么多的东西来,佩服,实在是佩服。我本来是打算悄声无息的把你们带走的,现在看来没希望了,只能用强的了。”

  “你以为你能够带走我嫂子吗?”曼陀罗冷笑着说道。

  “呵呵,能不能带走,这可不是你说了算,还是你觉得凭借这两个所谓的神话级初期就能挡住我吗?识相的把白芷晴交给我,我说不定会大发慈悲的放过你们一回,否则,我不介意送你们去见阎王。”

  “送我们见阎王,你的牛皮吹得太大了吧!”曼陀罗神色阴沉的说道。

  “哈哈哈,曼陀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地府佣兵团的毒师吗?只不过很可惜,我早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服用过唐家秘制的解毒丹,你的毒的确厉害,唐家解毒丹或许对付不了你多久,但短时间还是可以的,而杀你们,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既然你不愿意让开,那就休怪我无情了,本来,我只是想要带走白芷晴她们的,既然你们不知死活,那我就先送你们上路。”

  话音落下,这个男子没有任何的犹豫,向前踏出一步,身影一阵闪烁,宛如鬼魅一般,朝着前面冲去,同时五指成爪犹如探囊取物一般,眨眼之间就抓向曼陀罗的咽喉。

  “你找死,曼曼,你带着大嫂她们,退后。”

  看到这一幕,浮屠和铁牛两人闪过一道狰狞的气息,一左一右直接扑向这个男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