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董事长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陆助理。”

  一直观察着这一幕的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陆助理我有一个要问你,不知道你打算用什么办法扭转局势,能不能跟我说说。”

  “没什么手段,他们不是比我们钱多,所以我们才输的吗?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和他比比看到底谁的钱更多,记住,这年头能用钱办好的事情,那都不是事。”

  陆天星淡淡一笑,看着白芷晴说道:“董事长,我出去打个电话,你们现在怎么操作就怎么操作,不用在意我的看法。”

  说完,陆天星直接走了出去。

  看着陆天星的背影,白芷晴怔住了,她仿佛从陆天星的背影之中看到了反败为胜的希望。

  “董事长,难道你真的打算听他的,实在不行我们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个中年男子焦虑的说道。

  陆天星的做法完全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一旦失败,白氏集团将彻底没有了翻身的机会了。

  “不能撤。”

  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听陆助理的,我们继续跟他们拼,反正早晚都是输,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疯狂一把,博出一片新的天空,彻底让白氏集团成为无可撼动的龙头企业。”

  白芷晴此刻也疯狂了起来,从骨子里来说,白芷晴本来就不是一个特别安分的主,只不过因为她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不允许她肆意妄为,如今陆天星的话刺激了她,这让她骨子里疯狂的血液燃烧了起来,她决定赌,赌陆天星有办法成功。

  “可是……。”

  中年男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白芷晴直接给打断了。

  “没有什么可是,若是输了,那就说明我白芷晴这辈子注定没有办法拥有白氏集团,我不在乎输,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大不了东山再起,再把白氏集团抢回来就行了。”

  而此刻陆天星站在走廊外面,拨通了一个他最不想拨通的电话——曼陀罗。

  足足十几秒钟,电话才被接通,从电话里面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谁啊,报上名来,不用跟我墨迹,否则,我会让你尝尝五毒散的味道是酸的还是甜的。”

  陆天星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无奈的苦笑一声:“曼陀罗,是我。”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请不要打电话sao扰我了,我还未成年,不想去看金~鱼。”曼陀罗立刻说道。

  “曼陀罗,我知道我当初不辞而别让你很不爽,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是遇到了麻烦,需要你出手帮忙……。”

  “你骗鬼去吧!忽悠谁呢!堂堂的判官会遇到麻烦,需要我这个未~成~年~少~女出手帮忙?判官你脑子秀逗了,你跟我说这个,还不如跟我说司马凌云被人给爆~菊~花了,这个更实在,要是没啥事,我挂了,我现在不想听见你的声音。”

  仿佛生怕曼陀罗挂断电话,陆天星连忙说道:“我现在在白氏集团工作,白氏集团遇到了金融风暴,有人恶意对它进行打压收购,我需要你掌控的金融组织进行援助。”

  “啊!”

  曼陀罗在听到这句话,接着笑道:“别忽悠我,白氏集团好歹是魔都有名的大集团,谁会闲的蛋疼去做这种事情,再说了,白氏集团可是一个大集团,出了事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失业,这一点官~方不管吗?”

  “曼陀罗,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曼陀罗,记住,我需要他们血本无归,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公司,统统不要放过,就算不能一棒子打死,我也要打残他们,斩断他们的一条手,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不会让我失望的。”

  “你真没有骗我?”

  “我骗你有好处吗?”

  “谁知道呢!说不定你这家伙是个变~态,喜欢我这种小~萝~莉~美~女。”

  曼陀罗不屑的撇撇嘴,但还是开口道:“帮你没问题,不过,判官,帮了你之后,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呢!”

  听到这话,陆天星苦笑一声,说实话,要不是白氏集团出麻烦,他真不想和这个小恶魔打交道,这个小丫头骗子和白微微属于同一路货色,腹黑到家。

  “你想要什么感谢?”

  “暂时没想到,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另外替我带句话给浮屠,他在背后说我坏话,我记着呢!回来在跟他算账。”

  说完,曼陀罗就挂断了电话。

  陆天星微微一愣,苦笑一声,这个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记仇,不过,对于曼陀罗办事他还是挺放心的,有曼陀罗帮忙,这群人就是一群土崩瓦狗,不堪一击。

  而与此同时,紫苑小区66号别墅,白桥山也知道了白氏集团被人狙击的事情,但是他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出事的不是他孙女的公司一样,慢悠悠的抽着烟,听着电视中戏曲,悠闲自得。

  “爷爷,你怎么还有心思听戏曲啊,姐姐肯定已经忙的天昏地暗了,你赶紧想想办法,你不是经常吹嘘自己有很多老朋友吗?赶紧打电话给他们啊,让他们帮帮姐姐,度过这一个难关啊。”白微微坐在旁边,苦着脸说道。

  “为什么要打电话。”白桥山头也不回的说道。

  白微微快速的说道:“当然要打电话了,爷爷你没看到新闻上说白氏集团遭受到了自创建以来的最大危机吗?连魔都多家集团和公司都加入围剿白氏集团了,姐姐现在是前后受敌,没有退路了。你要是不帮忙,姐姐辛苦打拼的公司就要破产了。”

  “破产,不会!有天星在,白氏集团永远不会破产,除非,你姐姐自己作死。”

  白微微听到自己爷爷笃定的话语后,沉默了起来,她现在也有些搞不懂,陆天星真的有这么神奇,居然在白氏集团生死存亡的时候,自己爷爷还选择去相信陆天星。

  白微微忽然发现在这个便宜的姐夫身上隐藏着无数的秘密,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挖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