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抱歉了,刚才我有些事情,被拖住了,现在才赶过来,让你受惊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了。”吴涛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充满歉意的说道。

  “吴长老,这件事情不怪你。”白芷晴摇了摇头说道。

  “恩,白小姐,你在旁边看着,现在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吴涛冲着白芷晴点了点头,满脸杀意的看着这个冒充陆天星的男子,眼中闪烁着冰冷的杀意,在陆天星离开京城之后,他奉命保护白芷晴,这几天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白芷晴,今天本来自己离开几分钟,应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吴涛怎么没有想到,在他离开的这几分钟里就出事了。

  刚才他要是在晚几秒钟出现,白芷晴等人就危险了,这让吴涛的心中充斥着一片杀意,怎么也掩盖不住,要知道他还准备巴结陆天星,期望陆天星在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之后,指点他一番,要是白芷晴出了什么事情,别说求陆天星指点了,陆天星不杀他已经是万幸了。

  “好,好得很,没想到今天真的有不怕死的人来找白小姐的麻烦,我今天就将你的骨头一根根的捏碎,让你生不如死。”

  吴涛声音充满了阴冷的杀意。

  “将我的骨头一根根的捏碎,你以为你能留得下我吗?”

  这个男子眼中同样闪烁着嗜血的杀意,话音一落,没有任何的犹豫,手臂一动,一道道滔天的剑气冲天而起,宛如海洋出现一样,浪花涛涛,朝着吴涛席卷过去。

  赫然是陆天星的另外一门绝学,沧浪剑决。

  “哼,垃圾就是垃圾,模仿别人的招式,看来你也只不过如此了。”

  说话间,吴涛眼中闪过一道不屑的笑容,向前踏出一步,体内的真气催动到了极致,似乎有一颗青松从他的背后冲天而起,无数树叶随风飘扬,秋风扫落叶,横空飞舞,那一道道剑光在碰到树叶之后,纷纷炸裂,瞬间就被统统扫荡一空。

  “给我跪下。”

  吴涛身上的真气一涨,横渡虚空,如履平地一般,眨眼之间就出现在这个男子的身边,背后的神木真气再次化作一棵柳树,一道道垂柳宛如长鞭一般,抽打着虚空,朝着这个男子抽打过去。

  感受到凌厉而来的真气波动,这个男子脸色陡然变了变,心中惊骇到了极点,当即身躯一震,真气破体而出,在他的背后凝聚成形,化作一龙一虎在半空中腾挪交错,栩栩如生,凶恶无比,悍然迎上了那一根根宛如一条条蟒蛇抽过来的柳枝。

  “龙争虎斗。”

  这个男子终于开始施展出属于自己的武学了,他很清楚,他虽然可以模仿别人的武学,但是却始终不是他自己的,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如果在继续模仿陆天星的招式,他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轰!

  一龙一虎和柳枝相互撞击在一起,顿时掀起无边的狂风巨浪,一股可怕的气劲席卷四周,将地面的石板一层层的掀了起来,四下崩碎。

  “万木成林。”

  吴涛脸色此刻也变得凝重了起来,背后再次凝聚出一棵棵的柳树,宛如一片柳树凝聚的森林一般,铺天盖地的柳条出现在虚空当中,抽打着四面八方,将这一龙一虎包裹在其中,抽打的粉碎。

  抽碎这一龙一虎之后,真气化作的柳枝没有任何的停顿,径直朝着这个男子抽了过去,可怕的力量打的空气震荡不绝,发出一连串的爆炸,仿佛天塌地陷一般。

  “可恶,这个老家伙到底是谁,实力竟然这么可怕,难不成是陆家派来的人?”

  这个男子脸色此刻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再也顾不上什么,双掌连忙拍击出去,只听见一声龙吟,周身真气喷涌而出,真气化作一条龙蟒盘绕周身,狰狞凶恶,向着漫天的柳条拍打过去。

  可是,还没有等这个男子的招式碰到柳条,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了一下,身上凝聚的那一条龙蟒,竟然一下子就消散的干干净净,就仿佛是一个被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再也没有丝毫的力量。

  “吴长老,快住手,他已经不行了,千万不要杀了他。”

  而就在这个时候,曼陀罗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了过来声音充满了急促。

  听到曼陀罗的声音,吴涛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散去周身的真气,那漫天的柳枝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对于一个高手来说,出力七分,留下三分就是用来临时变招的,所以停下攻击,对于吴涛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吴长老,刚才多谢你出手了。”

  这个时候,白芷晴带着曼陀罗等人走到了前面来。

  “呵呵,白小姐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只希望白小姐你们不要责怪老朽来晚了就行了。”吴涛看着白芷晴微笑着说道。

  “吴长老,你太客气了,刚才要不是你出手,我们恐怕早就被他抓走了。”

  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当然了,浮屠,你和铁牛两人也出力不少,谢谢你们了。”

  “嫂子,你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铁牛和浮屠两人摇了摇头,目光落在男子的身上,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讥讽之色。

  虽然说以他们的实力,未必能够对付得了这个男子,但是也绝不会像刚才那么吃力,准确的来说,刚才他们受伤,只不过是他们和曼陀罗早就准备好的一场戏而已。

  在他们心中很清楚,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对付白芷晴的话,那么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知道魔都就是龙潭虎穴,不是高手进来,只有死路一条,那么一旦有人想要对白芷晴不利,那么必然会派高手前来。

  而且,现在陆天星的身份在华夏基本上不是什么秘密,对方如果派人来,自然会注意到这一点,一定会小心曼陀罗,所以为了预防万一,曼陀罗直接和他们商量了一下,如果真的有人来对付白芷晴,她就把自己摆在明面上,故意下毒,如果能成功自然是最好不过,如果不能,就轮到他们出手,在交手的时候,偷偷下毒,对方或许会防备曼陀罗,但未必会防备浮屠和铁牛。

  只不过铁牛和浮屠没有想到,这个男子竟然这么晚了才毒发。

  “铁牛,浮屠,你们两个刚才的表演非常的不错,有机会,我送你们两个去好莱坞深造一下,到时候吊打那群家伙,称霸奥斯卡。”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曼陀罗,冲着铁牛和浮屠两人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紧接着将目光落在了这个男人身上,脸上带着一抹掩盖不住的戏虐和嘲讽之色:“怎么样,中毒的滋味不错吧!这可是我特地给你们这群家伙准备的轻松一刻,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这个男子在听到曼陀罗的话之后,心中猛然大惊:“这不可能,我明明服用过唐家秘制的解毒丹的,而且,你的毒物全部被我驱散了,我和你也没有任何的接触,我怎么可能会中毒。”

  说话间,这个男子努力的想要从地面上站起来,但是却感觉浑身上下像是没有了骨头一样,提不起丝毫的力量,更别说动用真气了。

  “万事皆有可能,这句话你不懂吗?没读过书吗?”

  曼陀罗脸上的戏虐之色越发的浓厚起来,冷笑着说道:“不过,你不懂没关系,我这人大人有大量,既然想要杀了你,那就让你死的明白,我的确没有下毒,所使用的毒雾也的确被你挡住了,但是你别忘了你和浮屠还有铁牛他们交过手……。”

  曼陀罗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就被这个男子给打断了道:“刚才下毒的是他们?”

  “那当然了,你真以为我曼陀罗是傻子吗?在江南的时候,我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吃一堑,长一智,所以,我做了两手准备,让铁牛他们对你下毒,很显然,这个计划成功了,只不过,我没有想到这唐家秘制的毒药的确有些不凡,居然拖到现在才毒发,看来我的毒药还有非常大的改进空间。”

  曼陀罗一脸微笑的说着话,脸上却闪过一抹浓浓的惋惜之色。

  唐家毒药,独步天下,看来这句话并不是说说的而已,要知道这一次的‘轻松一刻’可是她专门配置出来对付神话级武者的,哪怕是神话级中期的武者在中毒之后,不需要几个呼吸,就会感觉到浑身酸软无力,但是曼陀罗怎么没有想到这个男子在服用过唐家秘制的解毒丹之后,居然能够抵挡这么久,不得不说,唐家在配置毒药方面,的确非常的不同凡响。

  同时曼陀罗的心中也在暗暗庆幸,幸好这个男子并不是打算杀了白芷晴,而是打算抓住白芷晴,然后好去威胁陆天星,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一旁的吴涛听着曼陀罗和这个男子的对话,脸上闪过一抹惊骇之色,身子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想要离曼陀罗远一点,他还没真的没有注意到每天下午来接白芷晴和林倩茹等人,看起来十**岁的曼陀罗居然这么可怕,这种神出鬼没的下毒本事,换做是他,恐怕也会中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