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算计啊,没想到终生打雁,没想到最终被雁啄了眼了。。”这个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好算计。”

  曼陀罗看着那张和陆天星一模一样的脸庞,语气冷若冰霜的说道:“浮屠,我非常不喜欢他模仿我哥的脸,给我把这张人品面具给我扯下来。”

  “咻!”

  曼陀罗的话音刚落,浮屠的手上陡然出现一把真气凝聚的小刀,手臂一甩,只看见一道光芒闪过,这一把小刀直接贴着这个男子的脸颊飞过。

  “啊!”

  这个男子在刀光闪过之后,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脸上带着的人皮面具瞬间就好像撕碎了一般,层层炸裂,露出一张满是疤痕的脸来,看起来十分的的恐怖。

  “啧啧,你长得真丑。”

  “你……。”

  这个男子双目喷火的看着曼陀罗,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有人对他说这句话了,对他说这句话的人都死了,要不是全身无力,他一定要让曼陀罗死无葬身之地。

  “轰!”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辆红色的跑车从远处行驶而来,伴随着一个漂亮的甩尾,这辆红色的跑车稳稳的停在了白氏集团的大门口。

  与此同时,车门打开,一个身材妖娆,相貌妩媚的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见过大殿主。”

  吴涛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立刻恭敬的行了一个礼。

  这个xing感妩媚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玫瑰。

  “玫瑰姐,你来了。”曼陀罗打着招呼说道。

  “玫瑰。”

  白芷晴三女也是冲着玫瑰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怎么样,芷晴,你们没事吧!”玫瑰从车上走下来之后,目光扫过周围,一脸担忧的问道。

  “多亏了吴长老及时出手,我们才能平安无事。”白芷晴摇了摇头说道。

  玫瑰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哪个男子的身上,缓缓的开口说道:“曼曼,问出这个家伙到底是谁派来的了吗?”

  “还没有。”

  曼陀罗摇了摇头。

  “那不如把他交给我怎么样,我来问问他,我倒想知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到魔都来找找事。”

  话音未落,玫瑰的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没问题,玫瑰姐你把他直接带走就行了,对了,玫瑰姐,要不要重新给他下毒,防止他的实力突然恢复。”

  “不用了,没有必要为这个家伙浪费一点毒药,他不配。”

  玫瑰冷冷的扫过这个男子,她不喜欢有人模仿自己男人的脸,这个男子已经触犯了她的逆鳞,唯有死路一条。

  “吴长老,替我废了他的丹田。”

  吴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随手一拂,一道真气直接轰在这个男子的丹田之上,狂暴的真气直接震破了这个男子的丹田。

  “啊!”

  这个男子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了下去,七窍之中都流出了鲜血,脸上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的看着玫瑰。

  对于这个男子充满仇恨的目光,玫瑰毫不在意扭过头对着白芷晴说道:“芷晴,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带着家伙回去了,看看到底是谁在对付你们。”

  “恩,玫瑰,你自己路上小心一点。”白芷晴点了点头,道。

  玫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上了跑车,离开了这里。

  吴涛则是和白芷晴等人找过招呼之后,和铁牛,浮屠两人悄声无息的消失了。

  而白芷晴等人,经历过了刚才的事情,也没有了出去吃宵夜的打算,上了车之后,直接朝着紫苑小区而去。

  夜色一片漆黑,滚滚的乌云遮挡住了月亮的光辉,晚风吹拂而过,给人带来了一丝深秋的凉意。

  玛利亚天主教堂的大门口。

  艾薇儿此刻在查尔斯的护送下,已经回到了玛利亚天主教堂,只不过这个时候,陆天星和司马凌云几人也赶到了玛利亚天主教堂。

  陆天星和司马凌云几乎同时从车上走下来,当看到艾薇儿脸色虽然不好看,受了伤,但至少没有死亡危机之后,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艾薇儿没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司马组长,判官,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想要看我艾薇儿的笑话吗?”

  艾薇儿满脸冷若冰霜的看着陆天星和司马凌云,脸色可以说难看到了极点,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刺骨的杀机,这次可以说是她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候,居然被人追杀的毫无还手之力,甚至险些丧命,要不是查尔斯及时赶了过来,她今天已经死定了,这让她的语气怎么好得起来。

  堂堂的教廷圣女,地位无比的尊贵和崇高,如今却别人追杀的上天无门,这简直就是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抹除的耻辱。

  “看你笑话?艾薇儿,你觉得我有这个闲心吗?我过来,只不过是来看看你有没有死了而已,现在看来,你的命比我想象中要硬的多,简直就是蟑螂命。”陆天星看着艾薇儿,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凝重之色,心中思量着这一次到底是谁在对艾薇儿动手。

  艾薇儿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冷冷的说道:“哼,那你心中现在是不是特别失望,我还没有死啊。”

  “失望?不,不,我特别高兴,因为你没死,你要是死了,我可不想为你背黑锅,要死,等你回到梵蒂冈再死也不迟。”陆天星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

  艾薇儿在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之后,脸色可以说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重重的冷哼一声,道:“查尔斯主教,我们走。”

  话音落下,艾薇儿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转身的朝着玛利亚天主教堂内走去。

  “司马组长,不好意思,圣女刚刚被人追杀,心情不好,所以很抱歉了。”

  查尔斯看了一眼司马凌云,毫无歉意的说了一声道歉,直接跟在艾薇儿的身后,朝着玛利亚天主教堂,连和陆天星打招呼的心思都欠奉。

  他们这一次来华夏,目的就是除掉陆天星,提升艾薇儿在教廷的影响力,而且,现在可以说完全和陆天星撕破脸皮,就差正面交锋了,没有必要再客气什么。

  陆天星看着艾薇儿的背影,神色凝重的说道:“司马凌云,你对今天晚上这件事情怎么看。”

  “动手的人,应该早就盯着艾薇儿才对,否则,不可能把时机抓的这么准,艾薇儿来华夏这么久了,身边一直跟着查尔斯,唯独今天晚上艾薇儿身边没有查尔斯跟着,就被人找到了机会,这个人肯定是预谋已久,就算不是,那也是一直在盯着艾薇儿。”司马凌云神色凝重的说道。

  这件事情绝对是蓄谋已久的事情,或者说,对方的目标由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冲着艾薇儿来的,而且,目的就是很明确,那就是将艾薇儿置之死地,否则,不可能抓住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

  “你有怀疑的对象没有。”陆天星沉声问道。

  “没有。”

  司马凌云摇了摇头,说道:“想要将艾薇儿置于死地的人很多,其中就包括所有和你有仇的所有家族,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杀了艾薇儿,就能将你置于死地,甚至连带整个陆家都会被牵扯进来,连同陆家一起灰飞烟灭,而如果说这么急切的动手,那么一定是你的仇家,而且是血海深仇的那种,否则,不可能这么想要杀死艾薇儿,甚至不惜一切代价。”

  司马凌云冷静的分析着,这也是他由始至终没有怀疑过陆天星的原因,现在杀了艾薇儿对陆天星来说,完全是得不偿失,而且没做任何的必要,对陆天星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相反对于陆天星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而且,如果陆天星真的想要将艾薇儿置于死地的话,那完全没有必要来京城冒险,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杀死艾薇儿,而且,这个方法非常多,艾薇儿也会毫无抵挡之力,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司马凌云的话,陆天星的眉头也是忍不住的皱了起来,司马凌云说的没错,他的仇人太多了,想要借刀杀人的仇人也不在少数,如果单凭猜测的话,根本猜不到到底是谁在对艾薇儿动手,虽然在杀艾薇儿的时候,对方动用过破阵弩,但这完全没有任何的用处,根本无法变成线索,毕竟,炎黄组这么多年来,丢掉的破阵弩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查不到什么。

  “判官,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有?”司马凌云神色凝重的看着陆天星说道,从这件事情当中,也能够间接的看出来,在京城当中,还隐藏着第三方黑手,而且这一方的实力绝对不弱,否则,不可能打的艾薇儿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狼狈逃窜。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他们敢插手这件事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将他们统统送上黄泉路。”

  说到这里,陆天星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到极点的杀意。

  司马凌云看着陆天星神色,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和陆天星摆了摆手,直接离开了玛利亚天主教堂,他这一次到这里来,是想看看艾薇儿到底有没有受伤,既然艾薇儿没事,他自然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多做什么停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