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还不乐意吗?”

  看到陆天星的脸色,薛冰的美眸中弥漫出了一丝杀意,这个混蛋,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堂堂的大美女想要跟他共处一室,这个混蛋居然还敢流露出不情愿的表情,这是看不起她吗?

  “乐意,当然乐意了,一个大美女要跟我住在一起,我怎么可能不乐意呢!楼上请。”

  感受到薛冰美眸中的杀气,陆天星果断了点了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以前的教训告诉过他,得罪女人没有什么好下场。

  “哼,算你识相,走,上楼。”薛冰似乎十分满意陆天星的态度,冷哼一声说道。

  说着,薛冰直接抬脚朝着电梯口走去,刚刚走出一步,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回过头看着陆天星:“陆天星,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偷偷跑的话,你就死定了,后果自负。”

  说完之后,薛冰再也不说一句话,立刻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陆天星站在原地,脸上的无奈之色越发的浓厚起来,这女人是不是有读心术,他刚才还真打算偷偷摸摸的溜走,居然被这小妞给发现了。

  苦笑一声,陆天星摇了摇头,也没有在说什么,直接跟在薛冰的声优走向了电梯口,连薛冰一个女人都不怕,他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什么不成,反正到最后吃亏又不是他,男人嘛,用过之后,洗洗就好了,没啥损失,顶多以后吃点腰子和韭菜补回来就行。

  与此同时,司马凌云也从玛利亚天主教堂,回到了古往今来古董店,刚刚从车上走下来,走进大厅,就看见林雅妃一脸优雅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悠闲的品着一杯龙井茶。

  司马凌云在看到林雅妃之后,微微一愣,旋即开口说道:“林雅妃你来我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今天晚上这件事情是你做的?”

  对于林雅妃的身份,手中握着一股什么样的势力,司马凌云可以说是一清二楚,而艾薇儿才刚刚遇袭,林雅妃就出现在了这里,这不得不让他怀疑这件事情和林雅妃有关系。

  林雅妃在听到司马凌云的话之后,优雅的抿了一口茶,脸上带着一道招牌式的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司马凌云,我看你越来越糊涂了,你觉得我会有这么傻吗?杀了艾薇儿,让自己的男人陷入危机当中?好好想想就知道这件事情与我无关了,而且,如果是我做的话,你觉得艾薇儿能活着跑到玛利亚天主教堂吗?”

  听到林雅妃的这句话,司马凌云脸上闪过苦笑,看来京城最近的事情,的确让他有些糊涂了,陆天星是林雅妃的男人,林雅妃怎么可能会去算计陆天星,一旦艾薇儿死了,陆天星就得背锅,林雅妃只要不傻就不会这么做。

  而且,林雅妃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聪明了,做事几乎是滴水不漏,如果真的是林雅妃动的手,艾薇儿怎么可能还有实力跑回玛利亚天主教堂,恐怕在出手之后,艾薇儿就已经死了。

  看到司马凌云沉默,林雅妃微微一笑,再次开口说道:“其实,我这么晚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我可能知道这个幕后黑手是谁。”

  “你说什么,你知道?”

  司马凌云在听到林雅妃的话之后,神色微微一愣:“到底是谁。”

  “目前具体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抓了几个人,他们和袭击者是一伙的。”林雅妃微笑着说道。

  “你抓到了几个人?”

  司马凌云在听到这番话之后,眉头微微一皱,盯着林雅妃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雅妃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女人,林雅妃这么晚来找他,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想要告诉他这件事情这么简单。

  “司马组长不愧是司马组长,和你这种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

  林雅妃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厚了起来:“我想要什么很简单,我要你不遗余力的去帮助天星,只要你答应我这一点,今天是谁动的手,说不定明天我就告诉你答案了,不然,你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是谁动的手,而我将会用我自己的方法来处理这件事情,到时候会有什么后果,司马组长,我希望你有一个心理准备。”

  “林雅妃,你这是在威胁我,莫非你以为我不敢对阎罗殿动手不成?”

  “我没有威胁你,我也不敢威胁你。”

  林雅妃一脸认真的看着司马凌云:“只不过我是一个女人,而天星是我的男人,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女人应该做的事情而已,我想你也不希望看见一群发狂的女人吧!”

  “你……。”

  司马凌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已经在帮陆天星了,你应该知道,我无法动用炎黄组更多的力量……。”

  还没有等司马凌云把话说完,就被林雅妃毫不客气的给打断了,道:“我知道你在帮他,但是还不够,我想要的是你彻底帮他,或者是你们两个彻底联手,将这些人统统留在华夏。”

  “这有些困难,炎黄组目前抽不出那么多的力量。”

  “那就尽你所能,别告诉我,你还是抽调不出什么力量?”

  司马凌云在听到林雅妃的话之后,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选择了沉思下来,双眸当中闪过一道道的光芒,好半天才开口说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我只能说尽可能的帮他,我想你也知道炎黄组的情况,我不可能出太多的人手,我只能尽可能帮助陆天星。”

  听到司马凌云答应下来,林雅妃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好,司马组长,我希望你记住这句话,关于这一次袭击艾薇儿的幕后黑手是谁,我最近这两天就会告诉你了。”

  话音落下,林雅妃没有再多做任何停留,直接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

  司马凌云突然开口叫做林雅妃,沉声说道:“你抓的那几个人会开口吗?”

  “哼,在我字典里,从来没有不开口三个字。”

  林雅妃微微一笑,声音虽然平静,但是能够让人明显的感觉到一丝浓浓的嗜血在其中,酷刑之下,他们不得不开口。

  韩家酒店当中。

  陆天星百般无奈的拿出房卡,打开了房门,让薛冰走进去。

  “啧啧,陆天星,我发现你还真是一个狗大户,太有钱了,啧啧,不亏是总统套房,这装修果然是奢华无比,搞得我每天都想睡在这里了。”

  薛冰走进房间之后,目光打量着四周,嘴里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陆天星听到这番话,苦笑着说道:“好了,现在进来也进来了,小冰,你自己挑选一个房间吧!”

  “你的房间在哪?”薛冰扭过头,看着陆天星直接开口问道。

  “你想干什么?”陆天星下意识的反问道。

  “你说我想干什么呢!”

  薛冰看着陆天星,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微笑着说道:“我想要完成一下那天晚上没有完成的事情,你不想完成这件事情吗?”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下意识的回想起那天在酒店当中发生的事情,想起薛冰那几乎一只手都掌握不过来的宝贝,还有那让人欲罢不能的shenyin声,陆天星的呼吸不由的微微一滞。

  尤其是此刻,薛冰虽然身穿着休闲服,但是下身穿着的却是紧身牛仔裤,将她那修长的美腿勾勒的淋漓尽致,那挺翘的tun部被牛仔裤包裹着紧紧的,让陆天星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天晚上在酒店门口,拍薛冰翘~tun时,传来的那一股惊人弹性。

  一时间,陆天星只感觉到丹田当中立刻升起了一股无名的邪火,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沫。

  陆天星的表情变化,立刻就被薛冰看在了眼中,使得薛冰的眼中立刻闪过一道得意的笑容,看来她还是非常有魅力的。

  旋即薛冰对着陆天星眨了一下美眸,迈步走到陆天星的面前,伸手抱住了陆天星的胳膊,吐气如兰的说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你难道就真的不想发生点什么吗?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立刻回过神来,轻轻的咽了一口唾沫道:“发生点什么?”

  “当然是男人和女人应该发生的事情了,你不愿意吗?”

  说着,薛冰抱着陆天星的手臂,使劲的mo擦了两下。

  顿时之间,陆天星只感觉一股柔软的感觉从手臂上传了过来,一股淡淡的幽香弥漫在鼻尖,让他感觉心中的无名邪火变得越发的不受控制了起来。

  妖精!

  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妖精,而是是一个处处想要引诱别人犯罪的妖精,难道这个女人真的以为是柳下惠,不敢把她怎么样吗?

  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将自己心头那燃烧起来的熊熊火焰给压制在心底最深处,看着薛冰说道:“小冰,你这是在玩火你知道吗?”

  “知道啊,可是你有火让我玩吗?”

  薛冰慢条斯理的说着,手臂轻轻的抬起,在陆天星的胸膛上画着圈,俏脸上带着一丝化不开的羞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