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薛冰的动作,陆天星微微一愣,心头顿时一阵苦笑,这小妞难不成是玩真的,还是真以为他是柳下惠,什么都不敢做?

  “小冰,你这是在挑衅我?”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悸动说道。

  “我就是挑衅你了,你能奈我何。”薛冰抬了抬眼帘,一脸挑衅的陆天星。

  “我能耐你何?好,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挑衅一个男人的代价是什么。”

  听到薛冰充满挑衅的话,陆天星终于忍无可忍了,直接伸手搂住薛冰的柳腰,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向前大步流星的走了好几部,直接将薛冰扔到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然后自己双手撑住沙发两边的扶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冰,身体慢慢的朝着薛冰凑过去,一副即将化身为狼的架势。

  看着陆天星眼中闪烁着的熊熊火焰,薛冰脸上的红晕变得越发的雄厚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涌上心头,娇躯都忍不住的轻轻颤抖了起来,但是却没有躲闪,而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看着薛冰的模样,陆天星顿时有些愣住了,他原本只是想要吓吓薛冰这小妞,让这小妞知难而退,谁知道薛冰竟然表现出这个模样,这是玩真的吗?

  等了片刻之后,薛冰并没有感觉到接下来的动作,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睛,却看见陆天星正站在她的面前,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小冰,我突然发现,我兄弟今天改吃素了,暂时不吃肉,所以不好意思,改天吧!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回房间睡觉了,另外,这里这么多的房间,你随便挑一间好了,晚安。”

  话音落下,陆天星直接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

  薛冰看着陆天星的背影,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掩盖不住的失落和疑惑之色,她刚才明明感觉到陆天星一副色急的模样,眼中的火焰都掩盖不住,怎么现在又变成了一个正人君子,这变化也太大了。

  一时间,薛冰的心中充满了解不开的疑惑,一向她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都充满了自信,如果不是因为脾气火爆的原因,她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男人能够抵挡住她的魅力,追求她的男人排成一个加强团都绰绰有余。

  可是现在她一副自动送门来的模样,陆天星居然无动于衷,这让薛冰一时间对于自己的魅力开始质疑了起来。

  女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当她和你在床上啪啪啪的时候,或许什么姿势都做得出来,甚至不介意当一个风骚的女人来勾引你,但是当她爽完了之后,你在想做什么的时候,她就会非常的羞涩,什么都不准你做,搞得好像之前诱惑你的不是她一样。

  “陆天星,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最近是不是因为女人太多的原因,所以弄得自己肾虚了。”

  最后薛冰总结出了一个结论,肯定不是自己魅力不行了,否则,刚才陆天星就不会露出那种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了,既然不是自己魅力不行,那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陆天星身边的女人太多,一天到晚的乱搞,结果把自己弄肾虚了。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男人事前是流氓,事后是圣佛,陆天星说不定跟这个意思差不多,肾虚了,有心无力,所以才对她的诱惑视而不见,装作一副柳下惠的模样,当一个正人君子。

  “我艹!”

  正打算开门走进房间的陆天星在听到薛冰的话之后,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回过头满脸错愕的看着薛冰。

  他不行?

  男人最怕有人说自己不行,尤其是被女人说,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不管这番话是真是假,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最大的侮辱。

  “你说什么?你说我不行了?”陆天星回过头,看着薛冰,一字一句的说道。

  薛冰重重的点了点头:“恩,我这么漂亮,而且主动勾引你,任君采摘,你居然无动于衷,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因为你身边的女人太多,导致你夜夜笙歌,最终把自己弄肾虚了,不然,你为什么会放过我,毕竟你是一个色狼,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色狼会放过一个送上门来的美女。”

  “我不行?”

  陆天星被薛冰的话给气到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薛冰:“就因为我不碰你,你就认为我不行?”

  “我知道,男人都要面子,陆天星,你放心,我不会鄙视你的。”

  薛冰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陆天星说道:“在炎黄组有不少的中医高手,治疗肾虚肯定非常有一套,等明天的时候,我偷偷的把他们带过来,让他们给你看看,保证不出几天就把你治好,你不用自卑的。”

  薛冰一脸郑重的看着陆天星,在她看来,陆天星是被她说中了心头的秘密,所以才会反应这么大,不过,想想也在理,不行,这两个字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一个莫大的耻辱,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听到女人说自己不行,这是对灵魂,对人格的践踏,所以陆天星恼羞成怒,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陆天星,讳疾忌医是不好的,你放心,我会偷偷的带他们过来的,而且会让他们守口如瓶,保证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的。”薛冰再次开口说道。

  “薛冰,你给我闭嘴。我警告你,你这是在诽谤懂不懂,我现在请你立刻停止我的诽谤,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陆天星很不爽的看着薛冰,没想到他难得大发善心一下,居然被这个小妞给误解了,真是岂有此理。

  薛冰看着陆天星的模样,翻了翻白眼说道:“我知道你们男人都非常在意面子,我懂得,你放心好了,我也不会出去胡说八道的,更加不会看不起你的,放心吧。”

  陆天星看着一脸我懂得表情的薛冰,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好得很,薛冰,这可是你逼得我,今天老子就让你看看,老子是不是肾虚。”

  说话间,陆天星大步流星的朝着薛冰走过去,他今天晚上一定要让这个小妞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不然,他这辈子在薛冰面前都会被打上一个肾虚的标志,而且百分之百会成为这小妞威胁自己的把柄。

  看着陆天星的表情之后,薛冰心中有些愣住了,难不成自己误会陆天星了,还是陆天星这家伙根本就是虚张声势,故意吓唬自己

  “陆天星,你吓唬不了我的?”薛冰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吓唬你?小妞,马上你就知道老子是不是吓唬你了,敢诽谤我,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诽谤一个男人的代价是什么。”

  陆天星故作一脸狰狞的朝着薛冰走过去,脸上带着恶霸即将欺凌少女的笑容,走到薛冰的身边,没有等薛冰回过神来,直接霸道的吻在了薛冰的红唇上。

  薛冰身子一僵,顿时瞪大了美眸,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天星的动作,拳头一下子握紧了,下意识的想要一拳砸向陆天星,可是下一刻,她的手臂直接被陆天星给按在了沙发上,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涌现出来,让她下意识的开始生涩回应陆天星的动作来。

  与此同时,在京城沐家的大宅当中,一栋幽静的院落当中。

  沐晴雪孤身一人坐在不远处的小凉亭当中,看着凉亭下,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波光粼粼的池塘,一双美眸带着掩盖不住的忧伤和思念之色。

  在江南的时候,她终于达成自己的愿望,让陆天星接受了自己,可是相聚就是离别,她虽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却不得不和陆天星分别,甚至连见面都没有可能,否则,就有可能让陆天星陷入到危机当中,她只能将所有的思念都压在心底深处。

  “天星,你还好吗?你知道吗?我很想你,真的好想你。”

  沐晴雪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眼中的忧伤之色越发的浓厚起来,唐家已经和沐家达成了协议,准备下个月找个良辰吉日将她嫁去唐家,但是她却无可奈何,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因为自从她从江南回到京城之后,就直接被限制在了沐家,别说是出去了,就连外界的消息变化,她都没有办法知道,周围的仆人也没有一个人会跟她说外面如何了,她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中的金丝雀,看似漂亮,幸福,实际上却失去了自由。

  “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伴随着咯吱的推门声,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剑眉星目,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丝张扬的高贵和优雅,如果此时有迷妹在这里的话,绝对会发出大声的尖叫声。

  沐晴雪在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之后,下意识的回过头,当看到来人的时候,立刻开口说道:“哥,你怎么过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沐青川。

  ps:章节上传错了,待会修改一下位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