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吃了一个肉包子,像是想起了什么样,薛冰放下手中的肉包子,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天星,我差点忘了,刚才司马组长打电话给我,他说你交给他的判官贴,他已经让蛟龙送给艾薇儿了。”

  “我知道了。”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点了点头。

  “陆天星,你真的决定三天之后,要和教廷的人在长城进行生死之战吗?”薛冰有些担忧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恩。”

  陆天星点了点头,缓缓的开口说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若是不将这场战斗摆到明面上来,一切的主动都将掌握在他们的手中,就跟昨天晚上一样,只能被动的去面对他们的偷袭,而若是将这场战斗提到明面上,对于我来说,将不用再畏手畏脚的。”

  “可是,他们会出现吗?你下战帖给他们,他们肯定会知道你有所准备,他们会在明知道是陷阱的情况下,还来杀你吗?”薛冰充满疑惑的开口说道。

  “他们不得不来。”

  陆天星随手拿起一个小笼包,扔进嘴里,缓缓的开口说道:“他们利用京城这个陷阱,让我不得不出现京城。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我也给他们准备了一个陷阱,让他们不得不出现,昨天晚上,我杀死莱恩,险些将迪奥也给杀了,这就足以说明我的实力有多可怕,一旦继续让我成长下去,他们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他们不想让我继续成长下去,不想死在我的手里,他们就必须出手对付我,否则,只要我离开京城,他们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来找我的麻烦,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成长,我就是他们的噩梦,他们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出现,所以,哪怕明知道长城上面有我布置的陷阱,他们也不得不来,因为他们怕死。”

  “可是……。”

  薛冰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什么,却被一旁的饿鬼开口打断了,道:“嫂子,你就放心好了,我们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既然敢找他们决一死战,我们肯定有把握的,你放心吧!”

  “是啊,嫂子,你放心好了,就算是拼了命,我们也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老大的。”破军也在一旁重重的开口说道。

  “饿鬼他们说的没错,我既然有把握找他们决一死战,就肯定会有完美的计划,你别担心。”

  陆天星伸手拍了拍薛冰的后背,轻声说道:“反正这两天没啥事,待会吃过早餐之后,我陪你出去玩玩,去京城的名胜古迹玩玩。”

  “恩。”

  薛冰轻轻的点了点头,俏脸上的红晕越发的浓厚起来,心中却带着一丝甜蜜,她陡然发现似乎被一个男人这么关系,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老大,那我们呢!”

  饿鬼在一旁开口说道:“我们也想去游玩一下,带带我呗,老司机。”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哪凉快哪带着去,有你这么做电灯泡的吗?”

  “老大,你这是重色轻友,你知道吗?”

  “我就重色轻友了咋地,你要是不服,赶明儿就把江南那女孩给拿下,不然别给我bb。”

  “老大,我想弄死你。”

  “可以啊,你来弄死我啊,我让你一只手怎么样。”

  “你……。”

  ……

  相比于陆天星在京城的悠闲,远在北方琴岛市的孙耀阳此刻却感觉到心急如焚,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焦急之色。

  坐在沙发上,孙耀阳手指上夹着一根香烟,神色凝重的看着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在他面前的烟灰缸里面,已经密密麻麻的扔了不少的烟蒂,显然是孙耀阳在这里已经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但愿京城不要出什么事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孙耀阳终于回过神来了,将手上的烟蒂直接扔在了脚下名贵的地毯上,低声喃喃自语,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

  昨天晚上袭击艾薇儿的人就是孙家的人,可是直到今天早上,京城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传过来,甚至连电话都打不通了,这让孙耀阳的心中咯噔一声,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从心中爆发出来,让他有一种寝食不安的感觉。

  哪怕这一次派出去的都是对孙家忠心耿耿的人,但是孙耀阳的心情却一直没有办法平静下来,要知道这一次孙家想要杀死的人是艾薇儿,教廷圣女,一个足以将孙家碾死无数次的大势力的圣女,一旦袭击教廷圣女是孙家的这个消息传出去,对于孙家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灾难,无论是炎黄组,陆家还是教廷,都不会放过孙家,到时候孙家就真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耀阳,你怎么又抽烟了,我不是跟你说过,抽烟对身体不好,你怎么还抽烟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关心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孙耀阳下意识的扭过头,就看身穿着一身黑色睡衣,身材妖娆,浑身上下散发出少fu~风韵的章悦从楼上走了下来。

  “悦儿,你起来了。”

  孙耀阳看了一眼章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悦儿,京城出事了,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京城出事了?”

  听到孙耀阳的话,章悦的心头猛然一颤:“耀阳,你确定京城出事了?”

  京城一旦出事,这件事情如果查不到孙家的头上来,自然一切相安无事,可是一旦查到孙家头上来,孙家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灰飞烟灭,哪怕是逃亡国外也无济于事。

  “暂时不清楚,但是,昨天晚上的时候,孙傲给我发过一条短信,说已经找到机会了,准备待会就对艾薇儿动手,可是这都十几个小时过去了,孙傲还没有把消息传回来,就连他的电话也打不通了,这让我实在是有些不安。”

  孙耀阳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说道:“悦儿,你给我分析分析,京城到底有没有出事。”

  听到孙耀阳的话,章悦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京城到底有没有出事,这一点她也不清楚,孙家虽然在北方有些势力,但还插手不到京城去,想要知道京城有没有出事,这基本上很难。

  孙耀阳这个时候也没有开口,而是缓缓的抽着烟,脸上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如果这件事情败露,孙家恐怕只有灰飞烟灭一条路可以走了。

  “耀阳,你以前不是跟我说,你和京城刘家的现任家主刘景山是朋友吗?不如你打电话问问他。”章悦突然开口看着孙耀阳说道。

  孙耀阳在听到章悦的话之后,眼中立刻闪过一道光芒,道:“悦儿,你说的没错,我可以询问一下刘景山,相信他肯定知道什么。”

  说话间,孙耀阳直接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手机,打算拨打自己老同学刘景山的电话。

  “等等。”

  看着孙耀阳的动作,章悦突然开口提醒道:“耀阳,记住千万不要和刘景山说是你安排人去伏击艾薇儿的明白吗?”

  “我懂,你放心。”

  孙耀阳郑重的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拨通了京城刘家家主,刘景山的电话。

  当初,他和刘景山是同班同学,两人的关系也不错,以前,他偶尔去京城的时候,刘景山也会特地招待他,打个电话,自然无可厚非。

  电话刚刚接通,孙耀阳立刻开口说道:“刘兄,最近过的怎么样啊。”

  “呵呵,原来是孙兄,你这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刘景山那雄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帮的,绝不推辞。”

  “呵呵,刘兄,你说笑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听说京城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大事,有人袭击了教廷圣女,这到底情况怎么样了。”

  “孙兄,你问这个做什么,该不会是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吧!”

  刘景山的声音带着一丝郑重,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以说震动了整个京城,让整个炎黄组都陷入到了雷霆震怒当中,如果这件事情和孙家有关系,刘家必须要和孙家划清界限,否则,一旦被炎黄组的惦记上,那可真是无妄之灾。

  “呵呵,刘兄,你说笑了,实不相瞒,还不是家里的小辈有些不争气了,得罪了陆天星,这一次教廷圣女又突然遇到了袭击,我担心会有什么不怀好意的人故意栽赃陷害,如果是这样,这个哑巴亏我可吃不起啊。”孙耀阳干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

  刘景山点了点头,叹息了一口气说道:“伏击艾薇儿的那群人全部被杀了,我听说,本来就要成功了,后来艾薇儿身边的红衣主教救下了她,所以这一次伏击失败了。”

  “失败了?”

  “是啊,失败了,那些人全部被杀光了,现在整个京城都陷入到风起云涌当中,到处都是风声鹤唳,现在我们这些家族都不敢喘一个气,要是被怀疑上,不死恐怕也会脱一层皮。”刘景山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