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什么笑,玛德,老子最讨厌你这个笑容了,你以为你是谁。”

  看到林雅妃脸上的笑容,王中顿时感觉到格外不爽起来,走到林雅妃的身边,抬起脚直接一脚踢在林雅妃的身上。

  顿时,林雅妃就像是一个破麻袋一样,直接被王中给踢出去数米远,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一口鲜血忍不住的从嘴里喷出来,但是,林雅妃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痛苦之色,反而带着甜蜜的笑容,她仿佛又回到了一个月前,第一次见陆天星,陆天星仿佛英雄一样保护着她的时候了。

  “天星,我今天恐怕是活不了了,不知道这一次你会不会像一个英雄出现在我的眼前,保护你的公主。”

  林雅妃低声喃喃自语,目光看着王中,带着一丝嘲讽之色,想要得到她的身体简直就是做梦。

  同时,林雅妃心中又有着一丝遗憾,遗憾自己没有和陆天星结婚,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不知道陆天星听到她死了之后,会不会哭,会不会记得她。

  看到林雅妃脸上的嘲讽之色,王中顿时怒火冲天,冲着身边的人怒吼道:“林雅妃你还敢鄙视老子,你这个臭~婊~子,你们两个过去给我把她的衣服给我扒~光~了,老子今天就来一场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的战斗,我倒要看看你待会是不是还跟现在一样清高。”

  “少爷,小心有诈,先杀了林雅妃再说,免得节外生枝。”一直待在王中身边的张老脸色凝重的开口说道,不知为何他始终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张老,你想太多了,你是天级中期的高手,放眼天下,有几个人会是你的对手,你不用担心。”王中无所谓的摆摆手道。

  张老看了王中一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或许真的是他多心了。

  王中兴致勃勃的指挥着旁边的王家武者:“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去,我要扒~光她的衣服,我要看看她待会是不是一样的清高,哈哈哈哈,马上就要品~尝~到津市第一美女的味道了,太期待了。”

  两名王家武者听到王中的话,满脸yin~笑的从后面中走出来,走向林雅妃,虽然他们不能玩,但过过手瘾也饿是不错的。

  两名王家武者一步步的走向林雅妃,其中一个武者更是伸手摸向林雅妃的脸蛋,林雅妃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眼中闪烁出一丝杀机,就算死,她也要拉一个人垫背。

  “啊,我的手,我的手断了,是谁,我要杀了你。”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名摸向林雅妃脸蛋的王家武者捂着手臂倒退了好几步,一条手臂掉在地上。

  林雅妃在听到这一声惨叫,下意识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血红一片,其中一人捂着断臂,鲜血仿佛喷泉一样从他的手指缝中喷溅出来。

  “谁,谁敢和我王家做对,给我滚出来。”

  王中脸色霎那变得难看了起来,满脸怒火的扫过周围。

  王中身边的张老也在瞬间脸色狂变,连忙护在王中身边,眼神凌厉的扫过周围,不敢有任何的松懈,因为他刚才根本没有看到那名王家武者是怎么被人斩断手臂的。

  “和你们王家作对,那又如何。”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冷若冰霜,紧接着,林雅妃柔感觉自己腰间一紧,被人抱在怀里,一股熟悉的味道传来。

  “天星。”

  林雅妃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天星,眼眸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之色,她怎么也没有陆天星会出现在这里。

  “当然是我了,你这个傻女人,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如果不是晓峰告诉我你出事,我还被你蒙在鼓里,为了我,你这么做值得吗?”

  轻轻的替林雅妃擦掉脸上的草屑,陆天星心中暗道一声侥幸,如果刚才再来迟半会的话,林雅妃恐怕就真的是香消玉殒了。

  “为了你,值得。”林雅妃看着陆天星,语气非常的坚决。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轻轻的替林雅妃擦掉脸上的脏东西,整理好凌乱的鬓发,林雅妃像是乖巧的小猫的一样,趴在陆天星的怀里,脸上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容,或许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看到林雅妃被陆天星抱在怀里,王中像是被踩着的尾巴的猫,目眦欲裂,满脸杀机的说道:“小子,你竟敢动我的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京城王家的人,识相的赶紧给我滚,不然,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我的葬身之地?”

  陆天星微微一愣,哈哈大笑道:“你说的没错,这里将会是你们的葬身之地,这里风景秀丽,肯定是风水宝地,你们挑选的这一个坟地果然不错。”

  声音未落,陆天星身上的杀意没有任何的隐藏,从尸山血海中积累出来的杀意瞬间爆发出来,一时间四周的温度陡然下降,四周的树木无风自动,哗哗作响。

  “你敢。”王中勃然大怒,厉喝道,脸上却闪过一抹浓浓的恐惧之色,那恐怖的杀意,让他有一种连灵魂都冻僵的感觉。

  周围的王家武者纷纷如临大敌一般,抽出背上的钢刀,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陆天星冷笑着扫过王中一行人,轻声对着林雅妃说道:“林妖精,你先去旁边坐一会,我先替你料理了这群废物再说。”

  “嗯!”

  林雅妃温柔的点点头,任由陆天星抱着自己,将她放在不远处一块干净的石头上。

  如果此时有林家集团的人在这里,绝对会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什么时候一向强势无比的林雅妃会有这么小女人的表现,绝对让人惊掉大牙,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

  可惜这里没有其他人,甚至只有陆天星注意到了,王中等人早就被陆天星的杀机给震慑,哪里还有心思关注什么温柔不温柔。

  安顿好林雅妃,陆天星扭过头看着王中:“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准备好上路了吗?”

  “上路?小子,你算什么东西,敢和我王家作对,现在我就把你给碎尸万段了,上,怕他干什么,全部给我上,谁要是杀了他,老子赏他一千万。”

  王中满脸狰狞的望着陆天星,眼神怨毒的看着陆天星,他是京城王家弟子,什么时候收到过这种屈辱,他要把陆天星碎尸万段,用来发泄他心中的怒火。

  王中的声音刚落,他身后的两名王家武者瞬间动了,身影宛如一道闪电扑向陆天星,钢刀带着凛然的寒芒,斩向陆天星,要将他劈成两半。

  速度之快,顿时之间,陆天星只看见一道淡淡的刀光朝着他横扫而来。

  “不知死活的蝼蚁,既然你们找死,我就送你们上路。”

  陆天星不屑一笑,手臂一动,凌空一抓,微微一握。

  “砰!”“砰!”

  那两名王家武者连惨叫声的机会都没有,连同手上的钢刀瞬间爆成了一团碎屑,伴随着血雨罗洒落。

  一抓一握,仅仅是瞬息之间,两名王家武者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彻底的尸骨无存了。

  畅快淋漓,实在是太畅快了。

  这就是现在陆天星的感觉,不管对方是谁,只要为敌,统统碾死,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还想要偷袭我,就凭你一个地级都不到的废物,给我死。”

  陆天星眼中杀机闪烁,一掌拍向旁边,狂暴的真气如同一辆青铜古战车碾过虚空,将一名偷偷摸摸跑过来的王家武者给撞飞了出去,胸膛凹陷,落地十几米外的地方,抽搐了几下便没有了生息。

  看到这一幕,王中怒火冲天,这些都是他的亲卫,死忠于他的人,一下子死了三个,足以让他肉疼很久了。

  “全部给我上,给我杀了他,谁要是杀了他,我奖励他一部天级修炼功法。”王中大声怒吼道。

  “是,少爷。”

  剩下的十几个王家武者眼睛顿时一亮,他们修炼的只不过是地级功法而已,若是拥有一部天级功法,这就说明他们也有资格问鼎天级高手的境界,若是表现突出,说不定能一飞冲天,成为王家的供奉也不一定,到时候吃香的喝辣,也只在一念之间。

  拼了,拼一把,单车变摩托。

  “杀!”

  十几个王家武者的眼中都是闪烁着狰狞的杀意,紧握着钢刀,真气包裹着身体扑向陆天星。

  一道道浓烈的刀气在虚空弥漫,森冷的刀光刺的人眼睛一阵阵生疼。

  “既然你们这么着急想死,那我就先送你们上路。”

  陆天星冷笑连连,手臂凌空一抓,一杆铁血大战戟握在手中,不退反进,凌空一抖,漫天的刀影瞬间被震得粉碎。

  陆天星身影如同鬼魅,快到极致,瞬间出现在一名王家武者的身边,铁血大战戟横扫而过,一名王家武者只感觉腰间一凉,瞬间被腰~斩。

  陆天星脸色不变,铁血大战戟在虚空划过一道弧线,对着另一名王家武者当头斩下,在这名王家武者惊恐的目光下,连同钢刀一起被铁血大战戟上携带的真气给搅得粉碎,化作一片血雨飘散四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