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你别太过分了?”艾薇儿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查尔斯要是进了炎黄组,那就相当于是把命交给了炎黄组。

  “过分?艾薇儿,你不觉得这话非常的可笑吗?成王败寇,如果这一次我输了,我说你做的太过分了,你会饶了我吗?”

  陆天星脸上闪过一抹讥讽之色,目光落在查尔斯的身上:“查尔斯,你现在可以选择了,是去炎黄组待一段时间,还是我们继续来玩玩,我们这多人或许杀不了你,但拖住你还是可以的,我想其他的京城家族或许不介意痛打落水狗,你说呢!”

  查尔斯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眼神阴森的扫过周围,身上一道道强横的气势若隐若现,只等待艾薇儿一声令下,他不介意立刻动手,哪怕是拼了命也要将艾薇儿安然无恙的送回教廷。

  艾薇儿听着陆天星的话,一下子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并没有当即开口说话,而是低头思索着,查尔斯绝对不能死,可是一旦进入炎黄组,查尔斯极有可能被炎黄组控制起来,可是如果不答应,陆天星百分之百会动手,绝对不会让查尔斯活着离开这里,不管苍梧等人能不能杀了查尔斯,但是只要拖住查尔斯,等到炎黄组的援军到来,查尔斯必死无疑。

  陆天星并没有开口催促什么,而是神色漠然的扫过周围。

  此刻,整个长城已经完全变成了人间炼狱,那尸体随处可见,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在空气当中,给人一种泡在血窟窿当中的感觉,口鼻当中都是鲜血的味道。

  陆浩月,韩子枫等人都站在陆天星的身边,都是神色冰冷的看着查尔斯,只要一言不合,他们不介意围攻这个神话级后期巅峰的强者。

  整个长城之上的气氛都压抑到了极点,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只是在等待着查尔斯的选择。

  而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方向,林雅妃和司徒峰两人站在那里,看着长城之上发生的一幕幕。

  “殿主,看来事情已经差不多解决了,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司徒峰看着林雅妃说道。

  “我们安排在外面的人,有什么消息传了回来没有。”林雅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扭过头看着司徒峰说道。

  “已经传来消息了,那些漏网之鱼已经被斩杀了几个,剩下他们正在追杀,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传来消息了,另外陆家禁卫也在追杀这些人。”司徒峰快速的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

  林雅妃点了点头,缓缓的开口说道:“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我们走吧!对了,三天前抓到的那几个家伙开口了没有,查到他们的身份没有。”

  “没有。”

  司徒峰摇了摇头,道:“他们的身份一片漆黑,根本查不到,而且,这三人似乎经历过专门的拷问训练,所以一直没有办法让他们开口。”

  “不开口?哼,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前段时间我们不是招揽了一个武者吗?他不是说自己祖上是靠刑狱吃饭的吗?还给他们家留下了一本专门用于刑狱的书吗?让他去试试。不开口?我倒想看看是他们的骨头硬,还是我手上的刀子硬。”

  话音落下,林雅妃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这一次她是来看戏的,现在戏已经落幕,剩下的暗手也奈何不了陆天星,既然如此,她留在这里也没有必要了。

  长城上。

  好半天,艾薇儿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好,判官,我可以替查尔斯主教,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否则,就算鱼死网破,我也绝不会妥协。”

  “什么条件?”陆天星当即开口说道。

  “查尔斯主教,可以去炎黄组做客,直到你离开京城,但是你绝对不能封了他的异能,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在你没有离开京城之前,他不会离开炎黄组……。”

  “这不可能。”

  还没有等艾薇儿把话说完,陆天星直接打断艾薇儿的话,说道:“你的这个保证在我看来,一文不值。”

  “你……。”

  听到陆天星毫不客气的话,艾薇儿眼上闪过一丝怒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可以当做人质,跟在你的身边。”

  “艾薇儿,你现在就是我的人质,这个条件对我来说可有可无。”

  陆天星淡漠的说道:“当然不封了他的力量也不是不行,只要他吃下这枚毒药就可以。”

  说话间,陆天星手掌一翻,一枚褐色的药丸出现在手中:“这是用六翼金蝉炼制出来的一枚毒药,相信你们也听说过它的名字,噬魂散魄丹,服下之后,无解,每一年都会发作一次,到时候生不如死,只要查尔斯吃下这枚噬魂散魄丹,那我可以不封他的力量,并且,在我离开京城之前,会给他完全的解药。”

  “这不可能,你妄想。”

  陆天星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艾薇儿想也没想的拒绝了,她来到京城这段时间,也听说过噬魂散魄丹的名声,查尔斯要是服下了噬魂散魄丹,恐怕性命就在陆天星的掌握之中了。

  陆天星没有理会艾薇儿,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查尔斯的身上:“查尔斯,你的选择如何,是打算拉着艾薇儿跟我们同归于尽,还是服下噬魂散魄丹来赌我会不会信守承诺。”

  查尔斯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陆天星一眼,沉声说道:“我选择服下噬魂散魄丹,但是我希望你记住,保证圣女的安全,否则,以我的实力,杀你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而已,我希望你明白。”

  “这一点你放心,你不希望艾薇儿死,我也不希望艾薇儿死在华夏。”

  陆天星淡淡一笑,屈指一弹,手上的这枚噬魂散魄丹立刻快若闪电的飞向查尔斯。

  查尔斯伸手一抓,直接将噬魂散魄丹抓在手中,略微迟疑了一下,最终一仰头将噬魂散魄丹给吞了下去。

  “查尔斯主教……。”

  艾薇儿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大声叫了起来,身子拼命的挣扎起来,想要跑向查尔斯,却被陆天星牢牢的按住肩膀,动弹不了分毫。

  “圣女,我没事,不过是一枚毒药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圣女你能平安无事,这就足够了,再说了,他不是答应过,在离开京城的时候,会给我解药吗?没事的。”

  查尔斯看着艾薇儿,苍老的脸上闪过一抹慈祥和蔼的神色,脸上丝毫没有责怪艾薇儿的一丝,反而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其实,查尔斯之所以会不遗余力的帮助艾薇儿,不仅仅是因为艾薇儿是教廷的圣女,更是他一手将艾薇儿带大的,可以说艾薇儿虽然不是他的亲人,却胜似亲人,是他的亲孙女,否则,他也不会明知道教廷从来没有出现过女教皇,却依然选择不遗余力的去帮助艾薇儿,只因为艾薇儿在他的心中就是亲孙女,而不是所谓的教廷圣女。

  “查尔斯……。”

  艾薇儿在听到查尔斯的话之后,娇躯猛地一颤,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悸动,晶莹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下来。

  她自小父母双亡,是教皇爱德华将她从外面带回教廷的,进入教廷之后,就是查尔斯将她带大的,每次她调皮的时候,可以说查尔斯都是笑呵呵的看着她,并不会责怪她,有时候陪着她玩闹,在她的心中查尔斯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否则,她也不会选择带着查尔斯到华夏来,甚至让查尔斯知道自己的秘密,毕竟对于教廷来说,一个女人想要当教皇,绝对是奇耻大辱。

  “我现在已经按照你说得做了,我也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查尔斯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语气凝重的说道。

  “这一点你放心。”

  陆天星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司马凌云的身上:“司马凌云,接下来的事情麻烦你了。”

  “没问题,我可以向你保证,在你没有离开京城之前,查尔斯不会离开炎黄组。”

  司马凌云深吸了一口气,迟疑了片刻说道:“判官,你打算把艾薇儿怎么办,要不……。”

  “司马凌云,这个你想都不要想。”

  还没有等司马凌云把话说完,陆天星已经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将艾薇儿交给你们炎黄组,你是嫌她死的不够快吗?到了你们炎黄组,别说吃喝拉撒都要挑衅吊胆,连呼吸空气,我估计都要担心这空气里面有没有被人下毒了,我可不想再来一次长城之战。”

  司马凌云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脸上顿时闪过一抹苦笑之色,不过却没有在说什么,艾薇儿留在陆天星的身边,的确远远比留在炎黄组要安全得多。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司马凌云看着陆天星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说了,艾薇儿安全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

  陆天星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司马凌云,今天多谢了,等有时间,我请你喝酒,另外,我打算明天去找你师傅,不知道你师傅有没有时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