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嫂子,你不懂,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并不意味着要和外面的那些女人做什么,而是单纯的去看看这个女人,就好比你走在大街上欣赏美女一样,只是单纯的欣赏,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的那种。”

  听到周围传来的鄙夷,饿鬼丝毫没有任何的尴尬,反而冲着薛冰解释了一声,然后对着艾薇儿说道:“伟大的教廷圣女,我嫂子说我可以,但是你貌似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什么吧!人渣,貌似你们教廷的人也比我好不到哪去,动不动就给人家火刑,看谁不爽就送谁上火刑,谁不信奉你,就说人家是异教徒,打着清除异教徒的幌子去光明正大的做着龌蹉事,我看你们教廷才是最大的败类,一个伪君子教廷。”

  “你放屁。”

  艾薇儿在听到饿鬼的话之后,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

  “嘿嘿,我放屁?”

  饿鬼淡淡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教廷的龌蹉,你们教廷的那些主教表面上光鲜无比,暗地里不知道包养了多少的女人,有多少的神父打着为教徒祈福的幌子欺骗良家妇女,这一点我想你这个教廷圣女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吧!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都歪了,你们这些上梁能好得到哪里去。伟大的教廷圣女,麻烦你说别人龌蹉之前,先检查一下自己的屁股底下是不是擦干净了。”

  “你……。”

  听到饿鬼的话,艾薇儿的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了起来,完全是被气的,胸前那傲人的圣女峰也因为怒气爆发的原因,一阵剧烈的上下起伏,双目几乎喷火的看着个鬼,但是艾薇儿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或者说无力去反驳饿鬼的话。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水至清则无鱼,在任何一个地方有光明就有黑暗,没有哪一个势力能够做到水至清,总会有一辆害群之马。

  “伟大的教廷圣女,你无话可说了吧!所以说,要说人渣败类,你们教廷也好不到哪里去,咱们也就是半斤八两而已,你还没有资格嘲讽我,要不是留着你还有用,你觉得你还能好好的坐在那里吗?”饿鬼再次开口嘲讽道。

  艾薇儿在饿鬼的话之后,那粉拳已经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俏脸一阵铁青,呼吸也变得越发的急促了起来,可想而知,她现在内心之中有多么的愤怒。

  看到这一幕,薛冰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饿鬼,算了,不用再说了。”

  饿鬼不屑的扫过艾薇儿一眼,然后对着薛冰嘿嘿一笑道:“嫂子,你既然开口了,我肯定听你的,说了,什么都不说了。”

  话音未落,饿鬼再次开口说道:“对了,嫂子,反正我们几个顶多是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如你们先离开,我在这里等着浮屠他们出来就行了。”

  “可是,你们……。”

  薛冰张了张嘴,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就再次被饿鬼给打断了,道:“嫂子,你就放心吧!没事的,这点小伤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到饿鬼的话,陆天星这个时候开口说道:“那好吧!饿鬼,浮屠他们就交给你了,待会身上的伤势处理好之后,你直接打电话给这个人,他们会派人来接你们的,到时候你们直接跟着他去炎黄组,你们的身份司马凌云会帮你搞定的。”

  说着,陆天星从口袋中拿出一张记着电话号码的卡片递给了饿鬼,这是饿鬼等人在手术室的时候,他打电话给司马凌云,从司马凌云手里拿到的。

  饿鬼也没有任何的客气,直接接过这张卡片放进口袋,道:“老大,没问题,待会我们会过去的。”

  “那好,我们先走了。”

  陆天星冲着饿鬼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在长城上杀了不少人,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腥气息,虽然他早就习惯了,但是终归还是有些不舒服,还是先回身上的血腥气息洗掉再说,而且,有司马凌云的保证,饿鬼他们的安危也不用担心什么。

  万豪大酒店!

  陆浩月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长城,回到了万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当中,坐在沙发上,手上夹着一根香烟,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

  一直跟着陆浩月的陆川,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虽然不是陆浩月肚子里面的蛔虫,但是此刻也猜得到陆浩月的心情如何,曾几何时,陆浩月是陆家的妖孽天才,是无数人仰望的存在,但是自从陆天星回到陆家之后,陆浩月的这一层天才的光芒在陆天星的光芒照耀下,就显得不是那么的光彩夺目了,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恐怕都是难以接受的存在,哪怕现在陆浩月在心中已经承认陆天星比自己要强,但终归有些不是滋味。

  陆浩月抬起手,将香烟放在嘴里,深深的抽了一口浓烟,然后一个烟圈从陆浩月的口中喷出来,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身边的陆川,轻声问道:“陆总管,你说我真的比不上表弟吗?”

  有些愕然的听到陆浩月的话,陆川微微一愣,旋即摇了摇头说道:“家主,你不要妄自菲薄了,你的实力或许比不上三少爷,但是在其他的方面,你未必逊色三少爷,否则,老爷子怎么会挑选你成为陆家家主!”

  陆浩月满脸苦涩的摇了摇头说道:“陆总管,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是什么料,我最清楚了。如果不是我一直待在陆家的话,爷爷未必会把陆家家主交给我,因为相比于表弟的资质,我的实力简直就是不堪一击。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把家主之位交给表弟的话,陆家现状又会如何,会不会比我要强。”

  “家主,你……。”

  陆川在听到的陆浩月的话之后,脸色陡然变了变,急忙开口想要说什么,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陆浩月给打断了:“陆总管,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说说而已,表弟比我强,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因为他比我强就心存嫉妒,如果我真是这样的人的话,早在他进入陆家的时候,我就会阻止他,更加不会来京城帮他了。”

  “我说这番话只不过是有些感慨而已,曾经我以为表弟的实力比我强,是因为他遗传了天战叔的资质而已,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表弟的实力之所以这么强,完全是从无数次的生死危机当中得来的,如果换做是我,我绝对没有他那么大的勇气来面对这个危险。”

  “家主,你的这番话要是让老爷子听见,肯定会非常高兴的。”陆川缓缓的开口说道。

  “是啊,爷爷肯定会非常开心的,因为他不希望看见我和表弟两个兄弟相残,不希望我在走上大伯的老路。”

  说到大伯陆宏达,陆浩月心中又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在说什么,而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陆老爷子的电话,京城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他该打电话回去报个平安了。

  而另外一边,京城杨家,此刻,杨家的重要人物齐聚一堂。

  明媚的阳光照耀在房间当中,令整个房间里面的光线都非常好,照耀在脸上更是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但是包括杨安龙在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那股寒意仿佛深入灵魂一般,让他们浑身汗毛立起。

  这个诡异的气氛已经持续了很久了,自从杨安龙回到杨家,将所有的杨家成员召集过来之后,这个气氛就一直维持着,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而杨家家主杨安龙此刻同样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寒意,却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被他的目光盯着,都感觉后背一阵发毛,有一种毒蛇近在咫尺,随时咬你一口的架势。

  杨奉行坐在杨家首位上,神色阴冷冰冷的扫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缓缓的开口说道:“刚刚安龙跟你们的说的消息,你们都听到了吧!现在说说你们的看法?”

  “老祖,看来我们这一次不能在隐忍了,再忍下去,我们杨家说不定就完了,必须要将陆天星给彻底除掉才行。”一个杨家人最先打破了平静,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长相儒雅,浑身上下却散发出阴鸷气息的中年男子杨柴也开口说道:“老祖,杨子武说的没错,我们三番两次的算计陆家,这已经和陆天星结下仇怨了,再加上陆天战也是死在我们的杨家的手上,可以说,我们现在和陆天星有着磨灭不掉的血海深仇,而且,刚才大哥也说了,陆天星竟然可以以一己之力对抗六名神话级中期异能者而不败,并且能够将他们斩杀,这份实力可见一斑,再加上他是北枪江流风的外孙,一旦让他继续成长下去,这绝对是我们杨家的心腹大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