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翻了翻白眼说道:“你觉得我能和她之间发生什么事情,我和她的关系只是因为灵灵而已。”

  “真的吗?”

  玫瑰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的灿烂了起来。只不过那浓厚迷人的笑容,落在陆天星的眼中却充满了邪恶和不善,让他背脊一阵发凉,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冒出来。

  “当然是真的了,你看我这种男人会骗人吗?”

  “你确定你没有和秋映蓉探讨过人生哲理?”

  陆天星听到这话,心头猛然一跳,心中充满了震惊,难道玫瑰知道了他和秋映蓉在静心茶艺馆发生的事情了?

  可是不应该啊,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只有张泽锋,他还有秋映蓉三个人而已,他和秋映蓉肯定不会说这件事情的,而且张泽锋在被秋家带走之后,他就暗中让人去废掉了张泽锋,让张泽锋这辈子都说不话来了,玫瑰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难道说是玫瑰是在诈自己?

  就在陆天星思考着玫瑰到底是在忽悠自己,还是真的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玫瑰那清脆的声音慢慢的传入到了陆天星的耳朵中:“小男人,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知道你和秋映蓉有关系啊?”

  陆天星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因为我是女人。”

  玫瑰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在我的调查中,秋映蓉自从丈夫死了以后,从来就没有跟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对任何追求者都是不加以辞色,但是她偏偏对你青睐有加,你不觉得其中有猫腻吗?如果说是因为秋映蓉女儿的原因,可是她至于对你刮目相看吗?尤其是在刚才吃饭的话,她的眼神可是时时刻刻落在你的身上,那幽怨的眼神,真是我见优伶,你说你和她没有发生过什么,你觉得我就会相信吗?”

  “怪不得你留在琴岛一直不愿意离开,原来是有一个知性,优雅的大美女陪着,换做是我,我也不会舍得离开的。”

  话音落下,玫瑰那双妩媚的眸子在陆天星的身上不停的扫来扫去,一脸的幽怨之色。

  一时间,陆天星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醋味开始充斥在这个车厢之内,同时在这股醋味当中,还夹杂着一丝掩盖不住的强大怨气。

  没错,就是怨气,非常浓厚的怨气和醋味交织在一起了。

  “这个……这个……。”

  这一刻,陆天星感觉自己在面对玫瑰的时候,就像是丈夫去外面偷腥被当场抓住了一样。

  看着陆天星那一脸纠结的模样,玫瑰脸上的幽怨之色变得越发的浓厚了起来:“小男人,看来我猜得没错了,没想到你宁愿跟别的女人滚·床·单,也不愿意跟我滚·床·单,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你要是嫌弃我的话,就跟我说一声,我保证不缠着你。”

  耳畔听着玫瑰那幽怨到极点的话,眸子中呈现出玫瑰那犹如深闺怨妇的神色,陆天星一阵的蛋疼,苦笑一声说道:“玫瑰,你想哪里去了,我是那种始乱终弃的男人吗?”

  “你怎么不是了。”

  玫瑰看着陆天星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薛冰这个女人也滚·了·床单是不是。”

  “额……。”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一脸的蛋疼,这女人是福尔摩斯转世吗?

  貌似他和薛冰滚·床·单的时候,玫瑰压根不在京城好不好,这又是从哪听来的。

  “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

  玫瑰就仿佛知道陆天星心中的想法一样,缓缓的开口说道:“这是薛冰亲口告诉我的。”

  在听到的话之后,陆天星顿时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心中忍不住的升起一个念头来,那就是跑到京城炎黄组去,将薛冰给抓起来,狠狠的抽她屁股,让她知道一下什么叫做陆家家法,你说你和玫瑰不对付也就算了,你怎么什么都告诉玫瑰,这是要玩死他的节奏吗?

  可是陆天星哪里知道,上一次在魔都的时候,薛冰就和玫瑰打了一个赌,看看究竟谁对他拥有吸引力。

  当陆天星和她薛冰发生过喜闻乐见的事情之后,薛冰那小女生般的炫耀之心,立刻弥漫在了心头,在玫瑰出现在京城之后,当然是在第一时间就去找玫瑰了,她要让玫瑰知道,就算你和陆天星有过负距离的接触那又怎么样,老娘对他也拥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你皇甫玫瑰输定了,等着给姑奶奶我洗·内·衣吧!

  本来玫瑰对于薛冰的话完全不放在心上,也无所谓,但是当看到陆天星在琴岛又勾搭了一个美女之后,顿时有些不爽了起来。

  她虽然不介意陆天星身边有别的女人的存在,但是也要给陆天星一个教训才行,否则的话,陆天星这个家伙还不得寸进尺了,说不定以后去一个城市就找几个美女陪着自己,她可不想一天到晚和别的女人去争风吃醋。

  陆天星此刻要是知道玫瑰内心当中的想法的话,肯定会大叫冤枉。

  陆天星脸色一变,一脸委屈的看着玫瑰说道:“我是被逼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薛冰的性格,当时我反抗了,可是她的劲好大啊,我反抗不了,结果就被她给玷·污了……。”

  玫瑰的嘴角忍不住的狠狠抽搐了两下,她真的很想一巴掌抽死陆天星这个混蛋,一个神话级中期的武者反抗不了一个天级武者的力量,还说她的力量太大了,当她是傻子呢!

  不过在想抽陆天星一巴掌的同时,玫瑰的脑海中又是控制不住的升起一股疑惑来,难不成真的是薛冰逆·推·了陆天星,毕竟按照陆天星的性格,对美女完全没啥抵抗力,如果薛冰强行·逆·推她的话,陆天星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有可能半推半就和薛冰滚·床·单。

  一想到这里,玫瑰的双眸之中突然迸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目光开始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

  陆天星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玫瑰那眸子之中的光芒,心中咯噔一声,一种不祥预感从心中冒出来,这女人想要干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