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厅内突然响起了一阵响亮的巴掌声。

  这巴掌声在客厅当中清晰的回荡着,让魏旭和女子两人的动作立刻僵持住了。

  “魏家的少爷不亏是魏家的少爷,刚才在桃源酒家受到了那么多大的屈辱,被人逼着下跪,自扇耳光道歉,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还想着要玩女人,这一份承受力实在是让我佩服,佩服啊。”

  一个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客厅当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魏旭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浑身上下顿时惊起了一身冷汗,他可是天级境界的武者,如今一个人悄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客厅,而且发出声音,并且不被他注意到踪迹,这岂不是说这人的实力最低也是神话级境界。

  一个神话级境界的想要,想要杀他,实在是太轻松了。

  一想到这里,魏旭的身子猛地颤抖了起来,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说道:“你是谁,难道说是陆天星派你来杀我的?”

  “不,不,不。”

  突兀响起的声音再次在客厅当中响起:“恰恰和魏少你说的相反,我不是陆天星的人,相反,我和你一样,是陆天星的仇人,同样在心中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伴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个身穿着西装的男子缓缓的从二楼顺着楼梯走了下来,他的眼神很平静,但是在这种平静当中却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漠然之色,就仿佛在他的眼中,一切都是死物一般。

  “你是谁。”

  魏旭看到这个中年男子之后,惊得几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说的话,你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什么。”

  “魏少,你不相信我的话,你觉得你能报仇吗?至于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当然是来找魏少你合作了的。”

  这个中年男子一脸微笑的看着魏旭说道:“难道魏少你不想让陆天星死无葬身之地吗?”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魏少,你觉得你现在除了相信我,你觉得你还有其他的选择吗?你觉得魏家在知道你得罪陆天星之后,还会让你回到魏家吗?”

  听到这个男子的话,魏旭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到了极点,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中年男子男子说的没错,要是在桃源酒家发生的事情传回到了魏家,他的父亲恐怕在第一时间就将他给擒住,逼着他跪在陆天星面前负荆请罪了。

  跪在一个他做梦都想要杀死的人面前磕头谢罪,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魏旭脸色一阵扭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想怎么合作。”

  “我的合作方式很简单。”

  这个男子看着魏旭说道:“我想向魏少你借一样东西,只要有这一样东西,陆天星就必死无疑。”

  “你想要借什么东西。”

  “我想借你的命。”

  灯光下,这个男子陡然出手,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眨眼之间出现在了魏旭的身边,五指成爪,快若闪电的捏在了魏旭的喉咙……。

  “咔嚓!”

  一声脆响赫然响起。

  ……

  清晨明媚的阳光从天空洒落下来,照亮了整座城市,驱散了黑暗中的糜烂,也让那个这座城市再一次的陷入到了车水马龙当中,熙熙攘攘的声音飘荡在城市的上空,向人们宣告着白天喧嚣生活的开始。

  陆天星此时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一觉睡到自然醒,而是一大早的就醒了过来,陪伴着江流风坐在了后院的小湖边的凉亭当中,一边喝着茶,一边欣赏着初阳缓缓的从天边升起来。

  “天星,今天一大清早,你不陪着芷晴,找到这个糟老头子做什么,该不会是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对不起芷晴的事情,结果被芷晴扫地出门了,所以你想找我这个老头子去给你说情吧!”

  江流风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嗅了清心茶竹散发出来的淡雅幽香,随后这才轻轻的抿了一口茶,道:“不过,我想你找错了人,我可不会插手你的这些事情,你如果真的惹芷晴生气了,那就老老实实的找芷晴道个歉,我相信芷晴知书达理,会原谅你的。”

  听到江流风的话,陆天星一脸的冷汗,尼玛,怎么在江流风眼中,他就是这种人啊,他是那种喜欢惹自己老婆生气的男人吗?

  “外公,你觉得我是那种男人吗?”陆天星一脸黑线的说道。

  江流风听到这话,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似乎在打量着陆天星一样。

  好半天,在陆天星那期待的厌恨之下,江流风缓缓的吐出两个字:“你是。”

  “我去!”

  陆天星听到江流风的话之后,险些一脑袋撞在石桌上,尼玛,要不要这么黑自己的外孙啊。

  看着陆天星那一脸郁闷的模样,江流风脸上挂着一道淡淡的笑意,开口说道:“说吧!你今天一大清早的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可千万别跟我说,你是闲着无聊,想要陪我这老头子喝茶,这话说出来,你自己恐怕都不相信。”

  愕然的听到江流风的话,陆天星脸上闪过一丝苦笑,道:“外公,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了你,其实,这一次来,我是打算跟外公你告别的,我打算最近这两天就离开琴岛返回魔都去。”

  这件事情是陆天星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过的,他知道江流风一个人在琴岛非常的孤单,但是他更加的清楚,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琴岛,他必须要离开琴岛才行,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他的敌人正对他虎视眈眈,杨家,唐家,米国超人战队,婆罗门,教廷这些势力都恨不得将他给碎尸万段了,他留在琴岛只会消磨他的斗志,他想要扶摇直上,那就必须离开琴岛,离开江流风的羽翼呵护才行。

  况且,造化源决必须要以战养战,如今他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神话级后期,只差最后一线就能顺利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了,也唯有踏入神话级后期境界,他才有资格去对抗杨家和唐家,否则,一旦唐家和杨家大军压境,他将死无葬身之地,就算侥幸不死,这其中付出的代价也不是他可以承受得起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