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缓缓升起来的时候,黑暗被光明给驱散,整座城市也仿佛苏醒了过来,原本空荡荡的马路也变得车水马龙了起来,变得十分的热闹了起来。

  京城的天空经历了短暂的天蓝蓝之后,再次变得灰蒙蒙了起来,让人感觉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街上的行人也是一个个的戴着口罩,给人一种行色匆匆的感觉。

  而此刻,陆天星也是早早的就起床了,整个人都显得精神奕奕,昨天一整天的胡天黑地,似乎对他的精神并没有多大的消耗。

  伸展了一下蓝药,陆天星低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怀里,好像一个乖宝宝一样睡着的艾薇儿,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也没有什么心思在和艾薇儿做什么晨练,直接从床上起来了,转身朝着卧室走去,他今天可是准备去炎黄组见司马凌云的师傅姬行云的,而且,薛冰今天早上极有可能回来,万一被薛冰看见了什么,自然是一些不好。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上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打开卧室房门走了出去。

  陆天星没有注意到在他打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原本还在沉睡的艾薇儿突然睁开了美眸,一双蓝宝石一般的眸子盯着大门,眼中带着一抹复杂无比的神色,让人猜不透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哟,我的陆大少爷,你终于舍得起床了,我还以为你今天早上爬不起来呢!现在看来你比我想象中要强壮的多啊。”

  而就在陆天星打开房门之后,立刻就听见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下意识的抬起头,陆天星就看见薛冰那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此刻薛冰正一脸微笑的看着陆天星。

  “陆天星,你老实说,你今天早上起床腰不酸吗?”

  薛冰一脸微笑的看着陆天星,一双美眸在陆天星的身上打着转。

  “不酸。”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翻了翻白眼,说道:“你不是回炎黄组了吗?怎么今天早上这么有空来我这里了。”

  “我的男人正在和别的女人滚床单,我来捉奸不行吗?”

  薛冰撇了撇嘴,指着桌上的早餐说道:“对了,我刚才早餐买的有点多了,吃不完,你帮我消化它吧!”

  说着,薛冰指了指茶几上放着的包装完好的早餐,很显然这并不是薛冰吃剩下的,而是薛冰特地买回来的。

  “小冰,谢谢你。”陆天星看着茶几上的早餐,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冰毫不客气的说道:“切,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姑奶奶才不稀罕你的谢谢呢!有那功夫你还不如陪我看场电影,说起来,你这个家伙壮的跟头牛一样,我估计你昨天晚上都忙活了一晚上,第二天居然还精神奕奕,真想把你解剖了,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做的。”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坐到了沙发上,解开一个塑料袋,随手拿起了一个小笼包塞进了嘴巴里,道:“小冰,你今天早上该不会是真的只是过来看看的吧!”

  “当然不是了,昨天司马组长不是说过,你如果想要见他师傅的话,让我开车带你过去。”

  薛冰随口答了一句,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脸古怪的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天星,怎么艾薇儿还没有起床,昨天在我离开之后,你们到底玩的有多疯狂啊,我在来的时候,听酒店那群女服务员说,总统套房306号房间的客人玩的太疯狂的,整个房间都成为了战场,搞得他们昨天晚上几个人联手,都差不多收拾了一个小时,你和艾薇儿真疯狂,你还真不怕把自己弄肾虚啊。”

  愕然的听到薛冰的话之后,陆天星的额头上顿时忍不住的浮现出三道黑线,这小妞一天到晚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要不是今天有事,他真想让这个小妞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肾虚了。

  “陆天星,你怎么不说话啊。”

  薛冰一脸好奇的看着陆天星问道:“陆天星,你给我说说,教廷圣女在昨天晚上表现的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疯狂,就像网上说的,一个女人如果表面上装作一副清高的模样,实际上内心就特别的疯狂,艾薇儿是不是这个,你为了要挟艾薇儿,有没有用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例如拍照威胁什么的,有没有,拿给我看看怎么样。”

  陆天星一脸冷汗的看着像个好奇宝宝的薛冰,还拍照威胁,真以为他是陈大师吗?

  “怎么不会说话啊。”

  薛冰轻轻的碰了一下陆天星,继续开口说道:“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你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才除此下策的,我保证不会鄙视你的,拿出来给我看看,看看你们到底玩的有多么的疯狂,搞得外面那些酒吧服务员都想要跟你加个微信,聊聊晚上的事情了,赶紧给我看看。”

  陆天星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薛冰,一巴掌将她的手给扇一边去,无语的说道:“一边玩去,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今天晚上可以试试,到时候录下来让你看看自己是什么模样,到时候你们两个就是半斤八两了。”

  薛冰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不满的撇撇嘴说道:“切,不让看就不让看,你以为我稀罕吗?对了,你自己慢慢吃吧!我去看看艾薇儿。”

  说话间,薛冰直接站起身来朝着我是走了过去。

  陆天星看着薛冰的背影,没有跟上去,现在艾薇儿的行动虽然被他解开了,但是异能却封印着,艾薇儿根本奈何不了薛冰,所以陆天星干脆不去管这件事情了,继续低头消灭这薛冰带来的早餐,说起来,昨天从中午胡天黑地到晚上,再到晚上也不知道艾薇儿这小妞到底发什么疯,又拉着他来了好几次,哪怕他在身强体壮,此刻也感觉到肚子一阵咕噜噜叫,这玩意太消耗体力了。

  而与此同时,在卧室当中,艾薇儿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床头,俏脸冷淡,双眸无神的盯着房间的墙壁,一眨不眨的,让人根本猜不透她的心中到底再想些什么。

  “嘎吱!”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薛冰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当看到凌乱无比的卧室,薛冰的俏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心中暗骂一声,不要脸。

  “艾薇儿,我们又见面了。”薛冰走到旁边一个单人沙发上,直接坐了下来,一脸微笑的看着艾薇儿说道。

  “你是想来看我笑话的吗?”艾薇儿扫了一眼薛冰,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

  对于薛冰,艾薇儿自然是不陌生,准确的来说,当初她到京城的时候,薛冰就是和司马凌云等人一起去机场接她的,毕竟艾薇儿是教廷的圣女,到华夏来自然要接待一下。

  而且,司马凌云也将薛冰安排给了艾薇儿,帮助艾薇儿解决一些琐碎的麻烦事,只不过后来在偶然的机会当中,薛冰知道艾薇儿到京城来是针对陆天星的,两人当时就翻脸了,大吵了一架,甚至都差点动手了,所以当看到薛冰进来的时候,艾薇儿自然毫不犹豫的开口。

  “我说我是来看你笑话的,你信吗?”薛冰看着艾薇儿,语气很平静,淡淡的说道。

  “哼,看我笑话?你还不行。”艾薇儿看了一眼薛冰,语气淡漠的说道。

  “我是陆天星的女人,我为什么不能看你笑话,而你只不过是一个阶下囚而已。”

  薛冰的语气丝毫不弱,对着艾薇儿冷嘲热讽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在被抓回来的时候,一副高冷的模样,结果还不是一样,啧啧,连梳妆台上都成为战场,你说这上面的水渍是怎么来的呢!是你的吗?”

  说话间,薛冰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伸出手指在梳妆台上的水渍印记上抹了一下,将手指竖起给艾薇儿看。

  “你……。”

  艾薇儿在听到薛冰的话之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到了极点,但是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羞红之色,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哼,貌似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客厅有人,就迫不及待的和一个有妇之夫疯狂了起来,还那么的主动,你有什么资格嘲讽我,咱们半斤八两而已。。”

  “是吗?我的确和一个有妇之夫滚床单了,可是那又如何呢!至少他喜欢我,在他的心中,有我的一席之地,而你在他的心中只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我就是不要脸,也比你好一点,明明身体非常的诚实,嘴里却哭着喊着说不要,艾薇儿,貌似你比我更加的不要脸。”

  论斗嘴,薛冰或许不是林雅妃,玫瑰这两个女人的对手,甚至连白芷晴都可以轻松压着她,但是面对艾薇儿这么一个女人,她还是非常有实力的,自信自己不会落在下风。

  何况她和艾薇儿本来就不怎么对付,什么话都可以说,不需要像面对林雅妃和白芷晴她们一样,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