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行云的声音非常的平静,甚至没有带着一丝烟火气息,就仿佛在诉说着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一样,但是传到陆天星的耳朵中,却让陆天星忍不住的感觉到一丝彻骨寒意,有句话说的果然没错,每一个上位者都不是一个善茬,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折手段,只为达到目的,用最简单的话来说,他们只在乎结果,不在乎过程有多么的残忍和血腥。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陆天星终于明白这句话中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这份做法很残忍?”老人似乎看穿了陆天星心底的想法一样,询问道。

  陆天星轻轻一笑,道:“没有什么好残忍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果我站在你的位置,或许我也会选择和你一样的做法,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用一些腐朽家族的命来换一个可以镇压一个国家百年气运的强者,这比买卖,完全就是大赚特赚。”

  陆天星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不是什么烂好人,换位思考,如果他站在老者的位置上,绝对愿意用几个家族换一个无敌强者的崛起,只要这个强者还活着,那就可以成为威震任何一个国家和势力,一个无敌的强者就好比一枚核弹,甚至可以说比核弹更可怕,毕竟,一颗核弹或许会被拦截,但是你却没有办法却拦截一名无敌强者,说不定就在你睡觉的时候,这个无敌强者就摘了你的脑袋了,甚至你都奈何不了他,这才是最可怕的,不然的话,国外的势力也不会摒弃前嫌,联手不惜一切代价的除掉聂狂人。

  听到陆天星的话,姬行云满意的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不在乎牺牲多少世家,只要这个强者不厌恶自己的国家,心向自己的国家,不滥杀无辜,这就足够了,牺牲几个腐朽的家族,培养出一个顶级强者,完全是一笔一本万利的买卖。”

  “不过,老爷子,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选择司马凌云,而是选择我?”陆天星看着眼前的老人再次开口说道,这才是他最好奇的地方,既然想要打造出一把刀,为什么挑选司马凌云,毕竟司马凌云是老人的徒弟,又是炎黄组的组长,培养司马凌云完全在情理之中,甚至完全不用担心司马凌云会背叛。

  “凌云不行。”

  姬行云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摇了摇头,说道:“正如你知道的,在几个月前,凌云和你的实力相当,但是几个月之后,你的实力已经远远的将他甩在了身后,这足以说明你比凌云要合适这种事情,更重要的是,你修炼的功法就是我们炎黄组第一任组长的功法《造化源决》。”

  陆天星在听到老人的话之后,神色微微一变,沉声说道:“你说的是我修炼的这部功法是聂狂人修炼的?”

  他这部功法一直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但是现在老人却一口说出了他修炼功法的名字,这让陆天星的心中莫名震撼到了极点,要不是他曾经询问过陆老爷子,说眼前这个老人可以百分之百信任,他现在恐怕早就动了杀心了,毕竟这部功法的确非常的逆天,一旦传出去,引起的波澜甚至比四象戒指都要大,毕竟长生不老这种事情太过虚无缥缈了,但是他修炼的功法,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稍微调查一下就知道他的修炼之路,到时候他面对的将会是全世界的围攻。

  姬行云看了一眼陆天星,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造化源决的修炼者的确是聂狂人,否则,你以为当年聂狂人为什么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从一个小小的黄级武者,一跃成为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无敌强者,他靠的就是这部功法,这部功法其中最显著的一个特点就是:以战养战。”

  “可以在战斗中激发自己的潜力,让自己的实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才有了无人可比的成就,而伴随着聂狂人被人围攻,死在神农架之后,这部功法就永远消失了,直到你的出现,我们就调查到,你是从神农架走出去之后,实力才慢慢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再加上你一次次遇到危险,一次次实力突飞猛进,我就猜测到,你极有可能得到了造化源决。”

  听着眼前姬行云的话,陆天星倒是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炎黄组代表着国家的一支力量,想要调查到这些事情,并不是什么难事,何况他虽然有些担心自己修炼功法传出去,引起他人鸡蛋,但也没有选择去遮遮掩掩的,就算对方猜得到,他也浑然不惧,毕竟,以他现在的力量,并不需要再畏惧太多。

  “这么说,我的这部功法的创始人就是聂狂人了。”陆天星看着姬行云问道。

  “不是。”

  姬行云摇了摇头说道:“关于这部功法,聂狂人也是在偶然当中得到的,他或许不是第一个修炼者,或许前面还有人修炼过,或者得到过这部功法,为什么以前没有记录,或许是因为他们并没有你和聂狂人这么疯狂而已,这部功法很神秘,甚至让人查不到它究竟出自哪里,但是却不得不说这是一部顶级功法,甚至超越了我们所常见的任何一部功法,这也是我们决定培养你的原因之一,造化源决,以战养战,只有在不断的战斗中,实力才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你现在树敌太多,刚好符合这个要求,所以我选择了你,让你成为一把可以威震国外势力的刀,成为一名可以镇压华夏百年气运的无敌强者。”

  陆天星在听完姬行云的话之后,眼神微微一阵波动,但是却没有开口说什么,也没有拒绝,说到底他是一个华夏人,虽然说算不上什么愤青,但是作为一个华夏人,没有几个人喜欢国外的势力在国内横行霸道,否则,他也不会见到和他为敌国外势力,出手就是斩尽杀绝,绝不会手下留情,艾薇儿可以说唯一一个活下来的,而艾薇儿活下来的原因,只是因为她不能死在华夏。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思绪,陆天星看着老人开口说道:“而这一次长城之战,就是你们帮我的原因对吗?”

  “不错,一个武者想要变得足够强,唯有在生死历练当中才可以,我们不会出手帮你去对付这些武者,但是却可以帮助你压住来自外界的其他因素,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有上面的人来找你麻烦,而且,只要你不作奸犯科,危害国家,我们照样不会对你出手,而且,我们也想借用你的手,肃清一些害群之马。”

  听着姬行云波澜不惊,却充满杀意的话,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再做什么纠缠,看着老人说道:“老爷子,咱们先不说这个,我今天来这里找你是因为别的事情,不知道老爷子你能不能替小子解惑?”

  “你是为了炼气士陵墓和天神的踪迹而来吧!”姬行云看了一眼陆天星,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不错,老爷子你是当年华夏四大家族姬家的人,传闻当年四大家族举全族之力去攻打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是不是就是炼气士的陵墓,关于四象戒指的传说是不是真的。”

  陆天星看着姬行云,一连抛出了好几个问题,就因为这个四象戒指,他和白芷晴两人连番遭遇到暗杀,时时刻刻身处在危险当中,直到他成为陆家三少爷危机才减少了不少,但是减少不见得消失,极有可能在暗中蕴藏着更强的风暴,他必须要弄清楚这件事情,率先出击。

  听到陆天星的话,姬行云并没有立即开口说话,而是抬起头给自己缓缓的倒了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气,原本苍老的脸庞上闪过一抹缅怀的神色,好半天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你说的没错,当年四大家族举全族之力去攻打的那个地方就是先秦炼气士的坟墓,这四象戒指也是开启这个炼气士坟墓的钥匙,只要凑齐了四枚戒指,就能得到一张地图,这个地图就是前往炼气士坟墓的地图,当年我们四大家族一人拥有一枚戒指,所以才联手进攻这个炼气士坟墓的。”

  “当年的四大家族成功了吗?”陆天星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成功?”

  姬行云的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苦笑之色:“如果成功了,你觉得我们四大家族会世世代代承受这个诅咒吗?会退出这个历史的舞台吗?”

  “难道这个诅咒就没有办法解除吗?”

  “有,可以利用一种特殊秘法压制住这股诅咒,可以让你活到自然死亡,但是从今往后,你的这一脉就会彻彻底底的消失,而我从出生以后,就用这种秘法压制住了诅咒。”

  “吸!”

  听到姬行云的话,哪怕陆天星觉得自己神经粗大,此刻也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彻彻底底的消失,这相当于是说是断子绝孙,彻底的烟消云散了,这种诅咒未免也凶残了一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