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林雅妃咯咯的笑了起来:“两边都不得罪,你这个解释很好。”

  “这是我的真心话。”

  陆天星微微一笑,直接朝着沙发上走去。

  看着陆天星走进去,一脸惬意的坐在沙发上,林雅妃微微一笑,并没有跟着陆天星的动作,而是走向了旁边的酒柜,将里面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拿了出来,同时拿了两个杯子放到茶几上,倒满了红酒,林雅妃将其中一杯递给陆天星,自己也是端着一杯红酒,朝着沙发上做下去。

  也不知道林雅妃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直接坐在了陆天星的对面,还非常惬意的翘起了二郎腿,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丝风景飘荡在外面。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顿时一脸的冷汗,这女人绝对又是在引诱自己犯罪了。

  陆天星拿起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努力的移开自己的目光,看着林雅妃说道:“我说林妖精,你说你一个女人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你就不怕露出不该露出的风景吗?”

  “这有什么的,你们男人不就是喜欢这种调调吗?而且,我刚才要是没有看错的话,你眼珠子貌似都快差点瞪出来了。”林雅妃看着陆天星笑眯眯的说道。

  愕然的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脸色一黑,一脸无语的说道:“我现在口味变了,不喜欢这种调调了不行吗?”

  “是吗?你确定你换口味了,但是我怎么感觉你的眼睛好像现在也有点不老实呢。”

  林雅妃端起红酒,放在那殷红的嘴唇边,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用一双桃花眼在陆天星身上来回扫射。

  “是吗?你看错了,我最近眼睛有点发炎。”

  陆天星脸皮厚的完全无视林雅妃的调侃,岔开话题说道:“对了,林妖精,你到底有什么劲爆的消息想要告诉我?”

  看到陆天星的模样,林雅妃轻轻的站起身来,朝着陆天星走了过去,紧接着直接坐在了陆天星的身边,双手很自然的抱住了陆天星的脖子,幽幽的说道:“我想你了不行吗?老朋友,难道你不想看见我吗?”

  “林妖精……。”

  还没有等陆天星把话说完,就被林雅妃再次给打断了,道:“老朋友,咱们都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了,要不咱们先做点正事怎么样。”

  说着,林雅妃的身子微微前倾,整个人就像是没有骨头的鱼一样,整个人都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

  “林妖精,咱们能不能先好好说说话。”

  嗅着鼻尖传来的幽香,陆天星靠着自己那恐怖的意志力,死死的压制着心中的火焰,毕竟当一个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是超一流的大美女坐在你身边,并且时不时的撩拨你一下,你要是没有任何的反应,那才奇了怪了。

  看着陆天星窘迫的模样,林雅妃顿时咯咯的娇笑了起来,一阵花枝乱颤,不过也没有再去撩拨陆天星,而是站了起来,朝着对面沙发走去,因为她今天找陆天星来,的确是想要说一件正事的。

  感受到林雅妃离开,陆天星长松了一口气,他感觉在这么胡天黑地下去,自己估计真的要到医院去看看了,色是刮骨刀,陆天星越来越觉得这番话是真理了。

  “天星,你这一次找你来,是想要告诉你,我知道这一次袭击艾薇儿的幕后黑手是谁。”林雅妃重新坐回到对面沙发上去之后,看着陆天星说道。

  “你知道?”

  陆天星在听到林雅妃的话之后,脸色立刻变得冰冷了起来,带着一丝杀意的问道:“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相信这个势力你也非常熟悉,它就是琴岛孙家。”林雅妃重重的说道。

  “琴岛孙家?”

  “没错,的确是孙家。”

  林雅妃看了一眼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其实在你来京城之后,我也跟着来了京城,不过,我知道我的实力有限,所以一直没有出现,而是选择盯着其他的实力,在艾薇儿遇袭的那天晚上,我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不过,我没有赶过去,而是在半路上遇到了几个和那名老者一起袭击艾薇儿的人,我将他们抓了起来,昨天晚上才撬开了他们的嘴巴,从他们嘴里得到了幕后黑手的身份,就是琴岛孙家,这一点确认无疑。”

  “孙家,孙耀阳,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再次得到林雅妃的肯定答案,陆天星脸上闪过一抹狰狞嗜血的气息,看来他上一次没有找孙家的麻烦,孙家以为自己好欺负,看来这一次,他要将孙家连根拔起了。

  “天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有,要不要我让阎罗殿的人去灭了孙家。”林雅妃看着陆天星沉声说道,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只知道谁敢对她的男人动手,谁就是她的敌人,对于敌人,从来不需要客气。

  “不用了,孙家我亲自来处理。”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琴岛他要不了多久就会亲自去一趟了,不仅仅是因为孙家的原因,他更想要知道,苍梧到底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叫他少主。

  “那要不要我们暗中打压孙家。”林雅妃开口说道。

  “可以,不过不要将孙家给一棒子打死了,在我去琴岛之前,我要让孙耀阳活在恐惧当中,我要他寝食不安。”

  陆天星眼中闪烁着冰冷的神色,这一次就因为孙家的孙家,艾薇儿差点死了,一旦艾薇儿死了,不仅是他要倒霉,连白芷晴,连林倩茹,林雅妃这群女人都必死无疑,孙家他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让孙家彻底的消失,不,他要让孙家在无边无际的恐惧当中消失。

  “没问题,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当初你杀了孙雄之后,玫瑰已经派人去了琴岛,我可以保证孙家这段时间,绝对会活在人间地狱。”林雅妃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精致的俏脸上带着一抹嗜血的杀意。

  “恩,好,交给你了。”

  陆天星点了点头,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对了,林妖精,我的手机刚来的时候好像没电了,把你的手机拿给我用一下。”

  “你想要做什么?”

  林雅妃有些疑惑的看了陆天星一眼,但是却没有迟疑,站起身来,从旁边拿起手机递给了陆天星。

  陆天星接过林雅妃递过来的手机,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不想做什么,我只是想要打个电话给孙耀阳,告诉他的死期而已。”

  与此同时,琴岛市,福龙山山顶别墅。

  孙耀阳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手上不停的一根烟一根烟的抽着,脸上带着怎么也掩盖不住的焦躁不安,给人一种烦躁无比的感觉。

  “耀阳,从今天早上开始,你的脸色就一直不好看,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一个充满关心的声音在孙耀阳的耳畔响起,章悦坐在孙耀阳的身边,脑袋靠在孙耀阳的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我的身体没事。”

  感受到身边女人的柔情,孙耀阳扭过头,轻轻的用手抚摸着章悦的脸蛋,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天早上开始,我的心神始终都无法平静下来,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就好像有一种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看着孙耀阳的表情,章悦的目光微微扇动了一下,开口说道:“耀阳,你是在担心京城的事情?”

  “是啊,我在担心京城的事情。”

  孙耀阳没有摇头,而是点了点头说道:“我没有想到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的实力竟然这么强,连艾薇儿和圣山的人都没有办法奈何得了他,更没有想到这个小杂种竟然和江流风有关系,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小杂种如果知道了当初袭击艾薇儿的人是我们孙家的人,恐怕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孙家的。”

  “应该不可能吧!刘景山不是跟你说过,说袭击艾薇儿的人全部死了吗?那就是死无对证,陆天星总不能没有证据,就敢来对付我们吧!”章悦安慰着孙耀阳的说道。

  “但愿如此吧!”

  孙耀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刚想开口在说什么,就听见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手机铃声,孙耀阳身子一颤,下意识的拿起手机,当看到上面陌生的来电显示的时候,微微一愣。

  “怎么了,耀阳,是谁的电话。”章悦看到孙耀阳的模样,立刻开口说道。

  “不知道,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孙耀阳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最终选择了接通了电话:“喂。”

  “孙家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了。”

  一个淡淡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

  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孙耀阳脸色猛地一变,沉声说道:“你是谁?”

  “我是谁,孙家主,你果然贵人多忘事啊,你忘了,你儿子就是死在我的手上。”

  “是你。”

  孙耀阳在听到这番话之后,眼中顿时迸射出一缕寒芒,心中顷刻之间涌现出滔天的杀意,声音带着一丝嘶吼:“陆天星,你打电话来干什么,我和你貌似没有什么好说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