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日落黄昏的时候,陆天星才从林雅妃的总统套房离开,离开王府井酒店,走出大门口,看着天边那弥漫的火烧云,陆天星长舒了一口气,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来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陆天星发誓,以后和林雅妃独自两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管住自己的兄弟,不然,按照林雅妃这种疯狂的玩法,陆天星觉得自己迟早药丸,这女人实在太会玩了,换做别人,绝对扛不住。

  不过回想在刚才酒店中发生的那一幕,陆天星的脸上却忍不住的闪过一丝灿烂笑容,林雅妃不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妖精,那疯狂的玩法,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那种滋味,陆天星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忍不住一阵机灵,太特么的刺激了。

  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天星将手上的香烟抽完之后,直接走向了停车场,开着车离开了王府井酒店,是时候回去看看艾薇儿这小妞了。

  而此时林雅妃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浴袍,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强烈的魅力,她的手上端着一个人高脚杯,酒杯中的红酒犹如鲜血一般的猩红,看着陆天星的消失的方向,缓缓的将红酒送进嘴巴当中,微笑着说道:“天星,你放心好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孙家没有一个人能够跑得掉,我会按照你说的做,让他们寝食难安,让他们在无边无际的恐惧当中死亡。”

  话音落下,林雅妃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嗜血的笑容,那双美眸当中也流露出了一抹冰冷之色,丝毫没有和陆天星在一起的那一种柔情,因为为了她的男人,哪怕化身为魔,她也无怨无悔。

  陆天星开着车离开王府井大酒店之后,没有在外面多做什么逗留,而是径直开车返回了韩家酒店。

  四十多分钟之后,陆天星开着车回到了韩家酒店,将车停放地下停车场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径直乘坐着电梯上了楼。

  等到电梯停在顶楼的时候,陆天星直接走出电梯,朝着房间走去,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口袋中拿出房卡,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此刻整个房间中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的存在,客厅也被客房服务人员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就仿佛没有人居住一样。

  陆天星的目光扫过周围,眉头顿时微微一皱。

  “艾薇儿这女人真的离开了?难不成这女人昨天说的话都是假的,还是这女人在卧室还没出来?”

  低声喃喃自语一声,陆天星目光扫过周围,转身走进了卧室,紧接着就听见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从浴室中传来,眉头微微一皱,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走向浴室。

  “呼啦!”

  浴室门没有被反锁,陆天星直接伸手拉开了浴室门。

  “啊!”

  浴室门刚刚打开,陆天星就听见一个刺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艾薇儿站在浴室当中,满脸惊慌的拿起旁边的浴巾围在自己的身上。

  刺耳的尖叫声,让陆天星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在艾薇儿的身上,不爽的说道:“叫什么叫,跟杀猪一样,又不是没有看过,你至于这么大喊大叫吗?”

  女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奇葩的动物,昨天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了也发生了,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部看了一个遍,这会儿居然又害羞了,着实让人无语。

  听到陆天星的话,艾薇儿连忙回过神来,大吼道:“你给我去死,去死吧!”

  对此,陆天星丝毫不以为然,淡淡的说道:“我会活得比任何人都要好的,还有,你快点洗澡,洗完我还要洗呢!”

  说着,陆天星也不在理会艾薇儿,而是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啪!”

  一声闷响,陆天星随手将门给关上了。

  看着紧闭的大门,艾薇儿的脸上闪过一抹极度复杂的神色,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现在有一种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陆天星的感觉。

  按照道理说,陆天星三番两次强迫她做不愿意的事情,她应该在心中对陆天星充满恨意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怎么也对陆天星恨不起来,这让艾薇儿一下子陷入到了茫然当中,自从两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可以说让她对陆天星恨之入骨,可是当陆天星真正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似乎有些茫然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尤其是今天早上,陆天星离开韩家酒店,并且将她身上的封印给解除了的时候,她明明有机会在陆天星离开之后,直接离开韩家酒店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选择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因为陆天星答应帮她报仇,还是因为其他的。

  陆天星离开了卧室之后,径直走到了客厅,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目光看着天花板安安静静的出身,他这一次到京城来无非是破解艾薇儿给自己布置的一场局,顺道找司马凌云的师傅询问天神的下落,现在该做的也已经做了,该问的也吻了,留在京城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了,看来是时候时候该离开京城了。

  “不过,在离开京城之前,还要解决几件事情才行。”

  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任何的犹豫,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安琪儿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还没有等陆天星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安琪儿那充满妩媚,带着一丝幽怨的声音:“亲爱的,你还真是没良心啊,居然这么久了都不打电话给我,你该不会是被艾薇儿这女人给迷住了,忘了还有我这个旧人了吧!”

  听到安琪儿的话,陆天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他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电话给安琪儿了:“安琪儿,我最近不是有事,太忙了吗?我……。”

  还没有等陆天星把话说完,就被安琪儿给打断了:“忙?亲爱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长城之战之后,就把艾薇儿这女人给带回了酒店,你别告诉我,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待在一个房间,做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这就是你说的很忙?”

  安琪儿的声音变得有些阴阳怪气了起来,模仿着陆天星的语气说道:“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说,我才不喜欢艾薇儿呢!这个女人就是一个麻烦,我可不想以后被教廷的追杀,谁知道转眼就把艾薇儿给收了,亲爱的,你果然是一个负心汉,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停,打住……。”

  陆天星顿时大汗淋漓,怎么这群小妞都喜欢说这种话,林雅妃也是,现在安琪儿也是。

  “安琪儿,你最近在摩根家族怎么样了,成功了没有,我前段时间送给你的十里锁魂香有没有效果,需不需要我到华盛顿来帮你。”陆天星岔开话题说道。

  听到陆天星的话,安琪儿声音也变得凝重了起来:“没什么大问题,你交给我的十里锁魂香效果非常不错,现在我已经掌握了摩根家族大部分的力量,只剩下少部分的抵抗势力,成不了气候,再过几天我就能掌握整个摩根家族了,对了,亲爱的,我听说你最近将地府佣兵团的人全部调往华夏了,这是怎么回事。”

  “安琪儿,你知道地府佣兵团是我一手创立起来的,这些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现在的身份已经不适合待在雇佣兵团了,但是地府佣兵团的那些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终究是他们的老大,我在离开之前,必须要给他们一个好的归宿才行,所以我和司马凌云商量,让地府佣兵团成员以在华夏拥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作为交换,让地府佣兵团的人全部加入到炎黄组,成为炎黄组的心成员。”陆天星对于安琪儿并没有什么隐瞒,缓缓的开口说道。

  “交给炎黄组?”

  安琪儿的声音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亲爱的,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

  “是啊,我已经决定了。”

  陆天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缓缓的开口说道:“现在我得罪了太多的人,这一次又和艾薇儿交锋,将教廷,圣山,美国超人战队统统得罪了一个底朝天,他们绝不会放过地府佣兵团的。以前我们能在西方世界混的风生水起,是因为老牌势力看不上我们,我们也没有触动他们的蛋糕,再加上你的天使情报站,时刻给我们传递消息,这才平安无事。”

  “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已经彻底触动了他们的神经,他们绝对会和我们不死不休,如果在让地府佣兵团继续留在西方,和自寻死路没有什么,与其如此,不如顺水推舟,还司马凌云一次人情,也刚好借此机会,给他们安排一个合理的身份,让他们从今往后摆脱刀口舔血的日子,可以和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这也算是我这个做大哥的最后为他们做的一点事情吧!”

  听完陆天星的话,安琪儿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听得出来,陆天星似乎有些厌倦刀口舔血的生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