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先坐下,喝杯茶,事情是这样的……。”

  刘景山看着刘耀阳,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旁边的茶壶里面倒了一杯茶,放在了刘耀阳的身边,然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孙耀阳打电话给他,让他帮忙当说客的消息告诉了刘耀阳,包括这一次袭击艾薇儿是孙耀阳一手策划的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的隐瞒,只字不差的全部说了出来。

  听完刘景山的话,刘耀阳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好半天才开口说道:“这么说艾薇儿遇袭这件事情,真的是孙家做的?”

  听到刘耀阳的话,刘景山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孙耀阳跟我说,他的儿子是被陆天星当着他的面杀了的,按照孙耀阳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他真的想要替自己的儿子报仇的话,袭击艾薇儿,嫁祸给陆天星,这是最简单便捷的方法,而且,孙耀阳不会拿自己的身家大事来跟我开玩笑。”

  说到这里,刘景山缓缓的吐出一口气道:“爸,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是当做这件事情还没有发生,还是去帮助孙耀阳,找陆天星当一回说客?”

  刘耀阳在听到刘景山的话之后,并没有当即开口说话,而是低头沉思了起来。

  整个房间中一下子陷入到了极度安静的状态当中,气氛也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

  好半天,刘耀阳才缓缓的端起放在旁边的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建议你选择后者,找到陆天星,给孙家当一回说客。”

  “去给孙家当说客?爸,那岂不是让陆天星在心中认为我们和孙家有关系了。”刘景山有些迟疑的说道,在心中,他还是比较倾向于前一个选择,把这件事情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这件事情陆天星肯定知道,而且,想要调查到孙家和我们的关系也是很轻松的,与其藏着掖着,让人怀疑,不如大方一点,干干脆脆的表现出来。”

  刘耀阳缓缓的说道:“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一次是去当说客的,而不是找陆天星翻脸,成不成都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只是转达孙家的意思,而且,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件事情表明我们刘家的态度,那就是绝不会和他陆天星作对,毕竟,我们刘家经不起什么折腾。”

  说到这里,刘耀阳心中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在陆天星第一次来京城的时候,只不过是一只比较大的蚂蚁,对于刘家的眼中,想要捏死他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可是当陆天星第二次进入京城的时候,这个小蚂蚁已经完全成长为了庞然大物,一个连刘家也不敢轻易去招惹的庞然大物,这种变化,哪怕是见惯了风风雨雨的刘耀阳心中升起一丝感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唯一让刘耀阳庆幸的是,刘家虽然和陆天星之间有不少的间隙,但是这只不过是小问题,可以轻松化解掉的,若是变成杨家那种生死大仇,说不定刘家就会跟王家一样,成为历史了。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刘景山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父亲,我知道该怎么做,正好,时间差不多就是晚餐时间了,我待会打个电话给陆天星,邀请他吃个饭,顺道把这件事情说一下。”

  “恩。”

  刘耀阳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景山,你要给我记住,这一次我们刘家只是去充当说客,而是去威逼陆天星的,你只需要把孙家的事情说出来,这就可以了,不用替孙家说太多的话,毕竟这件事情和我们无关,只需要将我们刘家不参与这件事情的态度表达,另外,不管陆天星说的话有多难听,你都必须给我受着,决不能和他翻脸,因为今时不同往日了,陆天星,我们刘家现在得罪不起。”

  “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刘景山点了点头。

  刘耀阳微微叹息了一口气说道:“对了,最近这段时间丰儿恢复的怎么样了。”

  虽然不知道刘耀阳为什么这个问自己,刘景山还是快速的回答道:“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再过一段,应该就能恢复如初了。”

  “已经快要好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刘耀阳叹了一口气,道:“景山,等丰儿的伤势好了以后,你找个时间把丰儿送到国外去留学,最近几年,让他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国外。”

  “爸,这……。”

  刘景山在听到刘耀阳的话之后,身子猛地一颤,下意识的张口想要说什么,最终一句话也没有说,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因为将刘丰送到国外去,可惜说是最好的选择,被人打断四肢,换做是谁都咽不下这口气,一旦刘丰在伤好了以后,在有心人的引诱下,对陆天星进行报复,依靠着陆天星现在的势力,刘丰必死无疑,甚至连刘家也跟着遭殃。

  而将刘丰送外国外留学几年,这只不过是好听一点的说法而已,除非陆天星势弱,陆家覆灭,否则,刘丰这辈子或许都没有机会再回到自己的国家了,一辈子只能待在国外。

  看着刘景山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刘耀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却并没有说什么,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时候人都会身不由己的,刘景山是刘家的家主,那就必须为刘家的未来着想,而不是为了个人。

  对于刘家父子的对话,陆天星一丁点儿都不知道,此刻的他正在坐在沙发上,一脸黑线的看着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就差在脑袋上蒙着黑布和手上手套的艾薇儿。

  “我说艾薇儿,你有必要这么样吗?咱们该做的,不该做的可以说都已经做了,你身上有什么地方我没有看见过,你有必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吗?你不热吗?“陆天星看着艾薇儿,淡淡的说道。

  听到陆天星的话,艾薇儿的脸上立刻闪过一抹红晕,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判官,你就是一个人渣败类。”

  “谢谢你的夸奖。”

  陆天星丝毫不在意艾薇儿的话,反而是笑着说道:“你既然说我是人渣败类,那我今天就好好按照你说的做,好好饰演一下这个人渣败类,再次好好的品尝一下你这个圣女,争取让你明年给我生一个小教皇出来。”

  说着,陆天星没有任何的嗦,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朝着艾薇儿走过去。

  “判官,你想要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会叫的。”

  看着陆天星朝着自己走过来,艾薇儿那精致的俏脸上立刻闪过一丝慌乱之色,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脸上带着一丝害怕之色,她现在还感觉到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有一种无力的感觉,而且,在心中她已经渐渐无法拒绝陆天星的这种亲密接触,在这么下去,艾薇儿真的害怕自己会沉沦下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