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田君,我们来了。”一个身材矮小,只有一米三四左右,露着阴鸷面容的干瘦老者从这群忍者当中走出来,对着中年男子,用一口纯正的日语说道。

  “山木君,带着你的影子刺客进去,清除所有的障碍,记住,这一次我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无论如何都要拿到基因强化技术,所有沈家的人除去沈曼君和她的女儿之外,其他的人格杀勿论。”中年男子山口一田语气阴森的说道。

  “是,一田君,交给我了,这一次我可是出动了刺客团里面的顶级高手,哪怕是神话级初期也能斩杀,出不了事情的。”

  干瘦老者松下山木重重的点了点头,冲着伸手挥了挥手。

  那十几名忍者没有任何的犹豫,双手结印,伴随着一阵白烟,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原地,伴随着几声破空声,彻底消失在了原地。

  “一田君,这一次你真的有把握夺得沈曼君手上的基因强化技术吗?”松下山木看着山口一田沉声问道。

  “没有什么可是,而是必须要夺得基因强化技术,你别忘了主上跟我们说的话,这一次如果失败了,我们只有切腹自尽,你难道想要切腹自尽,或者死在主上的手里吗?”

  山口一田冷哼一声,眼中闪烁狰狞的杀意。

  “主上!”

  听到这个词语,松下山木的身子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眼中闪烁一抹浓浓的恐惧之色,显然对于这个主上恐惧到了极点。

  “敌袭……。”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夹杂着真气的声音滚滚如雷,在沈家庄园的范围内传荡,在寂静的黑夜当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不好,沈家有高手,一田君,没办法了,我们只有硬闯了。”

  松下山木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连一下子黑到了极点,刚刚吹牛说派出了顶级刺客,接着就被人发现了,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打脸。

  山口一田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脸色猛然一变,狠狠地扫了一眼松下山木,但是却没有说一句话,而是和松下山木两人直接朝着沈家庄园内冲去,这一次的任务绝对不容有失,否则,迎接他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而与此同时,在别墅内的客厅当中,耀眼的灯光将宽敞无比的前院照耀的灯火通明,沈曼君坐在沙发上,原本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冷峻,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笑容,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冷若冰霜的气质,这一次沈家绝不能输,一旦输了,沈家没有一个人能过活着。

  “大小姐,外面有人闯进来了,对方使用的忍术,应该是来自日本的忍者,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这个时候,沈家大长老急匆匆的朝着外面走进来,脸色同样带着掩盖不住的凝重之色。

  “大长老,你觉得我们能够挡住他们吗?”沈曼君沉声问道。

  “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很强,拥有十几名神话级境界的顶级忍者,还有一些武士,我们的人虽然也是精英,但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忍者的踪迹很难,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死在对方的手中。”大长老沉声说道,眼中带着一丝凝重之色,哪怕在心中看不起小鬼子,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五行遁术传到日本,被改良成忍术之后,的确拥有一定的独到之处。

  “我知道了,大长老,我们出去。”

  沈曼君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长老,另外通知所有人后退,不需要再做无谓的牺牲,全部退回到大厅来。”

  “大小姐,你……。”

  大长老在听到沈曼君的话之后,脸色猛然一变,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沈曼君给打断了,道:“大长老,你刚才也说过了,对方的忍术已经出神入化,我们的人很难对付他们,与其分开,被他们逐个击破,不如我们将所有的力量集合起来,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好,大小姐,我现在就去安排。”

  大长老点了点头,立刻对着无线耳麦大声吩咐了起来。

  而沈曼君在这一刻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而与此同时,有着一个神话级中期巅峰的忍者加入,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神出鬼没的攻击,将一个个人斩杀,鲜血飘散在空气当中,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在空气当中,令人作呕。

  “山木组长,对方开始撤退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忍者出现在松下山木的面前,恭敬的说道。

  “哼,看来沈曼君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怕了,走,我们去会会她。”还没有等松下山木开口,一旁的山口一田已经开口说道。

  “一田君,这会不会有诈,支那人最喜欢耍阴谋诡计了。”松下山木神情严肃的说道。

  “山木君,你太小心翼翼了,有你在,区区一个沈曼君翻不起什么花样的。”

  山口一田冷冷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率先朝着沈曼君客厅的方向走过去,而松下山木的目光闪烁了两下,没有再说什么,跟在山口一田的身后,朝着里面走去。

  由于有了沈曼君的命令,山口一田等人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甚至连一个阻挡的人都没有,直接走到了客厅面前,和沈曼君等人隔着十几米的距离,相互对视着。

  “沈小姐,很高兴见到你,今天来的可能有些冒昧,还希望沈小姐,不要见怪。”山口一田看着沈曼君,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道,眼中的目光却毫无顾忌的落在沈曼君的身上,闪烁着绿光,那模样恨不得把沈曼君扒光一样。

  “你是谁。”

  沈曼君看着山口一田,眼中闪烁着冷芒。

  “哦,差点忘了介绍了,鄙人山口一田。”山口一田微笑着说道。

  “山口一田。”

  沈曼君听到这个名字,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沉声说道:“你是山口家族的人。”

  沈曼君对于山口家族自然非常的熟悉,曾经在以前她就遇到过很多追杀,就怀疑是日本某个势力动的手,她也派人到日本去调查过,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但是却对日本的势力分布有些了解,山口一田,日本山口家族的重要成员之一,哥哥山口弘一是山口家族的族长,实力据说已经突破到了神话级后期。

  “哈哈,原来沈小姐你认识我,这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山本一田微微一笑,一双眸子眼中却闪烁着森然的杀意:“沈小姐,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今天我到这里来,只有一个要求,交出基因强化的资料,另外麻烦沈小姐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可以保证不杀这里任何一个人,否则,今天这里恐怕没有多少人可以活着了,沈小姐,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这么多的无辜人牺牲吧!”

  “你妄想,基因强化资料就算毁掉,也绝不会交给你们这群小鬼子的。”

  沈曼君想也没想到,断然拒绝。

  “沈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是一个商人,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商人本逐利,我可以做主,给沈小姐一笔足够金钱来购买这份技术如何,当然,沈小姐你要是愿意跟我们去日本的话,我可以让天皇专门给你成立一个基因研究所,并且给你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怎么样。”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山口一田,你当我沈曼君是傻子吗?不可否认,我沈曼君是一个商人,但不是什么商人都会追逐利益的,这资料就算事毁掉,也绝不会交给你们这群小鬼子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沈曼君面色冷若冰霜的说道:“我沈曼君就算死,也只会站着死,而不会跪下做一条狗。”

  山口一田在听到沈曼君的话之后,原本笑脸盈盈的面孔陡然一变,变得狰狞了起来,声音也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狠辣之色:“敬酒不吃吃罚酒,沈小姐,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别怪我了,杀。”

  山口一田的声音刚落,站在他身后的那些忍者,连同松下山木一起,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冲向沈曼君。

  “老三,你保护好大小姐,其他人随我杀。”

  大长老冲着一个沈曼君身边的老者大吼一声,没有任何的犹豫,身上的真气滚滚如潮,冲天而起,率先冲了过去,直接缠住了松下山木,很显然是知道松下山木是这些人当中最强的,要是缠不住松下山木,这里的人绝对会死光。

  看到大长老出手,周围的那些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真气滚滚如潮,冲天而起,好似潮水一般,和那些忍者纠缠在一起,整个前院瞬间变成了战场,四周原本各种精致的装饰,瞬间就被摧毁的干干净净。

  此时,沈曼君等人没有注意到,在二楼的一个拉着窗帘的房间当中,一个小脑袋正偷偷摸摸的透过窗帘,正看着外面正在进行的激烈的战斗,脸上带着惊恐务必的神色,但是却倔强的让自己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而是看了一眼站在身后保护自己的二长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任何的犹豫,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