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自己父亲不顾一切的破口大骂,白芷晴脸色更加冰冷了起来,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可心中的倔强却不让她流下一滴眼泪:“我不认识什么张公子,更不会跟他去结婚,而且,实话告诉你,我已经结婚了,他就是我老公,我白芷晴这一辈子的老公。”

  说着,白芷晴抱住陆天星手臂,一脸倔强之色。

  陆天星看着身边的白芷晴,苦笑一声,都说侯门似海,豪门也差不多,带着无数的恩怨情仇,他虽然不知道白芷晴和她父亲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但从白山的语气中可以听得出来,他根本没有把白芷晴当作是女儿,只是一件可以利用的工具,换取东西的物品。

  不过,既然是自己的老婆,自然不能让她受委屈,似乎是宣布自己领土主权一样,陆天星反手抱住了白芷晴的纤腰。

  白芷晴身子一僵,却没有挣脱陆天星的怀抱,反而轻轻的靠向陆天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一点温暖。

  “狗~男~女,你们这两个狗~男~女,气死我了。”

  白山被这一幕彻底激怒了,狞笑道:“你和你妈一样都是一个臭~婊~子,忘恩负义的贱~货,白芷晴我告诉你,我是你爸,是我给了你生命,现在该轮到你回报的时候了。张公子说了,只要你跟他~上~床,他答应给我一亿,并且帮我还清所有的赌债……。”

  说着,白山一脸狰狞的走向白芷晴,一只手抓向白芷晴的头发,要把她直接拖出去。

  “大叔,强迫他人做不愿意的事情可是犯法的,你要考虑清楚后果?”陆天星打掉白山伸过来的手,皱眉道。

  “滚开,你算什么东西。”

  白山冷笑道:“给我滚远一点,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话?识相的给我滚出去,张公子不是你这种垃圾可以得罪的,在张公子眼中你连一坨屎都不如,踩死你比踩死蚂蚁还要简单。”

  说话间,白山再一次抓向白芷晴的胳膊,然而没有等他把手伸出来,突然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刚刚还不可一世的白山突然握住手掌,满脸痛苦之色,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下来。

  “陆天星,你……你。”

  白芷晴惊呆了,只见陆天星伸出手直接握住了白山手掌,而白山则是一副痛苦到极点的模样,隐隐约约甚至能够听见骨头发出的咔嚓声。

  陆天星面色不变,冲着白芷晴咧嘴一笑:“不用感谢我,谁让你是我老婆呢!虽然你不想承认,但我们毕竟是领过结婚证的合法夫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欺负你,其他的人谁都不行,你放心好了,我下手很有分寸的,休养十天半个月就好了。”

  这已经是陆天星手下留情了,要不是看着白山是白芷晴父亲的份上,就不是小小的教训了一下了,而是直接送你见阎王了。

  白山捂着手臂,强忍着痛苦,狰狞的吼道:“好,你们这对狗~男~女好的很,白芷晴你别以为找了一个野~男人就可以让我罢手了,我告诉你,妄想,这件事情咱们没完。”

  “爸……你别说了,你的手怎么样了。”白芷晴虽然恨自己的父亲,可毕竟血浓于水,这时候看到白山一脸痛苦,终究还是心软地过去打算送他去医院。

  “滚,贱~货别碰我,你和你妈一样都是臭~婊~子,给我滚开。”

  白山猛地推开白芷晴,一脸狰狞的看着白芷晴和陆天星,狰狞道:“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没完,你如果不想这个臭小子死的不明不白,最好是答应我的条件,不然,哼……。”

  陆天星上前扶住险些摔倒的白芷晴,看着白芷晴苍白的脸色,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心疼,怎么说白芷晴都是他名义上的妻子,看见自己的妻子被人欺负,如果没有任何的反应,就不是一个男人。

  陆天星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张狂的笑容,缓缓的道:“我不管你口中的张公子是什么玩意,是阿猫阿狗还是什么东西,但是我告诉你,芷晴现在是我的老婆,你们张公子如果还敢来找我妻子的麻烦,我会像碾死蚂蚁一样,碾死你们,明白吗?”

  白山下意识的抬起头,想要反驳,但是当看到陆天星的眸子的时候,身子顿时像是掉进了冰窟窿当中一样,开始颤抖了起来,在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杀神,口鼻当中都是血腥气息,再也不敢说什么,跌跌撞撞,狼狈的跑向外面。

  白山离开之后,白芷晴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俏脸苍白而疲惫,身子轻微颤抖,再也没有了白天的强势,整个人像是一头孤独的猫咪,在角落中舔着伤口,让人心生怜惜。

  陆天星轻轻叹了一口气,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白芷晴,只能转身泡了一杯茶放在白芷晴身边,静静的陪着她。

  白芷晴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着她,略带几分自嘲和苦涩,道:“刚才谢谢你帮我,但是我告诉你,我白芷晴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你们男人能做到的事情,我白芷晴同样能做到,我会用事实证明,我不逊色任何人。”

  “谁说我怜悯你了,我老婆只有我能欺负,其他人不行。仅此而已。”

  陆天星嗤笑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烟点上,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

  “不准在我面前抽烟。”

  白芷晴秀眉一皱,不悦的用手扇了扇。

  陆天星仿佛没有看见白芷晴的动作,自顾自的靠在沙发上,轻声道:“我不是在帮白芷晴,而是在帮我的老婆,我是一个男人,是一个女人的丈夫,我不管她在外面如何强势,但在我的面前,她永远是一个需要男人呵护的小女人,我只是在尽一个老公的职责,在帮我老婆解决麻烦,仅此而已。”

  突然间的一席话,让白芷晴怔住了,第一次,白芷晴才发现原来这个便宜的老公并不是一无是处,注视着陆天星的双眸,那对深邃的眸子中仿佛隐藏着无数的秘密,有忧伤,有回忆,有寂寞,有孤独,种种变化让白芷晴心不由自主的一颤,下意识的想要了解陆天星的过去,想要沉沦其中。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白芷晴心中蓦然的闪过这么一个想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