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坤昌直接选择了自杀。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脸色陡然变得难看到了极点,向前踏出一步,真气震荡,直接将地板上的鲜血给震荡到两边,随后一步步的走向陈坤昌的身边,伸出手在陈坤昌的鼻尖轻轻的试探了一下,随后一道真气落在陈坤昌的身体,在他的体内游动一圈,脸色陡然变得冷若冰霜到了极点。

  司马凌云在看到陆天星的动作之后,神色有些难看的问道:“怎么样了。”

  “死了。”

  陆天星脸色难看无比,他原本打算从这个陈坤昌嘴里问出点什么来,但是他怎么没有想到陈坤昌竟然直接选择了自杀。

  毕竟,一个依靠着假死从炎黄组中跑出来的人,应该很珍惜生命才对,绝不会轻而易举的自杀,但是陆天星没有想到陈坤昌竟然直接选择了自杀。

  听到陆天星的话,司马凌云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冰冷了起来,他原本还打算希望可以通过陈坤昌,将炎黄组隐藏的那些蛀虫全部找出来,现在看来,线索又断了。

  “你确定他真的死了吗?”司马凌云看着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

  “应该是死了吧!”

  陆天星看了司马凌云一眼,缓缓的开口说道:“他利用自身的功法逆转全身血液,基本上没有活命的可能。”

  听到陆天星的话,司马凌云深深的看了陆天星一眼,眸子中陡然闪过一道光芒,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开口,而是岔开话题说道:“接下来你该怎么办?”

  “继续追杀幕后之人,另外这个人既然死了,那就没什么用处了,不如交给我来处理,我带回去问问外公和我爷爷,看看他们知不知道这个人曾经和什么人接触,说不定会有什么额外的收获也一不定。”

  说着,陆天星五指张开,真气一摄,直接将地面上老者的尸体给拎了起来,随后看着秋映蓉说道:“秋小姐,你和灵灵今天晚上就待在别墅里面,哪里也不要去,有司马凌云在这里,足以保护你们的安危了,我先回去找我外公一次,当然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想要找我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天星,谢谢你。”

  秋映蓉美眸带着一丝柔情的看着陆天星。

  陆天星轻轻一笑,没有在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离开了。

  对此,秋映蓉并没有做任何的挽留,她知道陆天星现在要面临什么,让陆天星留下来,只会让陆天星变得更加的危险。

  “陆少……。”

  在别墅外面巡逻和清理前院的秋家保镖在看到陆天星从别墅内走出来,又看到陆天星提着一个浑身都是鲜血的人,脸上都是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陆少,这个是?需要我们给帮忙处理吗?”

  “不用了,你们继续巡逻就好了,另外,今天晚上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说不定这只不过是第一次进攻而已。”

  “是,多谢陆少提醒,我们会做好完全准备的。”

  陆天星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了,提着陈坤昌的尸体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走出别墅之后,陆天星直接打开了宝马车的后备箱,随手将陈坤昌的尸体给扔了进去,脸上闪过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诡异笑容,这才转身坐在了驾驶座上面,直接发动了汽车,一骑绝尘而去。

  而就在车子离开秋家不远之后,那原本被陆天星扔在后备箱当中,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陈坤昌陡然睁开了眼睛,眼中带着刻骨铭心的恨意和怨毒之色,怎么也掩盖不住。

  “判官,司马凌云,你们没想到吧!没想到我的化血大法还有这一招吧!只可惜从今往后我再也没有办法踏入神话级后期了,不过,这一切我记住了,今日之仇,来日我必定十倍奉还。”

  冰冷而又充满怨毒的声音在后备箱当中缓缓的响起,下一刻,陈坤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此时有人注意到这一幕的话,绝对惊吓的叫出声,因为在这一瞬间,那些弥漫在陈坤昌身上的鲜血,竟然仿佛时光倒流一般,再次涌回到了他的体内,十分的让人毛骨悚然。

  “陆天星,司马凌云你们给我等着吧!我一定会将你们给碎尸万段的。”

  陈坤昌再次发出一声沙哑,恶毒的声音,手指缓缓的抬起,直接在后备箱上面拍了一掌,狂暴的掌力直接将后备箱给震开,随后陈坤昌直接从后备箱中跳了出来,身影如电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冲了出去,没有做任何的停留。

  因为陈坤昌的心中很清楚,在全盛时期,陆天星想要杀他,几乎都不费吹灰之力,更别说现在他身受重伤了,他现在要是敢有任何的停留,那就想跑就跑不掉了。

  所以陈坤昌没有任何的停留,体内的真气更是催动到了极致,几乎化作了残影,眨眼之间,就已经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听到车后备箱被人打开的提示声,在到陆天星将车子挺稳,从车上下来,不到短短几秒钟,可是陈坤昌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看着被破坏,已经空荡荡的后备箱,在看着陈坤昌消失的方向,陆天星脸上没有任何的愤怒,更是没有任何的懊恼,反而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冰冷嗜血的笑容。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死士之外,他从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心甘情愿赴死的人,尤其是陈坤昌这种人,好不容易从炎黄组里面逃出来,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自杀,更别说为了利用他们的人自杀了,可是陈坤昌偏偏选择干净利落的自杀,这要说其中没有什么猫腻,他打死也不相信。

  所以他才选择将陈坤昌的尸体带走,看看陈坤昌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

  很显然刚才的一幕清晰的告诉他,陈坤昌只不过是在诈死而已,虽然血脉逆流,但是要知道武道功法有很多神奇之处,无论是龟息功还是各种功法,都足以让人陷入到假死的状态,很难察觉出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