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一次青云因为在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的刺激下,主动离开蜀中,去京城,这对于青云来讲,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历练机会。而且,万一要是成功了,这对我们唐家来说,当然是最好的结果了,方便我们以后离开蜀中,进军华夏,如果失败了,这也无所谓,刚好可以让青云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磨砺一下他的心境,他要是踏过这一关,神话级后期也是指日可待了,况且,依靠着我们唐家独步天下的暗器和毒药,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奈何得了青云。”

  听到唐风云的话,唐风行眉头微微皱了皱,最终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说的的确又打艘利,但是你替我转告青云,在京城可以,千万不要露面,只准在背后操纵着一切,另外决不允许透露自己是唐家的身份,否则,我也报不了他。”

  “大哥,这个我会提醒青云的。”

  唐风云重重的点了点头。

  陆天星离开京城,对于唐家这些家族来说,只是微微震动一下,不足为据,但是对于孙家来说,这个消息就好比晴天霹雳一般,让人感觉到了乌云盖顶,黑云压城一般,喘不过气来。

  孙耀阳此时已经从医院里面出来了,但是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坐在书房当中,眼神难看到了极点,可以说陆天星离开京城,对于京城那些家族来说,都是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自家的纨绔子弟招惹到陆天星,引来灭门之灾。

  但是对于孙家来说,陆天星离开京城这个消息,简直和晴天霹雳没有什么区别,几天前,陆天星才打电话过来,等到他踏入琴岛,就是孙家灭亡的时候,陆天星留在京城,那就说明京城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孙家还有时间去应对这件事情,可是现在陆天星离开了京城,那就说明京城的事情已经完全解决了,陆天星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解决孙家了。

  尤其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孙耀阳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孙家的产业几乎遭受到了全面的打击,但是对方却像是猫戏老鼠一样,明明可以将你一棒子打死,却偏偏不用全力,让你在看到希望之后,再给你绝望,一次次的玩你,就好像猫戏老鼠一样。

  这两天下来,孙家完全陷入到了死气沉沉当中,压抑到了极点。

  坐在书房当中,孙耀阳一根根的抽着烟,那面前的烟灰缸当中充满了烟蒂,整个书房当中都被一股刺鼻的烟草味笼罩着。

  “嘎吱!”

  突然,紧闭的书房门从外面推开了,章悦的身影出现在书房的门口,刚准备进去,就被刺鼻的烟草味给呛得使劲的咳嗽了两声。

  “耀阳,你怎么又抽烟了,医生不是说过,你的身体不好,要好好休养吗?”

  章悦急忙走进书房,将手上的鸡汤放在书桌上,连忙将窗帘打开,打开了窗户,让空气变得流通了起来。

  “悦儿,你来了。”

  孙耀阳在听到章悦的话之后,这才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外面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

  章悦走到孙耀阳的身边,看着孙耀阳那狰狞的模样,充满苦涩的说道:“耀阳,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给你出这个主意,或许孙家也不会走到这种地步,耀阳,对不起,我……。”

  “够了。”

  孙耀阳直接打断了章悦的话,沉声说道:“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是我执意要报仇,否则,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你不用太过自责,还有,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听到孙耀阳的话,章悦身子一颤,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劝说孙耀阳,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终只能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孙耀阳看着章悦的背影,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绝望之色,但是这一丝绝望之色的背后还隐藏着刻骨铭心的恨意,是对陆天星的恨意。

  “陆天星……。”

  孙耀阳艰难的从嘴里蹦出三个字,充满阴冷的语气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只感觉到后背一阵冰凉,毛骨悚然。

  ……

  对于自己离开京城所引起的各方反应,陆天星可以说压根不知道,甚至就算是知道了,恐怕也会无动于衷,因为在他的字典当中,从来没有后悔这两个字,也没有害怕这两个字。

  此刻的陆天星正沉醉在马上就要回到魔都的喜悦心情当中,和白芷晴分开了这么多天,他发现自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白芷晴,恨不得长了翅膀立刻飞到白芷晴的身边去,好好的将这个女人抱在怀里,告诉她自己有多想她。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左右,从京城飞往魔都的飞机顺利的到达了魔都国际机场,滑向了机场早就准备好的停机场。

  在烈阳的照耀下,机场上一架架飞机飞起或者落下,引擎的轰鸣声响彻天空,在阳光下可以清晰的看见忙碌的机场工作人员。

  魔都国际机场,在华夏绝对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机场之一,毕竟魔都的经济在华夏也是拔尖的。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停在了机场早已经准备好的停机坪,飞机挺稳后,不等空姐开口指挥,旅客们自行的站了起来,拿着行李,朝着外面走去。

  陆天星并没有携带多少的行李,背着一个旅行包,里面放着一些给白芷晴她们买的礼物,随着人流,缓缓的走下飞机。

  走出机场,站在马路边缘,陆天星张开双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想起京城发生的一切,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为了化解艾薇儿这场针对他的局,他孤身一人,只身犯险,甚至将自己置身在危险当中。

  现在这一切终于烟消云散了,艾薇儿已经成为了他的盟友,虽然暂时不清楚艾薇儿这个女人的话可信不可信,但是陆天星知道至少现在他是安全的,再加上天神的下落已经有了初步的下落,现在可以说身上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下来了,怎么不让陆天星精神舒畅。

  深深的吸了口气,陆天星没有停留,直接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朝着白氏集团而去。

  陆天星回来,并没有通知白芷晴来接她,甚至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悄悄的回来,目的就是想要给白芷晴一个惊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