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陆天星肆无忌惮的目光,沈曼君脸上闪过一抹微怒之色,猛地站起来,冷笑着说道:“陆先生,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但是我警告你,别得寸进尺,否则,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你最好考虑一下后果,我调查过你的身世,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五千万足够你潇洒一辈子了,识相的拿着它离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是打算用你的胸~闷~死~我,还是打算榨~干~我?”

  陆天星看着沈曼君,对于她的威胁视而不见,一脸猥琐的说道:“沈女士,你老实说好了,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不然怎么会调查我,而且,你今天打扮的这么诱~惑,不就是为了吸引我的目光吗?我承认我很帅,但你这种暗示让我很纠结,毕竟我是一个结过婚的男人,有老婆了,你这么做让我很难堪的,至少给我时间考虑考虑吧!”

  “你……。”

  沈曼君脸上闪过一丝怒火,深吸了一口气,厉声说道:“陆先生,请你自重。今天咱们就开门见山的直说了,陆先生,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份很值得让人怀疑。”

  “怀疑?”

  陆天星一怔:“我的身份有什么好怀疑的,沈女士你既然调查过我,那上面的资料能够说明一切了吧!有什么好怀疑的,如果你是想说我利用乔乔来接近你,来~泡~你的话,我认错,我应该做的更隐~秘一点才行。”

  “陆先生,你强词夺理没有任何的用处的。明人不说暗话,有时候摆在明面上的东西是不可信的,这一点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曼君目光如刀,语气中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直觉告诉她陆天星绝不简单,寻常的男人没有几个人敢这么调~戏她。

  “是吗?那你认为我是什么人?”陆天星反问道。

  沈曼君淡淡的说道:“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希望陆先生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女儿身边向来都有女保镖跟随,为什么和你见面的哪一天,偏偏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保镖,全部被她给甩开了,而且她在遇到了你之后,就遭到了杀手的暗杀,而你偏偏又救了她,陆先生,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这句话的意思已经是在明显不过了,摆明了说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和陆天星有关,甚至可以说这些事情全部是陆天星一手策划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接近乔乔,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陆天星耸耸肩,不容置否的说道:“有什么好解释的,事情又不是我干的。想要这个解释,你应该去问那个杀手才对,而不是问我。”

  “哼,我倒是想啊,可惜,那个杀手在离开之后就被人灭口了。”

  沈曼君嘴角微微上翘,妩~媚的眸子中流露出一股冰冷的气势,注视着陆天星:“陆先生,我看你不是不想解释,而是无法解释,我说的对吗?”

  “哈哈哈!”

  陆天星呆呆的看着沈曼君,陡然大笑了起来。

  沈曼君一愣:“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你很傻很天真,脑洞开的太大了。”

  陆天星丝毫不在意沈曼君愤怒的目光,大笑道:“我凭什么要和你解释,你怀疑我也好,相信我也罢,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你别忘了,今天是你千方百计的求我来的,而不是我求着来找你的,这一点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才对,所以,我为什么要和你解释,凭什么要你相信我,我问心无愧就行。”

  说这,陆天星转过身走向门口:“好了,沈女士,今天咱们的谈话到此为止,这五千万你留着花把!我拿着有点烫手,下次再找我谈话的时候,麻烦换个地方,我比较喜欢枫林酒店,那里有狼~牙~刺和水~果~味的tt,还有各种玩具,我们可以彻夜长谈,我还能让你了解我的~长~处,我去勘探你的深~处,再见,不送。”

  “你去死……。”

  沈曼君怒火冲天,俏脸铁青,十分的难看,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调~戏她,陆天星这是第一个,有心想要留下陆天星,却只能最终的放弃了这个打算。

  “夫人。”

  等到陆天星离开口,之前带着陆天星来到这里的老者如鬼魅般出现,看着沈曼君说道:“夫人,为什么不留下他?”

  “不用了。”

  沈曼君摇摇头,道:“他应该和那一伙人不是一路人,一切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对了,寿伯,你对陆天星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寿伯,原名陈寿,天级高手,即将突破天级巅峰,当年沈家的老家主救了他一名,这才心甘情愿的留在沈家,成为一名管家,算得上是忠心耿耿的老仆。

  “很危险。”

  寿伯想了想,沉声说道:“我在他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武者的气息,但是他给我的感觉仿佛是一头沉睡当中的雄狮,一旦舒醒过来,将会可怕到了极点,哪怕是我和他生死相搏,或许死的人会是我,而不是他。”

  “什么?寿伯,今天不是愚人节,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沈曼君身子一颤,满脸的不可思议,惊声说道:“寿伯,你在逗我玩的是不是,你可是天级武者,放眼世界也是排得上号的高手,他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算是从娘胎里修炼,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吧!”

  寿伯叹了一口气,道:“夫人,有些事情不是用年龄衡量的,修炼一途,年龄代表不了一切的。”

  “我知道了,寿伯,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沈曼君揉了揉太阳穴,挥挥手让寿伯离开,独自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美眸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ps:今天继续去亲戚家,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家,三更保底,尽量四更,也有可能是三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一下,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