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林雅妃的声音陡然变冷。

  卢俊达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战战兢兢的说道:“说只要我里应外合,灭掉阎罗殿,不仅让我成为这阎罗殿的殿主,还说把……把殿主你送给我,让我尝一尝陆家三少爷女人的味道。”

  听着卢俊达的话,林雅妃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到了一起,脸上带着一丝森寒的杀意:“卢俊义,现在看来,就这么杀了你是便宜你了。”

  耳畔响起林雅妃那阴沉的声音后,卢俊达脸色陡然恐惧到了极点,嘴里不停的发出求饶的声音:“殿主饶命,殿主看在我一直未阎罗殿劳心劳力的份上,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饶了我好不好。”

  林雅妃看着卢俊达的模样,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语气平静的说道:“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剁碎了喂狗。”

  “啧啧,不亏是阎罗殿的殿主,够气魄,我现在总算明白陆家三少爷为什么让你留在京城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伴随着声音,会议室的门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紧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随后就看见一个身材修长,穿着笔挺西装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体内流动真气,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气息的保镖。

  领头的这个男子看起来很年轻,二十五六岁的模样,古铜色的皮肤,面庞棱角分明,再加上一身笔挺西装,给人一种很是帅气的感觉。

  看到这个人,林雅妃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缓缓的开口说道:“我当是谁敢闯进我天龙会所,原来是你,陈长武,你到我天龙会所有什么事情吗?”

  陈长武,青天盟的盟主。

  林雅妃的话音刚落,会议室中的人统统站了起来,目光冰冷的露在陈长武的身上,仿佛只要林雅妃一句话,他们就会将陈长武碎尸万段一样。

  陈长武虽然只是带着三个保镖,面对整个会议室那冰冷的目光,却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是微笑着说道:“我来这里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只不过林小姐你打算对我的手下喊打喊杀,还要把他剁碎了喂狗,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你的手下?”

  听到陈长武的话,林雅妃眼神微微眯起,冷笑着说道:“陈长武,你挖我的墙角也就算了,现在还跑到我的面前来蹦,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杀我?”

  陈长武淡笑这说道:“林小姐你可以试试,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陈长武的这番话可以说是对林雅妃的挑衅,那模样就仿佛对林雅妃再说:不敢杀我的,你也没有这个能力杀我。

  因为这番话,一时间整个会议室中的人都将目光露在了林雅妃的身上,想要看看林雅妃的反应是什么,毕竟陈长武这番话已经算是在打脸了,如果不教训陈长武,这件事情传出去,阎罗殿恐怕会颜面扫地。

  林雅妃看着陈长武,冷笑着说道:“好大的口气,陈长武,你知道吗?在京城还没有几个人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以为你拉拢了几个纨绔子弟,就可以跟我作对了吗?你哪来的自信。”

  话音落下,林雅妃那迷人的丹凤眼当中立刻眯了起来,一道寒芒一闪而逝。

  “我哪来的自信?”

  陈长武淡然一笑:“那林小姐你说你要杀我?你又哪来的自信?”

  “我的实力就是自信,出来吧!给这位青天盟的盟主好好看看,我的自信来自哪里。”

  林秋云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道身影缓缓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赫然是从魔都匆匆赶回来的吴涛。

  “见过殿主。”吴涛等人从外面走进来之后,立刻恭敬的对着林雅妃开口说道。

  “吴长老,有人说我哪来的自信敢杀他,让他看看,我的自信在哪里。”林雅妃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

  “是,殿主。”

  吴涛目光陈长武的身上,五指张开,一道道真气呼啸而出,无边落木萧萧下,真气化作落叶纷飞,一片凄凉萧条,没有给任何反应的机会,只听见一道道破空声响起,紧接着就听见几声惨叫声,原本站在陈长武背后的三名神话级境界的保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每一个人身上都被洞穿了一个个血洞,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在会议室当中。

  所有人都愣住了,一脸的错愕之色,他们想过林雅妃会和陈长武翻脸,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林雅妃会选择直接和陈长武撕破脸皮,还直接动手杀了陈长武的保镖,这不亚于是和陈长武直接撕破脸皮。

  “陈长武,你现在觉得我有没有自信杀了你,你还没有资格和我同等对话,你只不过是别人养的一条狗而已。”

  林雅妃一脸讥讽的看着陈长武。

  在她调查的资料当中,陈长武只不过是京城一个落魄世家的子弟,想要建立青天盟,一个落魄世家子弟还没有这个能力,但偏偏陈长武变成了青天盟的盟主,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陈长武只不过是对方推出来的一个傀儡,真正的青天盟盟主隐藏在暗处。

  听到林雅妃毫不客气的话,看着自己那三名保镖的惨状,陈长武的脸色一下子铁青到了极点,林雅妃的这一番做法不亚于是无形的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并且将他的脸给踩在了脚下,狠狠的碾压。

  可是面对林雅妃的威胁,他偏偏没有任何的办法,三名神话级境界的保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杀了,足以说明出手的吴涛绝对有神话级中期的力量,他要是敢说林雅妃不敢杀他,他今天绝对走不出这天龙会所。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陈长武压下心头的杀意,咬着牙说道:“好,林小姐,这一次你赢了,但是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这只不过是开始而已。”

  话音落下,陈长武脸色阴沉的朝着外面走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