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林雅妃的话,在看到林雅妃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在会议室当中的人都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纷纷开口说道:“属下誓死效忠阎罗殿。”

  “记住,你们今天说的话,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林雅妃冷眼扫过所有人,语气平静的说道:“你们现在可以出去了,司徒峰,你叫人把卢俊达给我拖下去,将他给我千刀万剐了。”

  “是,属下告退。”

  听到林雅妃的话,所有人眼神都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瘫软在地上的卢俊达,没有一个人开口求情,林雅妃今天晚上就是要杀鸡给猴看,他们这个时候要是开口说情,天知道林雅妃会不会将他们视为和青天盟有瓜葛,他们可不想死。

  看着所有人消失在会议室当中,林雅妃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青天盟,从一开始就针对我们,我倒想看看你的幕后之人到底是是谁,谁给你的胆子和我作对,陈长武这条狗,我还给你了,但是我告诉你,这一切只不过是开始。”

  与此同时,陈长武跪着爬出了天龙会所,那张因为扭曲而变得难看的脸庞才渐渐好转了起来,那双黯然无光的眸子也渐渐恢复了一丝神采。

  夜幕下,陈长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扭过头看了一眼天龙会所,那双眸子中闪烁着阵阵寒芒,双拳再次紧紧握在了一起:“林雅妃,这一次我记住了,我告诉你,这一切还不算玩,你最好祈祷别落在我的手里,不然你会知道什么叫做后悔的。”

  话音落下,陈长武浑身上下立刻散发出了一道浓厚的杀意,一时间四周的温度陡然下降,那刚刚恢复神采的双眸在这一刻闪烁着一种刻骨铭心的恨意和怨毒,今天这件事情他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要让林雅妃像一条母狗一样跪在他的面前。

  ……

  时光如水,只是一晃眼就是三天的时间过去,在这三天的时间内,无论是京城亦或者是魔都,都可以说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波澜的掀起。

  在京城当中,自从那天晚上林雅妃强势威逼陈长武爬出天龙会所之后,青天盟就龟缩了起来,没有任何的动静,就仿佛陈长武从来没有被人逼着下跪过一样。

  但是稍微有点知情的人都知道,此刻京城表面上看似平静无波,但是背地里却已经是暗流汹涌,只要有一个机会,这汹涌的暗流就会在短时间内演变成滔天巨浪,将一切卷入其中的人统统撕碎。

  陈长武脸色阴沉的坐在青天盟建立的青天会所当中,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三天前被林雅妃逼着下跪,爬出天龙会所,让他成为了京城当中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甚至在青天盟当中都有人现在都把他当成了一个笑话,当着他的面嘲笑他。

  “呼!”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长武从嘴里重重的吐出一口闷气,这三天的时间,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报复林雅妃,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正如林雅妃所说的那样,他只不过是青天盟推在明面上的傀儡而已,真正掌握青天盟的人另有其人,至于是谁,陈长武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天晚上,有一个姓唐的男人来找过他,并且让他成为青天盟的盟主。

  “林雅妃!”

  陈长武从嘴里缓缓的吐出这三个字,脸色狰狞到了极点,目光扫过看着放在茶几上茶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迟疑了一下,最终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电话轻轻响了片刻,电话就被接通了。

  “唐少。”

  电话接通之后,陈长武立刻恭敬的叫了一声。

  “陈长武,三天了,我还以为你会继续咽下这口气呢!没想到你还是选择咽不下去这口气。”

  电话中,一个淡漠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唐少,你说的没错,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报仇,我要让林雅妃这个臭婊子像条母狗一样跪在我的面前。”陈长武深吸了一口气,一脸狰狞的说道。

  “报仇?”

  电话那头的声音淡笑着说道:“陈长武,我想你应该知道林雅妃的身份是什么,你想找他报仇,你有能力去面对陆家三少的报复吗?”

  “唐少,我管他陆家三少还是陆家四少,我只想报仇,我一定要让林雅妃付出代价。”陈长武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好,我给你一个机会。”

  电话中沉默了一下,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不出意外的话,陆家三少应该会在最近几天之内会去琴岛,我要去琴岛找孙耀阳,只要你帮我办好这件事情,我可以帮你把林雅妃送到你面前,任由你处置……。”

  “什么事情,唐少,你尽管吩咐。”

  “这件事情……。”

  挂断了和唐少的电话之后,陈长武眼中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刻骨铭心的恨意:“林雅妃,你给我等着吧!咱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而与此同时,在京城一处山清水秀的别苑当中。

  一个二十五六岁,浑身上下散发出自信气息的年轻男子站在一处小桥上,拿着鱼食,悠闲的喂着桥下小溪流当中的锦鲤,悠闲自得。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面容肃穆的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眼神看似无神,实则充满了凌厉,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身躯微微前倾,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恐怕都会迎接他的毁灭性的打击。

  “唐大,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陈长武去琴岛吗?”这个年轻男子突然转过身,看着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如果此时玫瑰在这里的话,绝对会认得出来,这个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从唐家偷偷跑出来的唐青云,现在的唐青云并没有易容,而是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少主,你打算借刀杀人。”叫做唐大的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下缓缓的开口说道。

  “借刀杀人?”

  唐青云晒然一笑,道:“唐大,就孙耀阳这个废物,要是能杀得了陆家的妖孽天才,他就不会只是琴岛孙家,而是北方孙家了。”

  “其实,我让陈长武去琴岛,原因很简单,只不过是想要给陆天星找点乐子而已,我非常想要知道陆家的妖孽天才是不是真的就天下无敌,凭什么一个陆天狂就压得我们唐家,二十多年来不敢踏出蜀中半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