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这一次我一定会成功的。”唐康安看着唐风行,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无论成功与否,你都要活着回来,我在唐家为你接风洗尘。”

  唐风行看了一眼唐康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口说道:“为了以防万一,我还需要一个人去琴岛,给我拖住江流风,绝对不允许江流风将他手下的神枪卫派往京城,只要神枪卫不离开琴岛,陆天星这一次又三头六臂,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唐风云将目光在唐志文和唐良才的身上扫视而过。

  “家主,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好了。”

  唐良才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我的实力比志文要高,再加上我们唐家的暗器,足以拖住神枪卫了,甚至可以将苍梧也留在琴岛,让他在短时间内无法脱身了”

  “行。”

  唐风行没有拒绝,而是直接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给你一些人,你自己随意安排,按照你自己的计划去做,记住,无论如何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一旦看见情况不对,立刻撤退。”

  “家主,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唐良才点了点头。

  “那好,你待会跟康安一起离开蜀中,其他的人我会秘密安排他们离开蜀中,前往江南和琴岛的,到时候你们直接用我们唐家的秘密联络方式联系他们就可以了。”

  唐风行缓缓的从嘴里吐出一口浊气,说道:“这一次你们的责任重大,关乎到唐家的未来,我希望你们能够成功,我在唐家等待着你们凯旋而归,如果你们真的回不来了,你们的家人,唐家会替你们照顾他们,绝不会亏待他们,保证让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这是我唐风行对你们的承诺。”

  唐康安和唐良才都是微微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朝着唐风行恭敬的行了一个礼,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唐风行目送着两人离开,随后将目光落在了唐志文的身上:“志文,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抓紧时间派人,给我盯住了蜀中的一举一动,我要蜀中的风吹草动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是,家主,我这就安排下去的。”

  唐志文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眨眼之间,大厅当中只剩下唐风行和唐风云两人了。唐风云缓缓的从嘴里吐出一口浊气:“大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一直留在蜀中吗?”

  “留在蜀中?”

  唐风行脸上闪过一丝冷笑,道:“这只不过是开始而已,我们唐家憋屈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让其他人知道我们唐家的厉害了,不过,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会亲自的安排的,风云,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就先去了。”

  说到这里,唐风行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继续开口说道:“对了,风云,这段时间你也要多多注意一下唐家周围的风吹草动,防止陆家的人渗透到蜀中来,一旦发现可疑人物,格杀勿论。”

  说到最后,唐风行的语气中带着森然,唐家和陆家已经开始正面撕破脸皮了,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需要再有任何的手下留情,出手就是格杀勿论。

  “大哥,我这就下去安排。”

  唐风云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唐风云离开的背影,唐风云的脸上闪过一道光芒,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抬起脚步朝着后面的书房而去。

  走进书房之后,唐风行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然后从书桌下面的抽屉当中拿出了一个特质的手机,轻车熟路的开机。

  这个手机页面很简洁,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在电话簿当中没有任何多余的电话号码,只有一个。

  看着电话簿上面的电话号码,唐风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拨通了这么一个电话。

  顷刻之间,电话就被接通了。

  不等唐风行说话,电话中立刻传来了一道有些沙哑刺耳的声音:“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要你去京城一趟,替我保护青云,如果有必要的话,杀了陆天星,只要你做到这一点,我们之间的人情就两清了,你再也不欠我唐家任何东西。”

  “唐风行,你确定?”

  “当然。”

  唐风行干净利落的说道:“记住陆天星的实力很可怕,虽然不过是神话级中期境界,但是自身战斗力足以比拟神话级后期境界,你最好要多加注意一点,还有这一次姬行云说不定也会不甘寂寞的出手,你最好别大意了。”

  “这个不需要你来教,我知道该怎么做。”

  对面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和沙哑:“等我办完这件事情,我和你们唐家再无瓜葛,我也不欠你们什么。”

  话音落下,电话直接就被挂断了。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唐风行看了一眼手上的特质手机,目光微微一闪,五指瞬间一用力,直接将手上的手机给捏爆:“陆天星,杀我三弟,这一次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让你跟你父亲一样,死在京城。陆天狂,当年你儿子死在了我们唐家手里,这一次我就让你孙子也死在我们唐家手里,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奈何得了我。”

  话音落下,唐风行身上的杀意变得越发的浓郁了起来,双眸之中也闪烁着猩红之色,他和陆家有着血海深仇,这一次他就彻底将陆家给打残,让陆家再无翻身之日。

  ……

  与此同时,在京城沐家当中。那张有着普通面孔的男人在沐家保镖的带领下,一路朝着沐家的后院走去。

  两人的步伐不急不缓,跟在那名保镖的身手,这个男子神色平静的打量着周围景色,就仿佛游山玩水一样,丝毫不担心沐家对他怎么样,一路欣赏着沐家的装饰,片刻之后,一个小池塘呈现在眼帘当中,池塘中间有着一块块石头立在那里,形成一条小道,让人从池塘中央跨过,横穿整个池塘,出现在对面,再次走过一个走廊,顿时给人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明的感觉。

  一座小而青翠的山峦映入眼帘,山峦之上种植着一片竹林,寒风呼啸,竹子沙沙作响。在竹林的中间,一套古朴的雅院若隐若现,防古朴的院落和竹林遥相呼应,相互映衬着,给人一种文人骚客,隐居在此的感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