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

  章悦点了点头说道:“张泽锋为了得到秋映蓉,连给秋映蓉女儿下毒的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那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张泽锋做不出来的,我们只要找到张泽锋,告诉他秋家为了巴结陆天星,准备把秋映蓉送给陆天星当小妾,按照张泽锋这种丧心病狂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么一定会去找秋映蓉。”

  “只要张泽锋有想要找秋映蓉的这个心,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让张泽锋将秋映蓉给骗出来,我们再暗中将一份chun药交给他,让他暗中给秋映蓉下药,我相信他肯定不会拒绝,到时候我们安排几个人在暗中将拍下秋映蓉和张泽锋做那种事情的视频,我们将这些视频发给秋政风,除非秋政风想让自己的女儿彻底的声名狼藉,让秋家颜面扫地,否则,他就必须帮我们,和我们一起对付陆天星。”

  孙耀阳在听到章悦的话后,脸上顿时闪过一道精光,似乎十分的意动,可是随即,孙耀阳像是想起了什么,叹了一口气说道:“悦儿,你这个办法想得通吗?据我所知,张泽锋虽然一直在追求秋映蓉,但是秋映蓉却一直躲着张泽锋,她未必会主动去见张泽锋。”

  “耀阳,机会是创造出来的。”

  章悦脸上带着一丝冰冷之色:“秋映蓉对自己的女儿十分的爱护,如果让张泽锋告诉她,说他知道给她女儿下毒的人是谁,你说秋映蓉在这个时候会怎么选择。”

  “当然是迫切的想要知道给自己女儿下毒的人是谁,看看谁想要害她的女儿。”

  “耀阳,你说的没错,秋映蓉肯定会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一点,我们再让张泽锋把秋映蓉给约出来,这样不就有机会吗?”

  章悦那脸蛋上带着一丝狠辣之色,旋即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这个计划虽然可以成功,但是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不管能不能拉秋家下水,能不能杀了陆天星,到最后我们都有死,无论是秋家,还是陷入暴怒的陆家,都不会放过我们……。”

  没有等章悦把话说话,孙耀阳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咬牙切齿的说道:“不放过我们,那又如何,我只想替自己的儿子报仇,谁挡我谁就是我的敌人。”

  孙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不管这个计划失败之后的后果如何,这对于孙家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了,毕竟,陆天星已经打定主意要灭了孙家,到时候就算再得罪秋家,也无所谓了,若是能够成功将秋家拉下水,说不定真的可以将陆天星给碎尸万段,替自己儿子报仇了。

  看着孙耀阳那狰狞无比的脸色,章悦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好,这件事情我会安排下去了,不过,还有一点怕是要委屈耀阳你了。”

  “什么事情?”

  “明天去找陆天星赔礼道歉。”

  章悦看着孙耀阳,重重的说道:“拉秋家下水需要足够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们根本无法保证陆天星会不会突然对孙家动手,所以,必须要稳住陆天星才行,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耀阳你明天主动去找陆天星道歉,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听到章悦的话,孙耀阳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晴不定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陆天星当着他的面,将他儿子给千刀万剐了,而且还将孙家的势力全部连根拔起,现在他却要向陆天星低头,甚至要向陆天星跪下磕头,这让他怎么跪的下去。

  章悦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再说什么,这是最好的办法,也是孙家目前唯一的办法,拉秋家下水,在苍梧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陆天星诛杀,否则,孙家无力回天,而实现这个计划的前提就是要有充足的时间。

  好半天,孙耀阳在从嘴里吐出一口闷气,道:“悦儿,那就按照你说的做,我明天去找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给他道歉,你按照计划进行。”

  “好。”

  章悦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明天耀阳你最好有心理准备,无论陆天星说什么话,你都必须要忍着,绝对不能跟他翻脸,否则,他真的会杀了你的。”

  孙耀阳听到章悦的话,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拿起桌子上的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起来,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更加的阴森了起来。

  显然,今晚的夜,对于孙耀阳来说,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对于孙耀阳来说,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但是对于陆天星等人来说,今天晚上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夜晚,非常的不错,至少夜色很美。

  一行四人在吃过饭之后,便一起离开了客常来餐厅。

  “秋少,今天晚上多谢你的照顾,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们就先走到了。”站在餐厅的门口,陆天星停了下来,看着秋天云,微笑着开口说道。

  “陆少,你太客气了。”

  秋天瑞微微一笑,迟疑了一下,说道:“陆少,不知道你明天有没有时间,我小侄女今天下午醒过来之后,听到我姐说是陆少你救了她,一直喊着说要见见你这个救命恩人,不知道陆少你能不能抽空去看看我那小侄女。”

  “没问题,明天我也没什么事,到时候我会带着芷晴她们一起去医院的,到时候我打电话给你。”

  陆天星听到秋天瑞的话,也没有拒绝,反正他明天也没什么事情,去医院当初他救得小女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问题,到时候我派车来接陆少。”

  “接我就不用了,我还不至于连医院在哪都找不到。”

  陆天星摆了摆手,说道:“倒是秋少你最近还是小心一点,对方这一次给你的小侄女下毒,肯定是因为有仇,既然有仇,对方偏偏不下致命的毒,反而是那种慢性的剧毒,这其中的含义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听到陆天星的话,秋天瑞的脸上闪过一抹森寒之气,沉声说道:“陆少,这件事情多谢你提醒,我会调查这件事情的。”

  “那就好,秋少,你就不用送了,我先走了,告辞。”

  陆天星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带着白芷晴,林倩茹两女径直走向了车子的方向。

  秋天瑞站在原地没有动,等到陆天星开着车离开之后,才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手机拨通了自己爷爷的电话,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爷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