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客常来餐厅之后,陆天星也没有在外面多做什么停留,而是直接开着车径直回到了琴岛大酒店。

  总统套房当中。

  陆天星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居高临下的看着窗外那美丽的夜景,目光深邃,让人猜不透他心中的想法如何。

  这个时候,林倩茹泡了一杯茶,缓缓的走到了陆天星的身边,脸上带着一丝温柔之色:“天星,你刚才和秋家少爷喝了不少的酒,喝杯茶解解酒吧!这茶是我从玫瑰哪里拿来的云雾茶,对解酒很有效果的。”

  “倩茹,谢谢你了。”

  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接过茶,立刻喝了一口。

  “天星,你觉得今天晚上秋家大少说的话可信吗?”林倩茹站在陆天星的身边,轻声问道。

  “可信,也可不信。”

  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秋家大少给我的资料,应该没有半点的虚假,他想要借我的手灭了孙家,这一点也不是撒谎,但是有一点不可信,那就是秋家和我站在同一阵营,这番话不可信。”

  “你的意思是说,秋家有可能会和你翻脸?”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芷晴也从旁边走了过来,看着陆天星,疑惑的开口说道。

  “秋家还没有胆子跟我翻脸,他们很清楚我的实力如何,跟我翻脸,只会让秋家步上孙家的后尘,成为琴岛第二个被灭掉的家族。”

  陆天星对着白芷晴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秋家不会和我们做朋友,因为他们怕我给他们招惹到麻烦,连累到他们。”

  “老婆,你应该知道在华夏有关于陆家的传闻,欲灭陆家,必须要先灭掉陆家的妖孽天才。陆家每一代都会出一个妖孽天才,只要这个妖孽天才不死,陆家就永远不会真正覆灭掉,如果真正有人想要覆灭陆家,一定会斩草除根,到时候所有和陆家有关系的人或者势力都会遭遇到血洗,真正的鸡犬不留,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说秋家不会和我们成为朋友。”

  “原来如此。”

  白芷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着陆天星说道:“对了,天星,你要的笔记本,我给你拿来了,放在茶几上。”

  “我知道了。”

  陆天星点了点头,立刻转身走向茶几的方向。

  坐在沙发上,在笔记本开机之后,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秋天瑞交给他的u盘插在了电脑上,很快就打开了u盘,里面只有一个文档。

  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点开了这个文档,开始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随后,陆天星的脸上带着一丝惊讶之色,不得不说,秋家这条地头蛇果然有能力,这里面记载的东西有些连他都没有查到,但是上面却记载的清清楚楚,包括孙家一些隐藏的势力,还有孙家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天星认真的将文档里面记载的资料全部给看完了,这才舒展了一下懒腰,脸上带着一丝灿烂无比的笑容。

  “怎么样了,天星有什么收获没有。”看到陆天星的模样,林倩茹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当然有收获了,对了,倩茹,我手机没电了,被芷晴拿到房间里面充电去了,把你的电话借我用一下。”

  “你拿电话做什么?”

  林倩茹微微一愣,不过也没有犹豫,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陆天星。

  “当然是打个电话给孙耀阳了,孙耀阳不是想要玩吗?这一次我就陪他好好玩玩,玩个痛快,玩的尽兴。”

  陆天星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接过林倩茹的手机,凭借记忆,直接拨通了孙耀阳的电话。

  与此同时,在孙家书房当中。

  在章悦离开后,孙耀阳依旧没有离开书房,而是坐在书房当中,抽着烟,神情充满了冷厉之色,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书房的平静。

  听到陡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孙耀阳身子猛地一颤,想也没想的拿起手机,当看到那陌生的来电显示的时候,孙耀阳的眉头微微一皱。

  但是随即,孙耀阳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

  孙耀阳的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请问你找谁。”

  “孙耀阳。”

  听到这个声音,孙耀阳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孙家主,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忘了,我们今天中午还打过电话的,怎么,我换一个电话号码,你就忘记我是谁了。”

  “是你。”

  孙耀阳脸色陡然变得阴沉到了极点:“你是陆天星。”

  “孙家主,看来你还没有忘记我啊,我还真是有点荣幸了。”

  陆天星那平淡的声音慢慢的在孙耀阳的耳边响了起来。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孙耀阳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压下想要挂断电话的冲动,声音嘶哑的说道。

  “我不想怎么样,我就是来问问孙家主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陆三少,你真的要逼死我们孙家不成?”孙耀阳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呵,你说呢!”

  陆天星丝毫没有因为孙耀阳的话,脸色而有任何的变化,道:“好了,孙家主,废话咱们就不多说了,我只是想要跟你说,我来琴岛了,吃得香,睡得着,就是不知道孙家主你吃得香,睡得着吗?”

  “另外,孙家主,还记得我前段时间跟你说过的话吗?我非常感谢你上一次在京城给我送的一份大礼,等有时间,我同样会送一份大礼给孙家主你,当然了,这份礼物或许比不上孙家主你送给我的大礼,但毕竟也是礼轻情意重,这份礼物怎么说也代表着我的一份心意,希望孙家主你不要嫌弃。”

  听着电话中陆天星那已有所指的话,孙耀阳的脸色陡然一变,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还没有等他开口说话,电话中就传来了一阵忙音,显然是陆天星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孙耀阳的脸色扭曲到了极点,五指一用力,直接将手机捏的粉碎,他知道陆天星很狂,但是他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会狂到这种地步。

  杀意,怒火从孙耀阳的心中弥漫出来,让孙耀阳的脸色变得越发的扭曲起来:“好,好得很,我等着,陆天星你这个小杂种,我等着你送给我的大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