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陆天星的话,秋天瑞的脸色勃然变色,他当然明白陆天星这番话的意思是什么,自从昨天晚上将资料交给陆天星之后,他就打电话给自己爷爷,顺便说了这件事情,从那时候开始,孙家在暗中培养的势力就一直在秋家的监视下,这些势力被人在一夜之间覆灭掉,秋家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如果说陆天星趁势将孙家覆灭掉,孙家暗处势力被覆灭的事情那就和秋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可是现在陆天星竟然要打算放过孙家,这对于秋家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坏的消息,毕竟,孙家这些隐藏势力的资料是秋家交给陆天星的,孙耀阳不可能不知道,如果孙家没有灭亡,一旦孙耀阳缓过神来,绝对会和秋家死磕到底,这对于秋家来说,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好消息。

  一想到这里,秋天瑞看着陆天星,急忙开口说道:“陆少,孙耀阳这个人睚眦必报,绝对不能留下,我……。”

  “秋少。”

  没有等秋天瑞把话说完,已经被陆天星给打断了。

  陆天星缓缓的转过身,目光落在秋天瑞的身上,那波澜不惊的目光深邃如同黑洞一般,让秋天瑞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差点忘记了,眼前这个人可是在京城和江南,乃至琴岛掀起无边腥风血雨的煞星,而不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目光注视着秋天瑞片刻,陆天星这才语气平静的说道:“秋少,你们秋家想要借我这把刀,灭了孙家,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一点,这把刀是握在我的手里,而不是掌握在你们秋家的手中,我做事也轮不到任何人来插手,否则,你应该知道我的行事作风是什么。”

  听到陆天星的话,秋天瑞身子再次一颤,急忙开口说道:“陆少,我知道了,我保证不会再问了。”

  “恩。”

  陆天星微微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秋天瑞说道:“秋少,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不杀孙耀阳吗?反而打电话跟他说,只要他跪下磕头认错,我就会放过他吗?”

  秋天瑞听到陆天星的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因为有句话叫做,天欲其亡,必先令其狂,要是不给孙耀阳希望,怎么让他绝望呢!”

  陆天星的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孙耀阳这一次有胆子算计他,那就要有承受他怒火的准备,何况,这一次若是孙耀阳算计成功,不仅是他要死,白芷晴,林倩茹,栾红月,玫瑰这些女人,包括陆家在内,没有任何一个人活着,统统都要死。

  既然孙耀阳想让他和他的亲人灰飞烟灭,那他就要让孙耀阳死无葬身之地,在无穷无尽的恐惧中等死。

  听着陆天星那波澜不惊的话,看着陆天星那张平静的面孔,哪怕是现在是艳阳高照,秋天瑞却感觉一丝彻骨的寒意从心中弥漫出来,一股掩盖不住的恐惧在他的心中蔓延,这个时候,他甚至有一种能够体会到孙耀阳那种绝望的神情了,和这种敌人为敌,你担心的永远不是绝望,而是希望,当希望来临时,或许紧接着就是绝望,这种天堂和地狱的变化,能把一个人活生生的逼疯掉。

  秋天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打定主意,等回到秋家之后,他一定要跟自己爷爷说一说,坚决不能和陆天星为敌,这种敌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比一条隐藏在暗处的毒蛇更加的可怕,他不会一击毙命,但是却像猫抓老鼠一样,一点点的把你玩残,一点一点的把你给玩死。

  而与此同时,孙耀阳已经开着车来到了琴岛大酒店,只不过他并没有立刻上去找陆天星,而是将车在停车场停好之后,坐在车内抽起了香烟,目光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这一刻在孙耀阳当中充满了纠结,他很清楚按照陆天星的性格,绝对不可能放过孙家,极有可能会猫戏老鼠一样,将他慢慢的玩死,但是哪怕是知道这一点,孙耀阳知道,他都必须要来找陆天星,也只有找到了陆天星之后,他才有机会拖延时间,将秋家一起拖下水,联合对付陆天星,让琴岛成为陆天星的葬身之地。

  直到手上的香烟燃尽,孙耀阳才咬了咬牙从车上走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自己所有的恨意和怨毒统统隐藏了起来。

  作为孙家的家主,哪怕是现在被陆天星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孙耀阳依旧没有丧失理智,他想要让琴岛成为陆天星的葬身之地,那他现在就必须忍气吞声,否则的话,孙家将彻底烟消云散,连一丝报仇的希望都没有。

  由于陆天星来到琴岛的踪迹并没有任何的隐藏,孙耀阳自然也知道陆天星所居住的房间在哪,所以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陆天星的房间门口。

  来到门口之后,孙耀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总统套房当中,陆天星等人在听到敲门声之后,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门口。林倩茹在听到敲门声后,立刻站起来,打算走过去开门。

  “倩茹,你不用去开门,你和芷晴去房间里面。”陆天星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听到陆天星的话,林倩茹微微一愣,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身朝着白芷晴的房间走了过去。

  等到林倩茹走进房间,关上门之后,陆天星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手臂微微一动,一道真气呼啸而过,直接将房门打开了。

  看到房门打开,站在门口的孙耀阳没有任何的犹豫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刚走进房间,孙耀阳立刻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陆天星,一丝狰狞的杀意有些控制不住的从他的脸上一闪而逝,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让他孙家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就是这个男人当着他的面将他的儿子给千刀万剐了,这种刻骨铭心的仇恨让孙耀阳忍不住的全身颤栗了起来,却不敢有任何的动静,只能死死的握着拳头,拳头握得紧紧的,指甲陷入肉里,也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