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坐在沙发上,将孙耀阳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脸色没有丝毫的波动,对于孙耀阳的情绪变化完全没有丝毫的奇怪,如果孙耀阳在面对他这个仇人还能无动于衷的话,那才是孙耀阳最可怕的时候,毕竟有句话叫做咬人的狗不叫,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

  “孙家主,你终于来了,怎么样,是来感谢我昨天晚上送给你的那份大礼吗?这你就不用感谢了,这只不过是我们之间礼尚往来的情谊而已,你说呢!”陆天星坐在沙发上,看着孙耀阳,微笑着说道。

  “你……。”

  听到陆天星的话,孙耀阳的脸上刹那变得阴沉的有些吓人起来,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道道血丝,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声音沙哑的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少,你已经将孙家打的万劫不复了,你真的要将孙家占尽杀绝吗?”

  “斩尽杀绝?孙耀阳,你说的没错,我这一次就是要将你们孙家斩尽杀绝,那又如何呢!你能奈我何。”

  陆天星一脸冰冷的看着孙耀阳:“我和你们孙家无冤无仇,你儿子先是绑架我的人,企图威胁我,你在我去京城的时候想要算计我,你要占尽杀绝,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之前你不是挺嚣张吗?怎么,这一次你就说我欺人太甚了,一个人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陆天星,你……。”

  “孙耀阳,机会我已经给你了,如果你今天只是来跟我说这几句废话的,那你现在就给给我滚了,如果你让我放过孙家,那就跪在我的面前,给我磕头谢罪。”

  陆天星目光落在孙耀阳的身上,语气冰冷到了极点。

  听到陆天星的话,孙耀阳的眼中闪过一抹狰狞的杀意,有一种转身就走的冲动,可是心中那最后一丝的理智却告诉他,如果他敢转身就走的话,孙家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孙耀阳声音沙哑的说道:“陆少,你真的要做的这么绝吗?”

  “做的这么绝吗?”

  陆天星冷笑一声:“孙耀阳,这种让小孩都笑的话你就别拿出来说了,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而已,大家彼此彼此,何况,我真要做的这么绝的话,你觉得你现在还能活着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话吗?”

  “孙耀阳,我数三个数,好好考虑一下,是跪下给我磕头谢罪,还是转身就走,如果,你没有选择,那今天我就替你选择,再送你一个红木棺材。”陆天星重重的说道。

  “陆少,你别太过分了,你应该知道有句话兔子急了还咬人,我们孙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不是好欺负的?孙耀阳,如果这番话是杨家,或者是唐家的人跟我说,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但是,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说这句话。”

  陆天星一脸不屑的看着孙耀阳。

  “你……。”

  “嗖!”

  孙耀阳刚想开口再说什么,陆天星的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了孙耀阳的面前。

  无论是孙耀阳和秋天瑞都只是感觉到眼前一花,等到再次看见陆天星的时候,陆天星已经出现在了孙耀阳的身边,一只手直接是掐在了孙耀阳的脖子上面。

  秋天瑞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瞳孔猛然一缩,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脸上也是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一丝惊骇无比的神色。

  作为孙家的老对头,秋天瑞自然是知道孙耀阳的实力,神话级中期的境界,而且是神话级中期当中的老牌高手,而陆天星传闻只是在最近一段时间才突破到神话级中期的,可是现在孙耀阳这个神话级中期的老牌高手,竟然在陆天星的手上毫无反抗之力,那么陆天星的实力未免也太可怕了。

  要知道陆天星才不过刚刚踏入神话级中期而已,而孙耀阳却早在十年前已经踏入了这个境界,这种差距不亚于是天和地之间的差距,但是现在陆天星直接碾压了孙耀阳,这岂不是说陆天星在神话级中期已经能够做到有我无敌了?

  如果真是这样,假以时日,陆天星踏入神话级后期的境界,那整个世界还有几个人挡得住陆天星,想一想,就让人有一种细极思恐的感觉。

  而孙耀阳此刻也完全的愣住了,只感觉到了死神正在自己招手,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弥漫在全身。

  孙耀阳努力的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却感觉浑身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连真气也仿佛被冻僵了,无法动用一丝一毫,连嘴巴都张不开了,牙齿不断的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阵咯咯的声音,这一刻他才发现陆天星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同样的境界,同样的实力,他却在陆天星的手中连一招都走不过,孙耀阳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刘景山会对陆天星忌惮无比了,这份实力太可怕了,二十多岁的神话级中期,若是一次杀不死陆天星,恐怕迎接你家族的就只有灰飞烟灭了。

  陆天星目光冰冷的看着孙耀阳,声音犹如来自地狱恶魔深渊一般,带着无穷无尽的寒意,冲击着孙耀阳的心神,让他身体再也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孙耀阳,你现在还觉得自己有资格威胁我吗?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只蝼蚁,翻手可灭,就算我现在杀了你,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一个不字,你信吗?”

  伴随着陆天星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一丝丝冰冷的杀意从陆天星的身上弥漫了出来,融入到空气当中,使得整个客厅当中的空气似乎也在这一刻凝固了,那森冷的杀意充斥着在房间中的每一个角落,使得整个房间的温度在短时间内都下降了不少。

  孙耀阳忍不住的重重呼吸了起来,他在陆天星的眼中看到了刻骨铭心的杀意,甚至掐在他脖子上的手,随时有可能捏碎他的喉咙。

  “孙耀阳,我给你机会,不是因为我怕你们孙家,也不是因为我惹不起……。”

  “我知道。”孙耀阳嘶哑着声音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