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秋小姐这个朋友身份特殊也不一定?”听到陆天星的话,林倩茹迟疑了一下说道。

  “不可能。”

  陆天星摇了摇头,说道:“早在昨天的时候,我们在离开奢侈品商店后,我就暗中让阎罗殿的势力调查了一下,看看这一次的下毒事件是不是唐家动的手,只不过是灵灵背锅了而已,但是通过调查,我发现整个奢侈品商店在那一个时间段的监控录像全部被人给删除了,甚至连外面一些商店大门口和马路上的监控摄像头记录的视频都被删掉,很显然有人在暗中策划这件事情。”

  “连阎罗殿都查不到的东西,可是现在却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说自己知道下毒的人是谁,老婆,你不觉得这其中有很大的问题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也不是傻子,立刻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之处:“天星,你的意思是说,对方是故意这么说的,想要引映蓉姐出去的?”

  “这个暂时不清楚,我只能说是怀疑,没有确切的证据,毕竟,阎罗殿也未必是万能的,不过,我觉得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目光落在了灵灵的身上,道:“灵灵,爸爸现在出去办点事,你跟两个漂亮阿姨在这里玩好不好。”

  “爸爸你还会回来吗?”

  灵灵听到陆天星的话,立刻抬起了脑袋,手指紧紧的抓着陆天星的衣服。

  “回来,肯定会回来的,等爸爸办完事,到时候就回来陪着灵灵玩的。”

  “恩,我相信爸爸你不会骗灵灵的。”

  灵灵看着陆天星重重的点了点头:“爸爸,我会等你回来的。”

  “灵灵真乖,你要是跟漂亮阿姨,不哭不闹,等爸爸回来,就给你带礼物。“

  陆天星伸手摸了摸灵灵的小脑袋瓜,冲着白芷晴和林倩茹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站起身来,朝着病房外面走去。

  “天星,你小心一点。”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在同一时间开口说道。

  陆天星轻轻一笑,示意让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放心后,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病房,乘坐着电梯,朝着楼下而去。

  陆天星刚刚走下楼,立刻就看见秋映蓉开着一辆车从地下停车场中出来了,离开了医院。

  看了一眼秋映蓉的车牌号码,陆天星次用口袋中拿出手机,将秋映蓉的车牌号码编辑了一下,发送了出去之后,这才转身朝着地下停车场而去。

  有了车牌号码,阎罗殿的人想要知道秋映蓉在哪,实在是太轻松不过了,何况,就算找不到,直接去静心茶艺馆也行。

  而与此同时,在静心茶艺馆的包厢当中。

  张泽锋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一个女人,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兴奋之色,还带着一丝忐忑:“章小姐,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打电话给了秋映蓉,她马上就会过来了,你确定你的这个计划会成功?”

  听到张泽锋的话,章悦的目光扫过他一眼,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鄙夷之色,脸色却没有多大的变化,淡淡的说道:“张先生,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我给你的药无色无味,秋映蓉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根本挡不住的,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只不过张先生你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只要我得到映蓉,我保证帮你们入侵白氏集团的服务器,拿到你们想要的东西。”张泽锋重重的说道。

  听到张泽锋的话,章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道:“有张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另外忘了告诉张先生,这静心茶艺馆今天已经被我给包场了,我保证今天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张先生你的,张先生你可以尽情的享用美人了。”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张先生我就不打扰你的雅兴了,告辞。”

  说话间,章悦没有在说什么,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章悦离开的背影,张泽锋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邪恶之色,秋映蓉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而与此同时,章悦在离开包厢之后,冲着旁边摆了摆手。

  立刻,从一旁的角落当中走出来几个魁梧男子,看着章悦恭敬的说道:“见过章小姐。”

  章悦看了一眼这几个魁梧男子,语气平静的说道:“记住,我之前吩咐你的事情,千万不要忘了,在张泽锋给秋映蓉下药之后,你们秘密的潜入进去,将张泽锋和秋映蓉两人做的苟且之事全部给我拍下来,然后给我暗中除掉张泽锋,记住,手脚做的干净一点,明白吗?”

  既然想要算计秋家,那就要做到万无一失,张泽锋是一枚棋子,等完成这一步之后,就没有用的棋子,既然没用,那就只有扔掉了。

  “是,章小姐,我们知道该怎么做的。”其中一名看似领头的魁梧男子沉声说道,他们都是孙家大本营的精锐,杀一个人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轻松了。

  “记住,这件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章悦重重的说道。

  而在另外一边,秋映蓉在开着车离开医院后,立刻按照导航的提示,朝着静心茶艺馆而去,而陆天星则是开着车紧跟在秋映蓉的身后,并且两者之间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

  虽然两者之间的距离不小,但是对于陆天星的车技来说,这一点距离根本算不上什么。

  大约过了将近半个多小时之后,秋映蓉的车子终于停在了静心茶艺馆门口。

  坐在车里,秋映蓉拨通的张泽锋的电话:“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呢!”

  “映蓉,我在二楼的三号包厢,需要我下来接你吗?”

  伴随着秋映蓉的声音,里面传来了张泽锋的声音,依旧的温文尔雅,让人根本猜不到刚才丧心病狂的人是他。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秋映蓉拒绝的张泽锋来接自己的打算,将车停好后,径直朝着茶艺馆走去。

  陆天星将车子停在不远处,并没有着急下车,而是等到秋映蓉走进茶艺馆之后,这才从车上走下来,朝着茶艺馆里面而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